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选美女皇帝出京 使调包君臣争丽
章节列表
选美女皇帝出京 使调包君臣争丽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天明武宗又坐在豹房看着宠妃发呆,他的爱妃刘妃叫了他好几声,他也没听到。刘妃还以为皇上病了,赶快叫宫女去请御医。

  不一会御医就来到豹房。这个豹房就在西华门旁边,正德二年修建,中为宫殿,两厢造起两排密室,专门搜罗珍禽奇兽,捕捉豹、虎充其中,供武宗观赏逗戏。在这里每日还调教坊优伶舞女唱歌跳舞。此后,武宗"朝夕处其中",以豹房为家,不进皇宫。御医听宫女们说皇上有疾,赶快来到豹房,见武宗还呆坐在那。

  御医小心走上前,低声喊:"皇上万岁!"见武宗还不理他,就小心把手摸在武宗手腕上号脉,这时武宗大叫一声:"干什么?""臣有罪,臣有罪。""有罪还不赶快滚出去。""是,是。"因为武宗这人喜怒无常,如果发起脾气来,会让人把你关进老虎笼,让你来个"人虎斗",打败了老虎才放你出来,所以伺候武宗的人见了他都怕出神经病来。

  "回来,回来,"武宗对御医说。

  "是,是。"御医更是哆嗦不止,头上冒出点点细汗珠,他跪在地上直请罪。

  "起来。""谢皇上龙恩。""你去把江彬叫来。""是,是。"御医慌忙退出豹房宫,抹去额头上的细汗珠,一路走,一路说:"吓死了,吓死了。"梆的一声一头撞在一棵松树上,御医吓得连忙跪下口喊:"臣该死,臣该死。"正巧这时有两个宫女走过来,冲他那个样子直笑,御医这才明白过来,羞得赶忙逃走,去找江彬。

  不一会,江彬端着武士的架子,大嘴撇着,趾高气扬进到豹房。他见了武宗抱拳说:"皇上万岁!召臣不知有何事?""过来,过来,爱卿你有所不知,朕最近几天老是心神不定,觉得这豹房没什么好玩的。"武宗说完看了江彬一眼。

  江彬知道,皇上又想玩奇的了。他跟皇上不久,但对这个武宗的脾气摸得太透了。这皇制儿生性好玩,最喜出游偷人家的女人。因此这江彬小眼一转,就低声对皇上说:"臣去叫几个舞女来陪陪皇上。""找舞女还叫你来干什以?""是,是。"江彬挨了皇上一句骂,这只是他故意吊皇上的胃口,其实他刚进宫门看到武宗那样,心里就猜出几分,已经有了主意。皇上骂他是江彬故意让皇上骂,这样显得皇上有本事,凡事想得远,而他是无能之辈。他又凑了凑身、低声对武宗说:"听说太原有个绝色美人,京城不少高官权贵都去追逐,不知……"他又故意停下来,看着武宗。

  武宗听到这,马上来了精神,对江彬说:"快去备车,现在就去太原。""臣领旨。"还别说,这太原城还真有个绝色美女子,她叫刘九娘。芳年才十七岁,是太原城的一个妓院老板从大同买到的舞女,经过秘密训练,三年后就如水芙蓉,出落得盖世绝双。历史上大同美女是出名的,说也怪,大同煤好,到处都是黑颜色,可女人都是出奇的白,有时超过了苏杭女子。这个江彬摸透了武宗的脾气,在全国各地都有他设下的耳目,一有新的美人,总会有人以最快的速度报到京城。刘九娘在太原城引起各地官僚的追逐,这消息江彬掌握的一清二楚,连哪个大官子弟去了,他都知道。

  好在京城离太原不远,快马加鞭,一天一夜就到。到了太原,武宗一行人住在专门修建的行宫。他们到了行宫,连知府都不知道。

  第三天,江彬带着两个亲兵就去打探消息。

  他们来到梨花楼,这里是太原城最大最有名气的妓院,一般是专门接待高官的妓院。只见这里,早已是车水马龙,各种漂亮豪华的马车等在这里,身穿绸料的官宦权贵出出进进,只听有人高声大喊:"让开让开!知府大人驾到。"为什么不鸣锣呢?原来这里都是权贵,都鸣起锣来,整个太原城还不被锣声震碎?

  江彬是微服,谁也没注意他们几个,照样得给知府大人的轿子让路。只见十几个人围着知府大人,蜂涌而进,江彬几个人也跟了进去。

  梨花楼,果然气派,雕廊画栋,金钩玉栏;桂木为柱,风吹来香气四散。色彩斑斓,楼宇半堙;雕饰精巧,装修多具诗情画意。往里看,水光日影,照出娥池。江彬看了这梨花楼,大嘴一咧,骂道:"真他娘快赶上豹房宫了。"因为知府爷来了,老板娘别的客人不顾,招待起知府老爷几个人,把江彬一伙冷在一边。江彬平日娇横惯了,那受了这等冷气,猛的把大手往茶几上一拍,大叫:"来人,来人。"老板娘白了他一眼,还是不动身,和知府老爷套近乎。

  江彬更气了,对手下一亲兵说,去把老板娘揪来。有个新兵二话不说,上去就把老板娘揪住,知府老爷大怒,几个护卫兵上去就对那亲兵乱打一阵。江彬见状也急了,飞起大脚,连踢倒几个,无奈在人家地盘上,守候在楼外的衙役冲了进来,眼看江彬等人招架不住。

  忽然知府老爷大喊:"住手!"人们都看着他发楞,为何知府老爷喊"住手"?原来这个官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进过几次京城,他见江彬腰间挂着一个牙牌,这是锦衣卫的标记。守卫皇宫的牙牌是用象牙制做,走到那只要招牌一亮,都是大爷。

  江彬平日娇横惯了,从不亮牌,斗打中被知府老爷看见。

  只见知府老爷对江彬行了个礼说:"这位官人从哪来?""天上来。""不知可有凭证?"江彬见知府爷问凭证,才想起腰间还有个牙牌,可他不愿意亮出来,一句话不说,有个亲兵指着知府骂起来:"狗官听着,你知道这位爷是谁吗?你长了几个狗胆,敢如此行凶?"这亲兵见众人无话,又慢声斯理地说道:"他就是皇上身边的江总爷。"江彬刚要制止,他怕暴露出皇上的行踪惹麻烦,只见知府大爷扑通跪倒在地,喊道:"下官有眼无珠,不知江总爷驾到,请多恕罪。"提起皇宫的江总爷,官吏中没有人不知道,也没有不害怕的。这家伙太有影响了。江彬见十几个人跪成一片,他倒得意起来,往太师椅上一坐说:"今天不跟你们计较这些了,老子没功夫。"他看了缩在一边的老板娘,指了一下说:"你过来。"那老板娘知道今天来了贵客,连知府老爷也跪在地上。哆哆嗦嗦,走过来,不敢吭声。

  "我问你,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刘九娘?""是。是……""快让她出来见我。""不行啊!"江彬大怒,又拍了一下桌子说:"真他妈的不识抬举,为什么不行?""刘九娘已经让马昂总兵接走了,听说成了姨太太。""什么!"江彬气得把茶杯猛摔在地上,连跪在地上的知府老爷也跳起来骂老板娘:"你怎么不早说?""我还没……来……得及说……你们……"她吓得更是如捣蒜,结巴得不成话。

  "这个马昂现住何处?"江彬又一把抓过知府老爷问他。

  "听说驻扎在城南。""走。"江彬一挥手,带着两个亲兵走了。

  知府叫过一个人,悄声说:"去跟着,看他们去哪?"因为知府已经猜出,可能是皇上来了太原,住在行宫。

  很快兵卒报告,江彬等人进了行宫。知府汗流满面,吓得晕了过去,他已经肯定皇上来到太原。

  到了第二天,知府官带着礼品来到行宫要求见江总爷,说是"请罪来了。"在门房,江彬见了这位知府官,并接过知府送的礼品,打开一看,见是整整码放好的黄金。"官不打送礼的",江彬收下礼物,正想叫人送客,忽然知府拉住江彬的衣角说:"下官有刘九娘的消息了。"这一招果然灵,江彬马上停住脚步,让知府官细讲,昨天回到行宫,他把实情给皇上一报告,气得武宗直骂他无能。今天他听说有刘九娘的消息,立刻脸带笑容,让知府官仔细讲来。

  "下官派人查知,这刘九娘确实让马昂总兵接走了,封为十八姨太。不过据下官得知,这刘九娘还有个叫纽儿的妹妹,其貌在刘九娘之上。"知府官刚想再说,江彬就迫不急待地问:"她人在哪?""就住在太原城郊。""你马上带人去把这人找来,带到这里来。"说到这江彬又露出神密之色说:"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下官当然知道。""不许走露风声,否则要你的命。""下官不敢,下官不敢。"知府官刚要走,又被江彬叫住,江彬又想,这事还是自己去办,问请地址,告诉知府官"明日来此等候消息。""下官明白。"当即江彬把这消息又告诉了武宗,武宗听了龙颜大喜。江彬告诉武宗,"太原知府好象已经感觉到皇上来此地了,可否召见这知府?""不见,朕见的是美人,见他有屁用?""是。""现在就领朕去,咱们先去找美人。"明武宗等不及了,他又怕这个美人再被别人抢在前头。

  "遵旨。"这样武宗带着江彬等三人,化装成商人模样,去郊区暗访舞女。他们几人紧赶慢赶,来到一处地方,这里从远处看很象是一群庙宇,走进去,他们才发现,这里是个很漂亮的别墅,是训练歌舞女的地方。

  江彬向一个练功的舞女说:"你们这里谁是头?""在那边,姓宋。"他们几个人赶快走过去,找那个宋头。这个宋头大约有50多岁,长得很秀美,正在给几个弟子讲授功课。

  "原来是个女的。"连武宗暗暗吃惊。江彬去把那宋头叫过来,只见宋头迈着碎步走过来。武宗见了这宋头,见她莲凤芳貌,云发雾髻,果然是个美女子,若不是说年已五十,武宗还以为她只有三十岁呢。

  "几位,不知有何事?"江彬问:"你们这里可有个叫纽儿的姑娘?""有。""我们是她的亲戚,你可教她出来我们有些话要问。""不行,她正在练舞,这个时间不可以见外人。"宋头就要走。

  "我们不是外人,是她的亲戚。"江彬紧追了几步。

  "那也不行。"气的几个保镖要动手,被江彬拦住,他知道,对待女人不能用硬的。武宗对这几个人说:"咱们偷偷去看看。""皇上这办法极好。"几个人像做贼一样,偷偷进到院子里,这里果然幽静,苍松古柏,地有枯叶。忽然从一个月亮门传来阵阵音乐声,他们几个走了过去,只见里面有个很漂亮的小院子,有二十几个乐工伴奏,有六七个舞女在跳舞,其中有个舞女貌赛西施,如同嫦娥翩翩起舞。武宗仔细看这女子,果然是:皓腕金环,美妖且娇。头戴金钗,腰佩琅响。明殊交玉,罗衣飘飘。轻裙随风,顾盼遗光。长啸若兰,容华耀日。金莲移动,舞姿飘逸。不是飞燕却胜似习燕。

  这美色舞姿使武宗一伙人看呆了,直到一曲完毕,舞女停莲,几个人竟然忘乎所以叫起好来,这才把乐工舞女们惊醒。

  有个象是指指模样的人走过来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一句还真把他们几个问住了,竟张口结舌不知所云。幸亏江彬反映还算快,脱口说到:"我们是马总兵的人。"这句话还真管用,那指挥不敢再多嘴;忙引导他们四人来到一个小客厅坐下,这里可以看到外面舞蹈的情景,另外还招呼女佣为他们倒茶。

  江彬开口说:"你去把纽儿叫过来,我们这位老爷有话要问。""是。"不一会,纽儿身轻如燕,带着铜玲般的笑声,来到小客厅。

  她已知道是姐姐家的人来了,可是见了这几个人,她纳闷了,这几个人她不认识,也从未见过。

  武宗一看正是刚才跳长袖舞的那个美色女子。现从近处看,看得更清楚了,此女子果然绝色。他上下打量着纽儿,恨不得立刻搂抱过来,宠幸一番。明武宗那个呆样,真把纽儿看得怕极了,就想往外走,被江彬叫住:"纽儿姑娘别怕,我们是马总兵马大人的人,到这里来,一是传你姐姐九娘的信,二是来看看你。"他还指了指明武宗说:"这是朱爷。"武宗就想去拉过纽儿的玉手,纽儿又往后躲了躲,她问:"我姐可有书信?"江彬摆了摆手说:"没有,来得太匆忙,忘带了。不过她带口信,让你跟我们回去见你姐,她想你了。""奇怪了,怎么会没有书信呢?她再三告诉我要以书信为准,这几个人……莫非是骗子?"她上下打量了这几个人,不象是骗子,可又不敢轻易相信,左右为难。她也想去见见她姐姐,原来这小纽姑娘生性浪漫轻浮,对她姐姐嫁人做十八姨太很是羡慕。人生就是这样,吃喝玩乐,管它什么十八、二十姨娘的,就是一百八十姨娘,只要能享福,也是值得。不然就亏对了爹妈给的这副美若仙子的脸蛋儿。

  江彬见纽姑娘不信,但也有点动心,忙从怀中掏出一个金凤头来,递给纽儿,还说"这是你姐让捎给你的,说你见了这物一定会相信的。"其实这是江彬故意编的瞎话,他不过是想用此宝物试探她,没想到纽儿轻易上钩。

  这纽儿从没见过如此精美的凤头,上面镶有宝石霏翡翠,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惊喜地问:"给我的。""当然啦。来,来,你过来我给你带上。"纽儿轻莲移动,害羞似走过,江彬把金凤头给她带上。隐约间,江彬从她身上闻到一股冲鼻的香气,可又夹杂着另一股说不上来的气味,他刚想问,回头见皇上正用眼睛瞪着他。那意里是说,应该让朕来为美人带金凤头,怎么会轮到你呢?吓得江彬到嘴的话又缩回去,闪出的疑问也没踪没影,连忙退在一边。

  武宗巴不得快回去搂着美人享受,又对纽儿说:"这不算什么,你跟我去看看,比这好的宝贝还多着呢。"说着也从怀里摸出个金戒指来,上面也镶有宝石,也走过来给纽儿戴上。

  武宗光顾得想宠幸事,别的味他都没闻到。这时她们的宋头来了,她已从别人嘴中知道马总兵家里来人。她知道这个马总兵的势力很大,纽儿的姐姐给马总兵当了十八姨太。这个幽静的怡柳院还是马总兵出资修建的,专门培养歌舞女子。

  那宋头走过来说:"不知贵客到临,有失远迎,得罪之处请谅。在下已传人设酒宴,请几位用些粗茶淡饭。"武宗这时肚子正饿,便点头说可以,江彬便走过扶起武宗,在前头领路。

  只拐了几个弯,就到了水榭凉亭。这个亭子是建在水面上的,底下有几个大柱子支撑,亭子离水面约有三尺高。不远处湖水荡漾,有一群水鸭子在嬉水。这里早已是准备就序,宋头问江彬:"可否上菜?"江彬再问武宗,武宗点头。宋头才知这武宗是个拿事的,问:"这位老爷是在马总兵处做什么差事的?"这一问,弄得武宗没了脾气,他堂堂一国皇帝,竟然到了这种偷偷摸摸、不敢暴露身份的地步。可又不愿承认说在马总兵府上当差,只好看了江彬一眼。江彬是个武夫出身,那有这脑子,胡乱说了句:"当差,当差。"让武宗几乎动了龙怒,又无可奈何。

  忽然江彬又觉不妥,连忙修正:"不是当差,不是当差。

  这位爷是京城来的。"宋头理解成了京官了,忙说:"贵官、贵官。前不久还有个王爷在太原知府陪同下来此小地,走时还带了两个舞女呢。

  那个阵势,我都没见过。比皇上还威风。"江彬听她这乱说一气,怕惹怒武宗,忙对宋头说:"吃菜,吃莱。""吃,吃。"吃完了饭,江彬对宋头说:"找几个上等住房,记我家老爷住下,今日不走了。""这早准备好了。"江彬去看了看,不错,虽然比行宫差点,可也幽静。原来武宗一心想把美人弄到手,可是来得匆忙,没有带供美人坐的轿子,总不能让美人骑马吧。所以他嘱咐江彬,今晚不走了。

  让一个亲兵骑马回去,到太原府要一个大轿子明日来接美纽儿。这个亲兵就骑马回了太原城。

  这天晚上,宋头按排几十个美人为武宗跳舞,还有乐工伴奏。别说这纽还真是个绝色舞圣,她一连为武宗表演了好几组舞,《寿和舞》、《时和舞》、《安和舞》、《清平舞》、《长乐舞》、《秋露舞》,什么长袖舞腰组舞,舞舞传神,舞舞传媚。尤其那双大眼睛朱颜微睇,光波深沉,缈缈似妖,连媚横绕。直惹得武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把这纽美人吞下肚去。

  纽儿舞了十几回,又回去稍作修饰,再换新装,突然又变成了一个琵琶女。只见她十指齐动,琴声悠扬,忽慢忽快,销人魂魄。这个纽儿自知命苦,爹妈早逝,发誓要作人上人,加上特聪明,所以练起功来,无论跳舞还是炼琵琶,都很上心,几年下来,就成了除她姐姐之外,无人能比的弹琵琶高手。

  这功夫连武宗豹房宫的伶官们也无法相比。这一夜的欢闹,情色交融,直到后半夜才罢休。武宗略有些醉意,对宋头说:"让纽儿姑娘……陪朕住……"江彬怕皇上暴露身份,忙扶了武宗一把说:"老爷喝醉了,真对不起。"别说这宋头还真吃了一惊,什么"朕",这不是皇上吗?

  又听江彬说"真对不起","朕"与"真"同音,正好掩盖过去。

  可是武宗确实有点醉,他推开江彬说:"朕没醉。""没醉,没醉。"江彬又回过头对宋头说:"老爷想让纽姑娘陪陪。"说完递上一包金子,宋头打开一看大惊,全是赤足金大元宝。她想要又不敢要,假意说:"受不起,受不起。"江彬硬给了她,说了几句悄悄话,宋头点头答应。不一会,纽儿走过来,带着满身香气,陪武宗喝了几杯酒。武宗见是纽儿,大喜,就搂过纽儿,纽儿也不躲避。江彬几个人见状,忙起身出了外间。屋里只剩下武宗和纽儿,武宗乘着酒醉劲,伸手去脱纽儿的衣服。

  "别,别,奴婢去洗洗身子,你在屋里等着。"说完送了个媚眼,看了武宗一眼。武宗说声:"快点,别让朕等久了。"二袋烟功夫,还不见纽儿出来,明武宗实在等不及了。他喝了口茶,自己悄悄朝里走去。忽然在一个房间门口,武宗听到里面有撩水的哗哗声,他用手轻推开一扇门,进到里屋。这里漆雕枣木,玉石铺地,帷幕轻垂,透过一个大圆形的雕花门,看到旁边有两个侍女站在帷幕边,赤裸着上身,两个胸前红点,一看就知道是未开花的小丫头。武宗伸长脖子往里看,他知道这是浴池,好戏还在里头。可是满屋子的热气,雾腾腾,里面一点也看不到。武宗只好偷偷溜到帷幕旁,扒开一道缝往里看,只见在一个圆形的水池里,坐着一个美人正在往身上撩水洗涤。武宗定眼细看,这个美人正是刚才跳舞的纽儿。"嗨呀,这纽儿可真是太美了!"素胸似雪,肌白骨媚,两只大眼显得极有媚力。香汤阵阵,恰似美人在水中拨弄琵琶,一圈圈的水波,如同音波伴浪,早把个武宗看得神魂颠倒。突然间,纽儿从水中站起,顺手拿起一件细纱巾披在身上,飘飘缈缈,隐隐约约,若明若透,被灯光一照,真象是一座玉雕,其美艳令人不可逼视。那美妙无比的玉体和耀眼的日光,令人目弦神迷,一股芳香扑面而来。

  这武宗看着美人,他顾不得一切,乘美人正在往身上擦香涂粉之机,从帷帐走出,搂住纽儿就乱亲起来。

  这突然出现的情景,可把两个侍女吓坏了,一个大男人搂住纽儿姑娘乱亲,正要去喊人,却被宋头止住,并把她二人拉出。原来宋头也在此等候多时,见武宗动起真的,怕惊散鸳鸯,就把两个侍女拉出。这时纽儿突然被一个男人从身后搂住,也着实吃了一惊,但她又看不清来人是谁。女人的护卫本能占据上峰,就使劲反抗,还用手指在武宗身上乱抓。武宗那顾得这般抓痛,嘴里不停地乱叫:"亲煞朕,亲煞朕!"牛劲一使更紧,两人就滚到水池里去。可是武宗还是不放手,这纽儿也累了,半推半就,束手就擒,在回过脸时,才看清这人就是那个京官,干脆把整个身子倒向了武宗。武宗见纽儿顺从了自己,就在水池中嬉将起来过了一会,武宗把纽儿抱上水池,放到外间的一张玉床上。

  看着裸躺在床上的纽儿,别提他心里有多痛快。这纽儿不光身子柔软,浑身散香,而且还是个真正的处女。他忍不住又搂住纽儿在她身上乱亲起来,忽然他觉得有股臭狐骚味,顺着纽儿的脖子往下闻,只闻到纽儿的腋下,一股难闻之气,薰得这武宗要吐。心想:"这纽儿原来是个有恶疾的女子。"可又没办法,只好忍着,巴不得天快亮,早些打道回京。

  纽儿似乎从武宗的感觉上看出武宗嫌她的臭狐骚味,连忙起身去澡池洗了又洗,再抹上些香精之类的东西,这才又回到床上。武宗本来不想再理纽儿,可他又闻到香味,见美人还是这么美,还是这么香,可是一想到她身有恶疾,很替她遗憾,不然他会封她为妃。

  第二天,大早上,江彬就过来问安,武宗悄声对江彬说:"这个纽儿有狐臭骚味,怎么办?"江彬本想讨个好,让皇上回京再封他些好处,没想到武宗说出了这句话。这家伙平日是个粗汉子,可有时还能出些小点子。他对皇上说:"皇上你先别急,别张扬出去。臣听送情报的说,这刘九娘可是个人人爱、人人争的美人,尤其这姊妹俩的舞和琵琶,更是天下无人可比。实在不行,带回宫去放入豹房,皇上可欣赏到她的舞蹈和琵琶也是乐事。"这番话提醒了武宗,他真又舍不得丢开纽儿了。所以第二天,按照原来计划,乘着亲兵找来的豪华大轿,飞快地把纽儿抬到行宫,准备回京。

  再说这太原知府三天没见到江彬的踪影,不敢远离,每天在行宫门前等。这天,只见一顶大轿和许多人马飞奔而来,知府大人见是江彬骑在马上,忙走上前施礼问安。

  "他是谁?"武宗骑在马上问江彬。江彬说;"禀皇上,他就是太原知府。"太原知府听说皇上,吓得爬在地上叫:"皇上万岁,万万岁!"坐在轿子里的纽儿听说是皇上,羞得脸红似云,心嘣嘣乱跳。她真害怕了,隐瞒恶疾,这是杀头之罪,忍不住竟哭起来,太原知府还偷看了一眼。江彬手一挥,让人把纽儿抬进去,跟在武宗身后。

  知府见状,忙对心腹耳语几声,他就跟在江彬身后进了行宫。江彬说:"皇上累了,等着见驾吧。""下官遵旨。"过了一会,只见太原兵卒抬着大箱子来到行宫。太原知府小声对江彬说:"这三万两银子是孝敬您老的,求你在皇上面前多美言几句。"江彬见状,收下银子:"好说、好说。对了,你能不能把刘九娘找来?""这个,这个……她是马总兵的人,下官不方便。不过下官愿效犬马之劳,有事需要下官去办,下官万死不辞。刘九娘之事,下官拼死为皇上办成。"江彬见这个知府挺顺心,又说:"能不能想办法把刘九娘找到这,还不能露出破绽,这看你的了。办成了,我禀告皇上,重赏你。"果然这太原知府第二天,设计把刘九娘骗到行宫。因为这个知府与马总兵是知己好友,太原知府对她说:"你妹妹病在行宫,快去看看。"这天马总兵正在郊外练兵,刘九娘只给女佣说了几句,就带了几个人飞奔而来。

  进了行宫,姊妹二人相见,激动得抱头痛哭。大家劝了半天,这才使双美收住泪水。

  "知府老爷,您不是说纽儿妹病了,怎么?""是这样的,京里来了个贵宾,想让你们姊妹两团聚一下。""谁?""朕。"武宗从里面出来。

  纽儿见皇上出来,早已跪下,口喊"皇上万岁!"刘九娘见是皇上,吓得跪下也说:"皇上万万岁!""起来,起来,这里不是皇宫,用不着那一套礼数。"他走过去扶起刘九娘细看。这一看可了不得,这刘九娘虽然比纽儿稍差些,可也是貌若仙子。武宗忙说:"早闻姑娘大名,今日相见果然盖世。"当天晚上,武宗就留这姊妹俩住在行宫,酒席间,还欣赏了这姊妹俩人的舞蹈和琵琶双重奏。这双美十指飞弹,如拨玉枝,行云流水,恰似洞帘。快如万马奔腾,慢如处女闭步,真是天下无双的一对。又过了一会,刘九娘弹琵琶,纽儿跳舞;再过一会,纽儿弹琵琶,刘九娘跳舞。刘九娘的舞不如纽儿好,可是纽儿弹的琵琶不如刘九娘好。武宗看了半夜,对这姊妹俩都舍不得。可是不知怎么着,他对刘九娘更有迷恋。因为他受不了纽儿身上的臭狐骚味。半夜侍寝,这姊妹俩的长短处一比就出来。这武宗是个顽童皇上,时常爱闹些怪招来,他决定把这姊妹俩都要了,看他马总兵敢说个不字。

  再说马总兵晚上见十八姨太没了,赶快问女佣,说是和太原知府一块去了行宫,连夜与亲兵打马而来,结果被知府拦在行宫门外,等候了一晚上。

  江彬第二天早上,见过武宗说马总兵来要人来了。武宗大怒,要江彬去把马总兵杀了。江彬献计说:"这个马总兵十分厉害,又是在他的地头上,不如把纽儿给他算了。""掉包计,这有意思了。"武宗听了直拍手叫好。

  太原知府见这马总兵大吵大闹,就告诉他,"皇上来了!

  "才吓得他不敢乱叫。见江彬出来,马总兵在京城见过他,知道真是皇上,还没等他问候,只听江彬说:"皇上宣刘九娘与妹妹纽儿相见,现将刘九娘送回,请你抬回去吧!"马总兵见状,那还敢撩帘细看,让人抬起小夫人就跑。他的爱妾可是人人见了人人爱的,皇上能放回来,这是老天有眼。

  就与江彬、太原知府说了些相互客气的话,然后才打马回府。

  直回到府上,说声:"请娘子下轿",这才发现那里是什么爱妾。可再看这女子比夫人还受看些,也就装起糊涂来。还觉得一模一样,并不吃亏。

  而武宗得到刘九娘,起驾回京了。等马总兵晚上搂着纽儿发疯时,才发觉此女满腋狐臭骚味,哪还敢去找皇上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