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销魂夜传军情 御亲征失信物
章节列表
销魂夜传军情 御亲征失信物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武宗从太原弄回刘美人之后,真是看不够,喜不够,每日只是搂着刘美人尽情地在豹房里荒淫胡闹,他发现这刘美人,果然绝色无双,世间罕有:色赛宫貌,皓齿朱颜。愁眉娇蹙,淡映春云,雅态幽闲,光凝秋水。髻饰玲玉,袍丽莺花。绽锦蜂裙,恍妆飞燕。轻移莲步,微启朱唇,樱桃久熟,双描眉秀。玉指纤纤御,桃新钩。

  武宗搂着刘美人,对朝事全然不顾,他让人递上荔枝让美人品偿:"如此上等荔枝,只有唐之杨贵妃才品过,如今你就是朕的贵妃了。"刘美人撒娇般地说:"不,奴家要皇上喂吗。"说完向武宗投了一个媚眼。

  这一个媚眼,惊得武宗眼发呆,没想到这刘美人,如此令人着迷爱怜。他哄着刘美人说:"朕喂你,宝贝美人。"说完用嘴把个荔枝送人到刘美人的口中。这刘美人口如甘源,传香送甜,可把这武宗乐坏了,就一口接一口地喂刘美人,连两旁站着的女侍也忍不住发笑。

  两人吃完了荔枝,武宗对刘美人说:"朕领你去观看这豹房如何?""好呀!"听说看豹房,刘美人也来了情绪。她早就在马总兵那里听说过豹房,只是从未见过。武宗说带她去看豹房,当然愿意了。她稍作收拾,笼了一下头发,就出了宫门。原来,她现在住的宫殿就在豹房中,只是她不知道。

  她带着五六个宫女,跟随武宗只拐了二个弯,就看到一座黄绿赤等色的院子。她看到这个院子怪模怪样,就向身边一个宫女:"这个院子样真怪,这么多颜色,干什么用的?""这",还没等那宫女开口,武宗就接过话来说:"朕告诉你吧,这是座迷宫,听工部侍郎王之义说,此迷宫是模仿隋炀帝迷楼的图型设计的。人若不熟,进去必陷死地,是万万不可出来的。"听皇上这么夸张迷宫,刘美人来了劲头,非要闯闯迷宫,而且不要宫女陪伴。武宗劝她不可单身,里面暗器无数,可是刘美人非要弄险,对武宗话只字不听。武宗没办法,只好对女拳师楚玉小声吩咐说:"注意保护好刘美人。"楚玉点头称是。

  刘美人自己进到迷宫,刚到迷宫口,就见里面妖气撩绕,归声凛凛,她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可是她是个不服软的女子,以前也曾学过几招花拳绣腿的功夫,所以她不怕,迈步进了宫中。这里果然令人毛骨悚然,她刚进迷宫的大门,只觉跟眼前一片黑伸手不见五指。突然从旁边猛得一下,跳出一张鬼脸来,她闪身往旁边一躲,用左手猛然打出一拳,只听"嗵"的一声,那鬼脸倒地。她再往地下一看,原来脚下正踩在一个机关上,那鬼脸被踩了出来,要是胆小之人,这一关是闯不过去的。在迷宫刚建之时,有个宫女冒然闯进,刚走到第一关(即鬼门关),就误踩机关,被张牙舞爪的利鬼吓了个半死,回去后没几日竟然死了。武宗从此逗这些宫女,"那个不听话,就扔进迷宫鬼门关里,三天不让吃饭、睡觉。"从此,这些宫女们个个奉事小心,生怕被关进迷宫受怕。多亏刘美人是练过武功的人,她才顺利闯过鬼门关。

  出了鬼门关,她来到一个楼里,只见这里墙上挂满了历代名画,有仕女画,有山水画,还有不少传世之作。她无心欣赏这些名画,见有三个梯,全是一样的,分左中右三个。这三个楼梯一模一样,用檀香木制作,油光锃亮。

  她小心蹲在楼梯前仔细看,她发现要走出这座楼房,必须选择一个楼梯口出去。可是走哪个楼梯口安全呢?她脱下绣鞋,小心在左边一个楼梯口上踩了一下,只听"啪"的一声,从楼梯的板缝中射出一个小箭来。刘美人用绣鞋一挡,挡掉了这个小箭。她又用绣鞋在中间楼梯口上用力一按,同样也是一个小箭射来。她又在右边楼梯口上点了几下,才觉无事,这才小心穿上绣鞋,从右边这个楼梯口上去。

  上了楼后,她进到一个大圆型的屋子里,里面没有门,只有窗户。她爬在窗口往外看,见武宗正与几个女子朝她摆手。

  她刚想跃窗而过,只见窗子离地有三四丈高,而且在半中间还有许多带刺的荆腾缠绕,从窗户上是没办法下去的。

  她又回到屋里,顺墙跟在屋里寻找,刘美人看到,这间屋里有个龙头,她拍了龙头一下,就发现了一个门。她顺台阶而下,刚下了二十几阶,就踩在一个东西上,只见伸出两个龙头,龙口中吐着火舌,吓得刘美人赶快顺原路回去。可是走到门口,门却打不开了,那边有两个龙吐着火舌,这边却打不开门。就在她左右为难时,门却自动启动开了,她不顾一切冲了出去。

  她大口地喘着气,心想若不是门自动启开,她非呛死在里面不可。实际上这是个火门,门是楚玉暗中帮她开的,否则刘美人会让烟薰死在里面。

  刘美人出了房门,又看到另一个龙头,她用手一按,门自动打开,这回她不敢冒失了。她从窗户上用力摘下一扇窗口扇门,卡在门上,然后才小心下了台阶。又是刚走了二十几个台阶,就听到一阵流水声响,她悄楞神,就见大水冲了过来,她不敢停留,朝门口跑去,见窗户扇还卡在门上,刘美人顺缝钻了出去,把窗户扇取掉,见门自动关上。后来她听武宗告诉她,如果不是她用窗户扇卡住门,里面的水会把她淹死,而且水中还有蚂蝗、水蛇等。

  刘美人又从窗户往外看,见武宗等人还在那里叫她。她又朝另个龙头上拍了一下,门又开了,她还是用窗户扇卡在门上,才小心下了台阶,结果被一阵乱石乱箭打回,幸亏她跑得快。

  她见墙上还有个龙头,又是按了一下,门开后小心下了台阶,这回没遇任何阻碍。她仔细想,这几个门是按金木水火四个方位设计,只有金才是生路,其余皆是死路。她心中暗暗惊佩这迷宫的设计之巧。下了楼,还是出不去,这里有许多墙,都是灰色的。刘美人顺墙拐,出了墙,进了墙,还是墙,她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出去,还是在原地一样。她从头上拔出金钩在墙上划了个记号,绕了一圈,一看记号,知道这里真是迷宫,不管从哪走都不会出去的。她见墙不太高,就攀了上去,可是刚攀到中间,就滑了下来,越往上攀越难,墙壁象抹了一层油,根本攀不上去。

  刘美人坐在地上想着,她过去学跳舞时,师傅曾教过她长袖舞。这种舞的舞步是按八卦图而设计成的,这八卦有: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象征着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自然现象,只有按图走,才可绕过最险的地步,走出这迷宫。在缺口处正是生路的拐口处,刘美人按照早先练八卦舞步的记忆中的回想,结果顺利走出迷墙。

  刘美人还要往前探,忽然见楚玉拦住了她。她也听人说过,这个楚玉武艺高强,是宫中女侠,深得皇上的信任。她本来想出手试试这女侠的功夫,但又见楚玉言语中肯,再说这迷宫着实令人胆战心惊,想到这也就罢了,随楚玉来见武宗。

  武宗见刘美人过来,走上几步拉住美人的手说:"爱卿能一人走出迷宫,着实不简单。"然后又问:"这迷宫可好走么?"臣妾不敢夸口,此迷宫实在厉害,若无高人相助,臣妾此命休矣。"她看了楚玉一眼,投去感激之情,然后又与武宗往前走。

  大老远,他们看到一座大宫殿,武宗指着大殿说:"这就是豹房。"她们随武宗进了豹房,刘美人一看这里果然有趣。在大殿,丛林一片,有山有水,有鸟有兽,还不时传来狮虎的吼叫声。

  刘美人顺声看去,见他们几个人站在一座人工桥上,桥下有一片深密丛林,有几只老虎跳来跳去,对着他们几个人吼叫。看着这阵势,还真让刘美人揪心,人在桥上走,离下边只有二丈多深,万一老虎跳上来怎么办?她正想着,忽然问武宗:"皇上,这些老虎吃什么?"只见武宗一挥手,有个士兵打开笼门,放进一只山羊,只见马只老虎扑了上去,只几口,整个山羊就被吃光。

  "这没意思。"刘美人无意说出。

  "什么,没意思。"武宗大惊,他本来让美人高兴,没想到美乙说没意思。只见他又一招手,有四个囚徒被推进了虎林,只见主四个囚徒没多长功夫就被老虎撕成了碎片。武宗对刘美人又说:"美人,这么可好看吗?"看着老虎血淋淋的大口,刘美人有点后怕了,这个皇上竟如七没人性,让囚徒与老虎搏杀。可她又不敢多说,只好赶快下了乔,不愿再多呆一会。过了几道门,就来到另一个宫中,这里歌声靡靡,盛服美女,二百多女伶正在这里摆开阵势进行演练,再看这些女伶,个卜是:丰姿娇媚,宛若西施。高掠云翼,淡描娥黛,眉挽秋月,脸衬春桃,柳腰细细,金莲半揸,樱桃点点,团绣悦人,微笑闭月。香风袅袅,花貌盈盈。披衣罩白,挂紫穿红,如数朵彩云呈瑞色;戴金插玉,蟠龙惊风,似玑珠玉树吐芬芳。秋波频盼,无限娇媚,粉颈半露,体细肌芳,春葱勾魂,燕语莺啼。

  只见武宗走了过去,手在半空中一挥,立刻歌声、琴声停了下来。武宗对这些女伶说:"都过来。"二十几个女伶起身围了过来。武宗又说:"你们都是朕最喜欢的,你们可有人敢与这位刘美人比试歌喉否?"有个女伶叫聪儿,别看她只有十七岁,可是个很有本事的女子。尤其她有付好嗓子,唱起歌如同百灵鸟一般,所以大家都叫她"百鸟聪"。她小心走过,对武宗道了个万福,启动朱唇说:"禀皇上,奴婢愿向这位姐姐讨教一二。""好!好!"武宗大喜,他今天也想听听刘美人的歌。

  "百鸟聪"又向刘美人施了个礼说:"刘姐姐得罪了。"只见她启动朱唇,唱了起来。歌词大意是:罗凌千顷,笙歌万层。

  龙舟来去,秋月到西。

  留月易低,犹唱前溪。

  君恩谁知?玉貌相合。

  烟描月画,燕妒莺儿。

  "百鸟聪"唱完,还没来得及向众美和武宗施礼,武宗早已是拍起了巴掌说:"好!好一处《后庭新曲》,妙极妙极!

  "他又对刘美人说:"爱妃可否有新曲?"刘美人无可奈何,只得叫侍儿将锦茵铺在当中,让乐伶齐奏起来。她却慢慢走到上面,按着乐声的节奏,巧翻彩袖,娇折纤腰,如蝶穿花,似蜻点水,不徐不疾,盘旋不已,立时即见,红遮绿卷,如同彩云满地翻滚。美人舞罢,又挺胸高唱:芳林对高阁,艳质本倾城。

  凝娇乍不进,含态笑相近。

  脸似花含露,流光照后庭。

  刘美人舞罢唱毕,惊得在场的众女伶敬佩不已,更喜得武宗鬼魄具销,赞不绝口。随即让人送上美酒与大家共庆美人歌喉。昌到这种情形,女伶们也乐与皇上碰杯,不一会众美具醉,武宗乜被宫女们扶人临时休息室。武宗虽醉,可他仍有冲动。

  对着宫女们大喊:"来人!""奴婢在,皇上有何吩咐?""快拿酒为,朕要……与……美人……美人独饮。"刘美人见状,劝武宗:"皇上醉了,还是别喝了吧!""不,朕……没醉。快拿……酒。"不一会宫女又端上酒壶酒杯,为武宗和刘美人斟满。

  两个人又是你来我往,尽兴地饮起来。没过多久,漏箭初殳,铜鼓初敲,酒映红颜,色近檀君。刘美人烂醉,酥胸半露;氏宗见过,兴动情旺,解衣侵娇。刘美人虽然是风尘花柳之人,见过得多些,可她不知武宗本领无穷,不似今日,把个场情风流女子弄得钗堕云鬓乱,身颤柳腰酥,魂飞半天,身在浮云,气喘虚嘘,双眸紧闭。

  武宗也是今日里高兴了,又多喝了几杯,再加上一折腾,早己醉烂如泥,瘫了过去。直到第二日早上,还是恋床不起。

  这时有个侍卫推门进屋。

  "谁?"武宗大惊。

  "臣,有紧急事要禀报。""什么急事?"武宗搂着刘美人打了个呵欠。

  "王大人来报,山东贼兵又起。""还传江彬进殿。""遵旨。"不一会,江彬随侍卫进到豹房,这时武宗在几个宫女伺侯下,已穿好了衣服。他见江彬进来,就叫了起来:"这些不死的贼人,又要造反闹事。"江彬献媚说:"皇上派臣去,半月即可剿平贼人。""不,朕这次要御驾亲征。""皇上出征,扫平贼人更不在话下,肯定会使贼人望风而逃。""朕要生刮这些贼人。""对,对!要把贼人赶尽杀绝,以绝后患。""传朕命令,明日出征。""遵旨。"江彬从豹房出来直奔宫中,对百官发号施令:日皇上要御驾亲征,文武百官不得有误,随驾出征。"武宗见江彬离去,他朝内屋走去,见刘美人正在几个宫女伺侯下梳头。就走了过去,示意宫女出去,他接过梳子一边给刘美人梳头,一边说:"山东有贼兵造反,明日朕要御驾亲征。""不去不行?""这些贼人太可恶,搅得朕不得安宁。"他见刘美人满脸不高兴,低声说道:"心肝,朕御驾亲征如何能忘得美人呢?

  朕也想乘此机会,带爱妃出游一趟,你看如何?""太好了。"刘美人在武宗脸上亲了一口。

  武宗又说:"不过明日你不能去,过三日我派侍卫张健飞来接你。""哎,"……刘美人又撒起娇来,她知道皇上决定了的事,谁也无法改变,就说:"皇上路上小心,保重龙体。"然后又从头上拨出一个金钗,递给武宗说:"三日后,奴婢见此金钗为信物,无此信物,奴婢绝不冒然前往。""爱妃放心。"武宗接过金钗,小心装进怀中。然后又搂住刘美人乱亲起来。

  第二日,百官早在午门列队等候。武宗别了刘美人,在江彬、钱宁等人的陪同下,检阅百官队伍和御林军。只见武宗穿一件棉织衮龙袍,戴一顶嵌八宝的金纱帽,高坐七香宝辇,队队排开。簇新的卤簿仪仗,文武百官,骑马簇拥左右而行。只听三声炮响,数万人马直奔城门而出。真是花迎剑佩,柳拂旌旗,万国衣冠,千官护卫。御烟撩绕,缤纷玉过。还有牵马的,带狗的,拉豹的,尘土飞扬,车声滚滚。

  武宗带着人马刚过逐州府,前方就传来消息:"山东贼人已被剿灭。"江彬又讨好武宗说:"臣早就说过,皇上御驾亲征,贼人闻风丧胆,这果然让臣言中了。"武宗白了他一眼,吓得江彬连连后退。因为武宗这人好大喜功,今日浩浩荡荡,还没剿到贼人就胜利了,这满足不了他好大喜功的自尊心。

  他对江彬说:"贼人只是剿灭了一部,大部分倘未剿尽,朕要带三千铁骑,尽扫贼兵。""皇上万岁!"江彬刚要亲点三千铁骑,又让武宗拦住了,一千足够了。

  "遵旨。"江彬点了一千铁骑,直奔西去。前边有个猎场,专为皇家所设,他心里早盘算好了,带武宗去猎场玩玩就完事了。

  可他猜错了,武宗想乘此机会,在外面玩,根本无回宫之意。而且打猎兴起,见到一只大灰狼,武宗打马直追,连发数箭,只有一箭射在狼P股上,可那只大灰狼还是拼命逃,他在后拼命追,身后只跟着四五个侍卫,其余人马全抛在后面。

  也不知追了多少里路,只见那只大灰狼跑进一座大山里。

  有个侍卫说:"皇上咱们还是别追了,这里人生地生,山势险恶。"武宗看了看,又说:"没事,这座山朕以前来过,名叫腰山(在今完县境内)。因为有两座山山高林密,来往人马必经山的腰部,所以叫腰山。他问侍卫:"那只狼呢?""朝山里跑去了。""追!"武宗打马追去。几个侍卫紧跟其后。

  他们来到一个山腰处,突然从密林中窜出十几个人来,有个大黑脸汉子拦住武宗问:"留下买路钱!"武宗的马一惊,差点把武宗扔下马来。有个侍卫问:"贼人休得无礼!"上去就与那黑汉子打起来。这黑汉子武艺了得,两人不分胜败,旁边十几个人也围了上来,武宗身旁三个侍卫紧紧保护着武宗,与这些人打起来。侍卫张健飞武功虽然高强,但也是一拳难抵众拳,打了东,顾不了西;打了西,顾不了东。

  好在他们骑在马上,张健飞见打不过这些人,示意其他侍卫快跑。无奈他们被围在中央,逃不掉,有个侍卫被打落下马。武宗一见,抽马落荒而逃,有几个人也打马追了下来。

  这伙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增带领一伙人去京城准备暗杀武宗,没想到在荒山遇到武宗。原来这刘增早已投靠了朱宸濠,在"内线"的报告下,得知皇上已出了京城,想乘机进宫揣皇上的老窝。他们见皇上落荒而逃,打马紧追不舍。张健飞等侍卫也被打落在马下,在武宗身后只有一个侍卫了。

  眼看武宗必死无疑,就在危难之时,只见江彬等人带领大队人马赶到,迎住武宗,杀退刘增等人。刘增等人见武宗大队人马赶到,不敢恋战,只好往北逃去。

  武宗见到刘增带人逃走,大骂江彬为什么这么晚才到,江彬无言,由武宗乱骂。

  过了一会,武宗看着大队人马,又高兴起来,仿佛刚才并没有发生一切。他骑在马上走了一会,来到保定府歇下。知府官见皇上驾到,赶快跪迎皇上,并按排武宗和御林军住下。

  晚上,武宗住在宫邸里,心中想念起刘美人来。他大声叫道:"来人。""臣在。"从门外进来一个侍卫。

  武宗在身上乱摸起来,而且自言自语说:"糟了,刘美人的信物丢了。"那个侍卫不知皇上叫他干什么,见皇上乱找什么东西,就也在床前床后乱找起来。

  "你找什么?""臣帮皇上找东西。""你知道朕丢了何物?""不知。""不知还找什么东西。"武宗瞪了那侍卫一眼,又说:"起来,别找了。""是。""不过,朕交给你去办一件事。""臣遵旨。""你带上些人,去把刘美人为朕接来,朕在此等她。记住,刘美人要问什么,你就说朕半路遇到贼人,把金钗弄丢了。""遵旨。"侍卫不敢停留,赶快去办,连夜带着二三百人赶回到京城。

  进了宫,直奔豹房,来见刘美人。

  这时刘美人还没入睡,正在往脸上施粉,只见有个宫女进来报告:"娘娘,有个侍卫求见。""带他进来。"不一会,宫女领侍卫进来,侍卫见了刘美人忙施礼说:"给娘娘请安,臣奉皇上之命,接娘娘去保定府。请娘娘收拾东西,即刻上路。""拿来。"刘美人手一伸。

  "臣不知何故?""金钗呀!皇上难道没交给你什么东西吗?""噢,临行前,皇上告诉臣,有个金钗,不小心丢了。""丢了?""是这么回事,昨天白天,皇上在腰山遇到一伙贼人,只因身边只带了四五个侍卫,被贼人追赶。在跑马时,不小心丢了金钗。""不行,臣妾临别与皇上有信物为约,见物走人,不见物只有一死,现在臣妾只有一死了。""娘娘千万别这样,皇上确实被贼人追赶,不小心丢了金钗,请娘娘随臣上路吧。"说完跪在地下。

  刘美人不听,一定要见到金钗才走人,否则就只有一死。

  侍卫见此,只好连夜赶到保定,向皇上复命,并说明情况。

  武宗一听,哈哈大笑:"这个刘美人还挺犟,看来只有朕亲自走一趟了。你去准备三百快骑,保驾回京,其余人等在此等侯。""是。"武宗带领三百快骑,到晌午就赶回到京城。武宗让其余人在城外等他,他只带十几个人进了城,直奔豹房。

  "娘娘,皇上回来了。""在哪?""已进了豹房宫。""赶快接驾。"武宗快步来到豹房,见刘美人已跪在宫门口接驾,忙上前拉住刘美人的手说:"爱卿为何如此犟劲?""臣妾与皇上有约,不敢相违。""好了,好了。朕在保定被一伙贼人追赶,不小心……""不小心丢了金钗。""是,是。""臣妾得知皇上被贼人追杀,一夜都未入睡。""让爱卿担心了。"武宗早已按奈不住,抱起刘美人就进了幔帐,宠幸完毕,才穿好衣服又说:"你赶快收拾一下,随朕去保定。""早已准备完毕。"武宗又看了刘美人一眼,透出了一股感激之情,让宫人扶刘美人上轿。

  出了城,奔保定方向走去。

  他们一路走,一路游,走了两天才到保定。到了保定,刘美人又提出再玩几天,武宗只好答应。于是传令,在保定府扎营等令。

  江彬见皇上整日陪着刘美人逛,他也想起了他的心上人,于是对心腹交待几句,也连夜赶回京城,去与心上人幽会。

  原来这江彬是个有势的人,只因救过皇上的命,被任命掌管东厂、西厂及御林锦衣卫大权。但是这家伙又是个色魔,豹房一万多宫女,武宗根本笼幸不过来,江彬乘机就代替了武宗的位置,整日与美女淫乱。这些豹房美女,不少人暗中与他有染。而最讨江彬喜欢的还是楚玉,楚玉不光人长得美,而且一身好武艺,两人谈武论艺,渐渐产生了爱慕之心。这次皇上御驾亲征,本是带楚玉的,只因武宗打算让楚玉保护刘美人,就没带她去。武宗回京,光顾得与刘美人亲热,把楚玉冷在一旁忘了。

  江彬快马飞骑,半天功夫就赶到京城,进了宫中,直奔楚玉住宫赶去。他来到宫中,见楚玉正在练剑,他悄悄在旁边看。

  楚玉收完剑,江彬才拍掌叫好。

  "谁?"江彬躲在草丛中不吭声。

  "请吃娘娘一箭。"楚玉说完,伸手打出一镖。

  江彬随手接住,才从草丛中走了出来。

  "是你呀,也不吭一声。""我这不出来了。"说着用手搂住楚玉的细腰,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乱亲起来。楚玉仰脸闭眼,任凭江彬在她身上乱亲乱摸……完后,楚玉问:"皇上呢?""在保定。""你怎么回来了?""皇上带着刘美人,都要多玩几天,我就回来了。""皇上知道么?""不知道。不过他顾不上。"说着又在楚玉脸上乱亲,两人又在草丛中嬉闹了一阵,然后才回到宫中。这里是楚玉的寝室,里面摆设豪华,而且有许多古玩,全是武宗送她的。江彬又对楚玉说:"今日没人我们也该好好玩玩。"乃鼓楫摇舟,迎风破浪,亲了更亲。这楚玉也是早已花房吐露,玉山抱郎,共枕相酣,情离穴玉,拥衾同卧,梦逢阳台,两人直在宫中闹腾了三天三夜。楚玉才让江彬快些起身去保定,免得皇上生疑。

  这江彬是个色鬼,他从楚玉宫中出来,转身又来到豹房。

  在豹房还有他几个情人,他不敢忘记她们。就趁着月色,又进了豹房情人住的房间。

  江彬在豹房有情人无数,不过最喜欢的有三个,一是韩念娥,二是罗梦仙,三是李露。这三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长得格外漂亮,她们都是武宗的宠美人。有次江彬见这三美人,大惊,这三个美人是:环佩翩翩,香风袭袭。如仙临凡,颜色如绛,秋波四睹,金莲叠叠。柳腰遥曳,温柔俊俏。韩念娥春葱慢伸,无限娇媚;罗梦仙秋波频盼,有情稍寄;李露粉颈半露,体细肌芳。香桃玉面,花貌似玑。袅袅盈盈,勾人魂魄。

  江彬绕过卫兵,偷偷溜进豹房,并不敢张罗,先是见了韩念娥。这韩念娥大惊,见是江彬,真是喜从天降,把江彬领到自己房中。这江彬被韩念娥稍一勾引即忍奈不住,搂过韩念娥就淫乱起来。两个亲热完毕,江彬说:"你去把罗梦仙、李露二人找来。""你呀!"韩念娥一边穿衣服,一边用手指戤江彬的额头,才慢慢走了出去。

  不一会,三美说笑着就来了。见了江彬,罗梦仙娇滴滴地说:"唉呀,江总兵都把奴婢忘了,这些日子也不知又跑到哪里去玩女人了?""你知道,这些天一直跟皇上在一起。""那皇上呢?怎么没进宫来?""皇上有刘美人陪着,我乘机溜了回来。""这个刘美人还真有傻福气,占着皇上不撒手。"李露生气地说。

  韩念娥说:"难撒手了,叫我也一样,受到皇上的宠爱,要什么有什么。"她白了江彬一眼。

  "江彬假装没有看见。平日里送给皇上的贡品他都留下来,分送给这三个美人,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罗梦仙打趣说:"算了,都什么时间还逗嘴,快歇息吧。"走过来,帮江彬要脱衣服。韩念娥与李露也走过来,七手八脚就把江彬放倒在床上,然后吹灯躺下。只听那床吱吱乱响,江彬白天也不出门,躺在韩念娥的房间,每日昼夜与这三个美人在一起。一直闹腾了快十天,才懒洋洋离开三美,快马赶到保定,直奔武宗住处,来见皇上。

  "你到哪去了,十几天不见人?"武宗不满地问。

  "禀皇上,臣前去探路,路上迷了路,不知已过十几天了,请皇上恕罪。"江彬爬在地上直磕头。

  "起来,起来,路探到了没有?""探到了。""前方何地?""邯郸。""这里有什么好玩的?""禀告皇上,邯郸可是历史上出舞女的地方。""说来听听。"武宗听说出舞女,立刻来了劲头。

  "禀告皇上,邯郸历史上叫赵国,出舞女这是臣听大学士李东明讲的。"武宗回过头问跟在身后的李东明:"他说的是这样吗?""是,秦始皇上母亲异人就是邯郸(赵国)有名的舞女。汉乐府《相逢行》有诗曰:"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堂上置樽酒,使作邯郸倡。"就是说当时贵族人家以蓄赵国舞女而感到华贵。唐人住据诗《丽人舞赋》中也说到:"齐之美姜,赵之倡女,既修婉多宜,尤婵娟而工舞。"而且还说:"飞龙列舞,赵女骈罗,进如惊鹤,转似回波。"象汉朝李延年的妹妹李夫人,也是赵国舞女,深得汉成帝宠爱。再如汉武帝宠爱的赵飞燕,更是色美绝世,舞绝空前,历史至今,没有人能比得过她的。"经李东明这几句话的说明,武宗简直惊呆了。他没想到,邯郸还是这么好的地方。恨不得也能遇上几个象赵飞燕那么美的美人宠幸一番,当即传令向邯郸开进。

  到第二天,武宗率领大队人马就到了邯郸,这里果然不凡,在街上看到不少女人,都让武宗感到不一般。还没进城,就见邯郸县令赵士进伏在地上跪迎皇上。行过礼后,武宗被安排在城郊南山坡,传说这里过去一直就是皇家别墅,占地方园三十多里,里面盖有豪华宫殿。

  武宗来邯郸目的是访美,他不关心别的事,整日只带江彬等人四处游逛。

  这天,武宗带着江彬等人进了城,他们在城东见有个红招楼的馆子,就进去看看。有个老板娘,看人长得挺俊秀,大眼睛小嘴,一看就知道是个能说会道的女人。

  "唉呀,我说今个怎么满树的喜鹊乱叫,原来是贵客到了,楼上请。"他们随老板娘上了楼。武宗坐下细看这老板娘,长得果然美妙:不使花粉,美艳异常,金莲碎步,佩环琅响,风韵可人。

  武宗见她有几分姿色,直盯盯地看着那老板娘,那老板娘也是秋波转眸,把眼往武宗一瞧,微微而笑,可把个武宗弄得情实难支。这一切江彬全看在眼里,不过他的意思是,给武宗找个更美的美人享用,那能用这种半老徐娘之色。就插过一句话:"我们大爷是从京城而来,路过此地。你过来,我有话要说。"那老板娘走了过去,扶在江彬的肩膀上问:"这位大爷有什么话要问,只要你开口,保你满意。"那个轻浮劲全然是熟人一般。

  江彬耳语说:"给我们这位大爷找几个美色姑娘,银子这里有的是。""这事好办,等着吧。"说完老板娘下楼,不一会领来一个姑娘向江彬:"满意吗?"江彬细看这姑娘,肌肤娇姿,戴金插玉,玑珠吐芬,还有几分姿色。

  他又问老板娘:"还有没有更俊些的?""有,俊的,俏的,美的,都有。"她朝门外又喊了声"小红上来。"小红进了楼屋,江彬仔细打量这女子,确实比前个更美些。

  只见这女子:衣襟染翠,飞袖绫红,朱颜顶礼,皓齿陈词,愁收娇蹙,淡映春云。雅态幽闲,光凝秋水。碧花素服,容足倾城,连武宗也看呆了。

  "好了,留下小红姑娘,然后又挑选了三四个美色女从。

  江彬才带着几个侍卫下楼去了,他们也不闲着,也怀抱美姬,享乐一翻。

  武宗见人都下楼,房里只剩下他和小红,还有三个美人伴陪,他搂过小红问:"几岁了?""十六岁。""好,正是开花时节。"武宗又仔细看这小红,果然是:恍惚间妆之如飞燕,轻移莲步深深拜,微启朱唇款款言,一点唇朱如久熟之桃,双描眉秀似新钩之柳,玉指纤纤露玉,华髻步步流金。看一遍爱一遍,看百遍爱百遍,左右看仍是爱不遍,恨不得活生生吞下此美女,才解心中爱。便不顾旁边三个美人,对小红动手动脚,好在这小红姑娘是勾拦中人,倒在武宗怀中任凭他抚摸。

  武宗从未享受过青楼之欢,从这天起,他每日必去红招楼,一连四十多天,把刘美人忘了个干净。

  这刘美人原本就是青楼之女,见武宗四十多日不理她,就与江彬勾搭在一起。这天刘美人又与江彬在一起,就听门外嚷声吵吵,江彬推门去看,原来是个方术士。

  "何人?""是个方术土,骗子。"江彬这话本是对刘美人说的,不料被那方术士听见。

  "此官人言差矣,鄙家云游四方,从未有过骗迹,不信可一试。"说完还行了个礼。

  刘美人这几天心中不快,对江彬说,不妨请方术士进来算算命。

  "进来吧!""谢了。"那方术土进屋,深深一拜。刘美人看这方术士,果然生得:魁伟轩昂,黄冠羽衣,云巾荡漾,鹤憋翩跹。碧眼长髯,貌如神仙。黄丝云烟,黄履天涯。明琼仙骨,素素飘然。青汉风驰,天归云扶。

  刘美人简直惊呆了,她想不到天下竟然有如此漂然方士,如同美男子一般,天下无几,便产生出一股说不出的爱。便对那方士说:"请先生坐。"那术士也非等闲之辈,平日里练春药勾人良家女子。正巧他云游到南昌,被朱宸濠奉为坐上客,请他去京城诱惑武宗,不料走到邯郸就遇到了武宗大队人马。他不知道眼前这刘美人是武宗宠爱的爱妃,只是觉得这个美人不一般,决非一般豪门女子。果然刘美人一张口,他就猜出几分。

  只见刘美人移动金莲,朝方术士问了句:"先生尊姓?""鄙家姓冯,字长功,号清风云。""好一个清风云,果然不凡。请问先生可会测字?""小事一桩。""噢?"刘美人停了一下,又问:"先生可否测得出臣妾福祸。"这个方术士,他听刘美人说:"臣妾"二字,已猜出这是皇上的爱妃,臣妾只有在皇宫里专用。他计上心来,决定从刘美人身上下功夫。

  他仔细看了刘美人的脸色,已猜出临时失宠,一定是这个武宗出游又遇到别的美人,冷落了刘美人。说道:"唉呀,夫人有不祥之云。""什么不祥?""恕鄙家明言,夫人印堂有道白光,这暗示夫人身后有几个女人争宠,夫人眼下有失落感。""太对了,太对了。"刘美人正为这事苦脑,没想到被方术士点破。其实她哪里知道,这个方术士根本不懂什么测祸福,全是从她嘴中和脸面上得知的。刘美人肯定受到冷遇,不然怎么会请他测福祸呢?

  方术士见到美人大惊,又说:"不过夫人不必担忧,鄙家有一方,夫人服后可消灾。""什么方?快让臣妾一看。"那方术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红包,里面装有一个小葫芦,方术士从里倒出九粒药丸来,递给了刘美人。

  刘美人又问:"这药如何服用?"方术士看了周围几个人,以眼示意,此处不是讲话之处,要服用此药,不可泄露天机。

  "你们先出去一下。"几个宫女退出。此时江彬要去接武宗,也先告退了。

  方术士见四下无人,小心对刘美人说:"夫人可每日服三次,用时随服,其魅无穷。""现在可服吗?""可以。"刘美人立刻服下一丸。这药刚放到嘴边就已滑到肚里,一袋烟功夫,肚里就闹将起来。心发热,欲大增,全身痒不能自制,便抓住方术的胳膊朝里屋炕上拉。那方术士以手探胸,脸靠香腮,同解罗裳,共登寝榻。

  方术士临走时,告诫刘美人,"此药可日服三次,男女皆可用。"刘美人小心收起此丹,就等武宗回来一试。

  可是这个武宗,在外着上了迷,江彬接他几次,他都不回来了。

  刘美人见武宗数日不归,醋意大发,干脆与那方术士暗中交欢,几天后,两人竟到了不可分离状况。

  这天,武宗终于回来了。刘美人忙迎了出去,武宗搂住刘美人,刘美人尽情地撒娇说:"皇上数日不归,急坏了臣妾。""爱妃又让你受惊了。"刘美人那顾得什么说话闲扯,几次摧动武宗赶快歇息,好暗中使用她的秘密金丹。她已吞下二丸,就拉住武宗不放。武宗也觉得刘美人异常,见她往口中放进一丸,"忙问什么东西?""药丸。""爱妃病了。""没有。"她也递过给武宗几丸。武宗拿在手中仔细一看,丸如樱桃,鲜红鲜红,滴滴朱梁,莹莹玉浆,桃花颜色,膏滑余香。刘美人还催武宗快些吞下。他从来都没见过,觉得鲜红可爱,满心欢喜,就把丹丸放进口中,有如冰糖,吃在口中,另如绛雪,不待咀嚼,便已化了。其味馨香,甘美异常。武宗不觉连吃两粒,又乘兴喝下了几口酒,立刻感到身体美妙异常。

  两人折腾过后,武宗搂住刘美人问:"爱妃此丹可否再给朕些?""当然可以。"刘美人正要给武宗,忽然又多了个心眼,心想这皇上是否把她的药拿去想用在别的女人身上,所以只给武宗两粒,其余又自收起来。可是她没想到,武宗虽是个皇上,却生性顽皮,竟然把刘美人的仙丹偷走了大半,就急不可待地去找小红姑娘。

  第二天,刘美人早上起床,发现人也不见了,药也不见了,气得在屋里大骂。可武宗毕竟是皇上,她也不敢太放肆,只好又去找方术士再要些仙丹。

  这天,刘美人见到方术士,他大惊:"什么?药丹全没了。""是,被那可恨的白眼狼偷走了。"刘美人装出一付无事的样子说。

  这个方术士本来就不是好人,他早就想对武宗下毒手,只是苦于无机会,现在刘美人上门有求于他,他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方术土假装做出些大方的样子说:"可以,鄙家造就这些仙丹本来就是打算给皇家的,既然夫人更需要,鄙家情愿奉送。只要能帮夫人讨回地位就行。"他从怀里掏出那小葫芦,索性交给了刘美人,又说:"不过夫人可要保存好,以免再被'偷'走,到时可就难办了。""谢先生。"刘美人让宫女取些金子要送那方术士。

  "夫人不必客气,鄙家要金要银无用,只是日后需要鄙家出力,到时请夫人莫要嫌拒。"说完拜了一下。

  "不会的。"刘美人小心收丐小葫芦,可她哪里知道,这人小葫芦竟差点闹翻了整个豹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