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豹房闲姬争宠 阉臣惑乱宫闱
章节列表
豹房闲姬争宠 阉臣惑乱宫闱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话说武宗被邯郸的妓女所诱惑,整日不归,连刘美人都忘了。只是他从刘美人枕头低下偷走几粒"仙丹",与小红姑娘试用,竟然倍感有趣。过后,小红姑娘非要武宗再弄些来。

  他没想到刘美人竟然离开邯郸回了京城。原来这是刘美人故意使出的一计,她料到武宗必为掏"仙丹"而找她,她就故意生气,打道回京了。武宗听宫女说刘美人已回京城,知道她又闹小脾气,本打算不理睬,可小红那里逼得紧,他只好下令,全军回京。

  这时江彬又来献计:"皇上这次出来剿贼,怎么着也得找几个替死鬼做做样子,以振皇上声威。""好主意。"武宗让江彬去准备,提上一些百姓替了贼人。

  "请皇上放心,臣去准备。"武宗在回京路上,浩浩荡荡,行走了两日就回到京城。数万人马先进了城,后面押解数百名无辜百姓,声称他们是造反的贼人,让人押到菜市口斩首示众。

  再说武宗回到皇宫,直奔豹房去找刘美人,可是侍卫说:"没有见刘美人回宫。"武宗大惊:"她上那去了呢?"想一想这次出京,自己真有点对不住她,真要是把她弄丢了,这可怎么办?他让钱宁派些人出京四处去找刘美人,一有消息马上报告。然后他又带着小红姑娘去豹房住。

  听说皇上回京了,皇后和众妃都来给皇上请安,三三两两,挤满了宫。

  张皇后也带着宫女们为皇上请安。这个张皇后原本是皇太后为武宗亲定,只因大婚之后多年未生子嗣,引起皇太后的不满,武宗有了刘美人、李美人等爱妃之后,就乘机把张皇后冷落,好几年他与张皇后过着分居的日子。

  张皇后来给武宗请安,武宗见了张皇后心中大惊:"多日不见皇后,她倒越发美了。"只见这张皇后打扮得:春藏月底,柔情多姿。玑圆莺滑,风流碧细。白雪欲香,明眸皓齿。花调柳笑,淡红薄霞。盈盈秋水,髫盘百缕。宝钗金凤,绣带彩鸾。梨花削肩,杨柳拖黛,檀口香腮,娇羞多媚。

  武宗简直看呆了,再看这些众妃美人,个个盛服美妆,丰姿绝越,宛若西施,高掠云鬓,淡措峨黛,眉挽秋月,脸衬春晖,柳腰细细,金莲悦人。微笑才月,樱桃点点。但她们与小红姑娘比起,虽丽却情,虽贵却娇。

  不过武宗仔细想起来,美人都是花,各有各自的特长。更让他后悔的还是,有这么多美人,竟然没有很好的享受,他打算在豹房先住上一阵子再说,另外催人加紧去找回刘美人。

  武宗被众美围住,仿佛在鲜花中一般,这个给他撒娇"皇上把奴婢们忘了。"那个给他捶肩膀送秋波。突然张皇后像发现了什么,大声说道:"我说众家妹妹,你们怎么没看见人群后面还立着个大美人呢?"这一声真起作用,众美都看了过去,见在宫娥之中立着个大美人,众美们都惊呆了。

  "来,过来,朕给你们介绍一人。"他拉过小红姑娘,小红胆怯怯走过。因为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多美人,生怕被众美嗤笑。武宗对众美说:"这是朕在邯郸新结识的小红姑娘。

  你们可知道,这邯郸真是出美人的地方,你们说他比汉之飞燕若何?"张皇后先说:"小红姑娘比画中的飞燕美多了,真是受看极了,连臣妾我都看迷了,非要爱上的。""那就请皇后娘娘替皇上纳她为妃吧!"众妃平日里与武宗胡闹,并不讲究什么礼数,所以说话很放肆。小红大惊,她没想到,皇妃们敢在皇上面前开这么大的玩笑。她赶紧走过,细声细语地说:"奴婢拜见皇后娘娘!拜见各位姐姐。""看这小嘴多会说。""人又美,要不连皇上也迷住了。"众美胡闹了半日,天色已晚,武宗犯起愁来:"今晚让谁待寝呢?"按照武宗的心思,不如干脆大家睡在一起,要热闹,可是有个妃子讨好皇后说:"还是按老规矩,先大后小。"众美平日与皇后关系不错,也都赞成,武宗只好同意。何况今日他特别钟情于皇后。张皇后替武宗脱好衣服,铺好被子说:"臣妾无能,多年也未能给皇上留个子嗣,……"武宗接过话说:"今日朕再与爱卿试播云雨。"说完搂着张皇后躺下。一连三天,武宗都与张皇后在一起,她都二十三岁了,应该有个皇子。三天之后,武宗就一日一换,今天与李妃在一起,明日让小红侍寝,后天则让好几个妃子共侍寝。豹房有一万多美人,他恨不得一下子享受尽,无奈美人太多,宠幸不过来,只好作罢。

  这天武宗没事,就来到老虎房,在这里他差点丢了命,如果不是江彬舍身救他,他会成为老虎口中的食。所以他出来后,让人把要咬他的那只虎在虎崖射死,好让别的老虎老实些。这一招杀虎吓虎还真灵,从此老虎很少再敢乱咬人了。

  武宗坐在虎崖边上,看着下边的老虎。突然他发现有个小美人正中喂老虎,把几只鸡正往虎崖里放,这些老虎在虎崖里乱追鸡。有二只小老虎特别可爱,那小美人抱起来玩。武宗好奇,躲在树丛之后慢慢走了过去。

  那小美人正在给小老虎理毛,武宗过去问:"你不怕吗?"那小美人头也不抬头说:"不怕,好玩着呢,给你也玩……"一抬头,见是皇上,忙跪下说:"不知皇上驾到,恕奴婢无罪。""无罪,快起来。"他出手拉那小美人起身,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奴婢叫力力。""这好。几岁了?""十四。""姑娘长到十四正是花开之时,古书上也记,十四到二十二岁是女人最漂亮之时。"他搂过力力说:"这里有趣吗?""有趣。""想不想玩更有趣的?""什么更有趣?"力力假装问他。其实这力力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故意装作不知,她想看这皇上会把她怎么样。

  武宗搂住力力,两臂用力,嘴已触到力力的头发,漂逸香人,一股冲动在他身上产生。他又说:"有趣的事,比如……"他想不出好名词,忽然见两虎相交,武宗指着两只虎说:"像虎那样有趣呀!"力力一见,脸颊通红。

  他把力力搂得更紧,力力也似乎温柔了许多,把头贴在武宗的怀里,只是嘴里嘟囔说:"皇上见一个爱一个,那里比得上老虎。""朕就这么可怕?比老虎还可怕?""奴婢不敢。只是说,你看这两虎都厮守有好几年了,有多专情。"武宗心中大惊:"如此小小年纪,竟然知道这么多。"他见力力那可爱的样子,哄她说:"小美人,你还不知道,朕是龙,龙不可与虎乱比的。"用手在她身后乱摸。力力说:"求皇上慢些,奴婢这是第一回。""联会小心的,你要疼就喊叫。"说完把力力放倒在草丛中,撩起龙袍,放开缰绳,不一会就见力力吃不消了,两只小老虎在旁边看,有只小虎还刁走了力力的内裤,在草地上乱撕乱咬。

  力力坐在草地上,看着猩红点点发呆。

  一幌眼三十多天过去了,武宗每日在豹房与美人乱淫。这边却急坏了张皇后。

  原来张后后最关心的还不是武宗,因为这个武宗是个淫帝,她是管不住他的。她最关心的还是生个儿子好保住自己的皇后位置。可惜三十多天过去,她的身子仍不见动静,她正为这事着急。

  张皇后的这一切让钱宁看个清楚,这钱宁自从江彬受宠后,他的地位一落千丈,本想替代刘谨统帅三军的位置,没想到让江彬轻而易举得了。所以他恨江彬,想借皇后的手搞垮他。

  这天,他见皇后又在叹气,就小心走过去,对张皇后拜了一下说:"娘娘近来心思特重,不知奴才可否分担?""这个你不行。"她看了钱宁一眼。

  "那可不一定。"钱宁把脸凑过来,神秘地对张皇后说:"可以在宫外想个办法,弄个孩子还不容易吗""这……"她有点犹豫。

  "这没什么可怕的,请娘娘仔细想,皇上终日不理朝政,万一百年之后,你没个依靠,可就完了。再说弄个孩也不难,你只需每日填肚就可以了。你不说,我不说,谁敢不信。"张皇后一想也是,要在皇宫站得住脚,必须有个孩子,否则皇上百年之后,她就完了。

  她又看了钱宁一眼说:"这事做起来要十分小心。""请娘娘放心,奴才拚着性命也要办妥。"钱宁跪在地上发誓。

  "请钱公公起来话话,这里不必拘礼。"她以前对这个太监并没有太注意,今儿见他肯为自己办事,想日后不可亏待了他。钱宁出宫后,让一宫女去给武宗报喜。

  武宗听说张皇后有喜,龙颜大悦,快步朝皇后住的宫殿走来。

  张皇后听宫女说:"皇上驾到。"马上躺在床上装做起来,见皇上进殿,故意起身。

  "爱卿莫动。"她刚要起身,被武宗拦住,武宗摸着皇后的手说:"听宫人说你有喜了?""臣妾一月不来红,想必有了。昨日让太医验脉,也说有喜。"皇后说完,故意把脸对墙,装出害羞的样子。

  武宗大喜,总算有后了,这么多年,后宫一万多美人,都没有给他留个根,今日皇后总算争气。当即喊:"来人。""奴婢在。""从今日起,告诉御膳房每日给皇后加三十俩银子,不,随便加。再告诉太医每日在娘娘后宫值宿。""遵命。"宫人跑去传达圣旨。

  这下可苦了皇后,她本来就没有什么喜,这么兴师动众,再让太医来值宿,等于把自己看起来了,这还了得。她对武宗说:"皇上,看把你急的,刚头个月,早着呢,用不着太医每日值宿。""好,就告诉太医每十天来一次。"武宗在皇后宫中呆了一会,就起身告辞。他从皇后有喜推断出自己还行,准备去豹房找美人行乐,也让她们都有喜给他生几百个儿女。

  到了次日,钱宁留进皇后宫中,小声对皇后讲:"都已安排妥,城外有个穷秀才的老婆刚死了男人,正巧也刚怀上身孕,奴才已给她不少银子,到时接来,安排住在一所房子里,请娘娘放心好了。"张皇后听后大喜,夸了钱宁几句。钱宁走后,张皇后感到肚里乱响,赶忙让宫女扶她进厕。她刚坐下,就发现来红了,大块大块的污血流出。她示意那宫女出去,找了些锦绸坠好,又把污血用水冲净。这一切正让宫女娟凤看个清楚,日后她给皇后带来了大祸。

  这天,娟风的对食徐美珠来后宫找她玩。这个徐美珠是豹房的女伶,是把吹箫的好手,堪称宫中一绝。她与娟风是同乡,俩人在宫中无依靠就结成了一对"夫妻",每过几日总要在一起厮混片刻。

  这天娟风正在收拾房子。忽然见美珠爬在窗上叫她。她赶紧出来,亲热地迎了上去,然后见四下无人,把美珠领到一个偏房,这里原本是宫女们住的地方,因为大多数宫女都去了豹房,这里就空了下来。每次娟风就把美珠领到这里,两人搂抱在一起,用玉棒如此一番。娟凤对美珠说:"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什么事?"女人之间爱说人奇事,只要闲得无事,就乱说起来,她非常感兴趣。

  "皇后报告皇上,说她有了喜。可昨天我还发现皇后来了红,她还用锦绸坠呢。""真的?""当然啦!""这事万一让皇上知道,可要被杀头的。这样皇后也就完了。""对了,这事你千万别说出去。平日皇后对我不错,宫中的事莫管。"娟凤劝美珠。

  "看把你吓得,我还能出卖你吗!"两人在偏房闹了三个时辰,这才又出来,见四下无人,各自回去。

  说来也巧,美珠刚从后宫出来,正要回豹房就碰见江彬。

  这个江彬可不是省油的灯,他仗着深得皇上的信任,可以随便进出豹房和深宫,经常在后宫和豹房与美人亲热。她知道,因为他是个有势的人,只要与他有染的美人,都会自动找他的。"有一次,徐美珠正在月下吹箫,江彬闻声而寻,在湖边找到了美珠。他见这美珠长得十分俊秀,悄声向前,脸靠香腮,百般柔爱。起初美珠以为是皇上,等睁开眼一看,才发现是江彬。

  她以为江彬是个太监,起身要走,不料被江彬拦住,搂过就亲。

  今天无意遇到江彬,令美珠大喜。两人亲热完后,将娟凤刚才告诉她的话一五一十又告诉了江彬。

  "什么?皇后有喜是假的?"江彬大惊,不过他马上又镇静了下来,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冒出一招鬼点子来。

  他对美珠说:"这种事还是少管为好,我们只要及时行乐。"江彬平日里与皇后无怨无仇,皇后如此动心机,也是为了她的利益。他只是想用这办法去勾引皇后。说真的,他对皇后早就垂涎三尺,现在有了这把柄,就不愁不把皇后弄到手。

  这只是个早晚的事,眼下他还顾不上这一切。两人又亲热一阵,才分头出去。

  走向豹房的路上,江彬心里还在盘算着,开始他与众美人亲热时,还怕留下种子,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没见美人身上有动静,他才放下心。从此更是放肆,连麝香袋也不带了。

  他嫌那味太重,让皇上发现有麻烦。岂不知他与皇上一样,由于太荒淫,已没有下种的希望。所以江彬在豹房和后宫,只有一次与一宫女有染后有孕之外,以后与其她美人有梁均无动静。就这个有孕的宫女,也让他弄了付药坠了胎。

  由于武宗整日只知与美人厮混,别的事就顾不上问了。这天,江彬约宫中女侠楚玉去郊外打猎,楚玉答应,在城外德胜门见面。因为他俩不敢公开约会,否则皇上不高兴。

  两人在德胜门见面后,一齐打马朝西山跑去。十月的山西正是红叶之时。

  在西山有处皇家狩猎场,方圆一百多里。这里有野鸡、狐狸、灰狼、金钱豹等动物。由于这里太大,也有胆大的猎户跑进偷猎。

  江彬与楚玉打猎,其实是为了比武,对猎物并不在意。他俩在山上打了二天,玩得很痛快,晚上两人笼上一堆火,就搂抱而睡。旁边有战马为他俩放哨,有个动静,马就会叫起来。

  到了第二天,楚玉醒来,她看了看江彬,给他盖了盖皮衣。

  在深秋的十月,虽然并不是太冷,但早上也是有些寒气,直到楚玉把烧好的肉和汤送到江彬面前,江彬才起床。

  "这时候了,你也不叫我一声。""奴家只是想让你多睡会吗。"她帮江彬穿着衣服。

  "这里风景真美,皇上百年之后,你我到此安家,生上十几个孩子。"他搂过楚玉亲了一口。

  "看你美的,到那时,我们都老了,那还能养什么孩子。"她端了一碗肉汤让江彬喝。

  江彬喝了一口:"真香,夫人的手艺真不坏。"吃完早饭,他两又上山去打猎,突然江彬发现前面有只金钱豹,就打马追了过去,在马上拈引搭箭,朝豹射去。

  "嗖,嗖"两声响,那只豹子倒地死去。

  江彬打马过去要拴那豹,他从豹身上发现有两支箭,他朝四下观望。突然从林子里跑出十几个人来,这十几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刘增、方术士和十几个刺客。

  双方只是谁都不认识谁。

  有个刺客说:"这豹子是我们刘老爷射中的。"江彬是什么人。他更横,张口大骂起来:"你们老爷算个球,这豹是我箭中的。""你怎么骂人呢?""骂人,老子还要打人呢。"伸掌就把一名刺客打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刘增说了声"上"。十几个人扑了上去,眼看江彬吃不住。

  这时楚玉赶来,见十几个人围住江彬,她下马打了过来。

  两帮人正打了个平手,难解难分。

  这时又从东西边走来一伙人,还有一顶轿子,里面坐着的正是刘美人。她见这边打起来,就让人抬过来看,见是江彬,心中大惊,忙喊道:"住手!"刘增见刘美人喊"住手",他让手下人别打,江彬、楚玉也楞在一旁。

  刘美人走下轿,江楚二人见是熟人,刘增一伙见是刘美人,双方都给刘美人拜说:"夫人。""你们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自己人。"她在官女搀扶下走了过来。

  江彬朝上走了一步说:"夫人,你怎么在这?""说来话长,你两怎么在这?""噢"江楚二人无言以对。江彬停了一下,忽然说:"我们出来打猎玩。"楚玉又问:"夫人,家里人可急死了,快随我们回去吧!""好吧!"刘美人又朝方术士一拜说:"多谢先生救命之恩,现家里派人一接,你们也随臣妾回家,好谢一谢。""不了,不了。"刘增说。

  方术士接这话说:"不了,既然家里来人接你,我们也放心了,以后有机会定登门拜访。"说完,这伙人消失在林中。

  江彬望着这一伙人,心中纳闷,这些人武艺高强,看样子非同一般,怎么与刘美人搅在一起。

  刘美人见江彬那个样子说:"臣妾正要回城,却迷了路,幸亏这帮好汉相救。他们是送臣妾回城的。""他们知道了夫人的身分。""没有。我只说是京城的大户人家,他们不知道。"众人一路无话,各自盘算着自己的小算盘,回宫后怎么对武宗交待。显然江彬与楚玉两人出来私自打猎,有说不清的嫌疑;而刘美人在外失踪三十多日,更是说不清。他们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不得不商议商议。

  刘美人问江彬:"皇上会发怒吗?""这难说。"江彬站了起来,对着远处发楞。他这个人冲杀可以,出主意就差点,他只好看楚玉一眼。

  楚玉慢慢说:"这些天来,皇上找不到你,乱发脾气,可能会惹皇上大怒的。"她故意吓住刘美人,她让刘美人听她的摆布,这样就可以掩盖住她与江彬私自出宫打猎的事。她见刘美人大惊,心想这一招见效了,又说:"不过吗,夫人也不必惊慌,事在人为。""怎么个为法?""这样,我们假装谁也没见过谁,我先回宫,让江彬陪着你,就说他半路打猎遇到你。这样我可以先摸摸皇上的底,不知夫人以为如何?"其实刘美人也猜出,楚玉想摆脱她自己,可眼下需要人家帮忙,只好委屈一下,先答应下来。"好,就这样吧,多谢楚妹。""楚玉说完,见都没意见,先打马回宫了。临走时,她对江彬深情地说:"夫人就交给你了,你进出城方便,又好玩,皇上会相信你的话,咱们宫中见。""注意路上有贼。"江彬也说了几句安慰她的话,最后看着楚玉的背影消失在田野边。

  "这姑娘不错,江总兵对她不错?"刘美人有点吃醋地问江彬。

  "我们只是出来打猎,大队人马在西山。"他一回头突然从刘美人又美又大的双眼珠中看出点什么,突然向刘美人:"我看那个先生又年轻又貌美,夫人和他在一起一个多月,不会是又被迷上了吧!"江彬也怕刘美人回到宫中乱说,因此故意拿话噎她。还真把刘美人噎住了。不过这刘美人与江彬以前有染,她在他面前也较放肆,于是爬在他肩上,用玉手捶江彬,口中说道:"你坏,你坏。"江彬乘势就搂住刘美人,站在旁边的宫女把脸背过去。

  过了一会,江彬对两个宫女说:"你们进到宫中不可乱讲,乱讲就拧掉你们的头当球玩。对于江彬的历害,她们见过,连连回答:"奴婢不敢多嘴。""这就好。"他又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银角递给这两宫女,吓得两宫女不敢要。"拿着,这银子叫你们不白拿,一路上你两照顾夫人辛苦了。回去有人问,你们就说迷了路,是好心人送回来的,别的就不要说了。""是。""只要你们听话,以后我江彬不会亏待你们。"江彬发现这两个宫女真有几分姿色,心中起了歹意。

  再说武宗听说刘美人回来了,心中大喜,忙让人传她进到豹房。见了刘美人,武宗搂抱住她看个不够,问刘美人,"你跑到哪去了,真急死朕了。""都是臣妾不好,让皇上担心了。"她给武宗深深地一拜,然后倒在武宗怀中说:"臣妾从邯郸回京,在路上迷了路,多亏遇到好心人送臣妾,才回到京城,不然此命休矣。"说完痛哭起来。

  武宗本想再审问她几句,见她哭成这般伤心样,便疼爱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朕为爱卿设宴洗尘。"他朝外大叫:"来人!""臣在。""扶刘夫人换装赴宴。""奴婢遵旨。"两个宫女过来,扶刘美人下殿换衣。刘美人从武宗身边走边,他从她身上闻到一股异香味,猛然想起"仙丹"来"夫人慢走。"刘美人回过头问:"皇上还有什么吩咐?""可还有那象樱桃一样的仙丹?""尚有几粒。"武宗一听还有几粒,忘情地说:"快给朕一二。""皇上,看把你急的,等晚上再说吗!"刘美人撒娇的退下。

  "哈!哈!"吃过酒席后,武宗喝得大醉,刘美人也不省人事,几个宫女扶他和刘美人进寝室休息。朦胧中,武宗醒来,刘美人给他喂服"仙丹"。这时,武宗精神大振,又一次从刘美人身上感受到"韵味"来,一连十几天不去别的宫中。

  说来也巧,江彬见刘美人又深得武宗宠爱,使他又没什么事,他这才想到张皇后来,该是勾引她的时候了,于是朝后宫走来。

  当他快到后宫张皇后的寝室时,忽然他发现钱宁从皇后的寝室出来。他立刻警觉起来。

  "他到这干什么来了?"他见钱宁走远,才露出身来朝后宫走进。突然他停下脚步,心里盘算怎么去勾引张皇后,万一这里面有什么蹊跷……还是让美珠探个底,所以他又回到豹房,直奔教坊去找美珠。

  不到教坊,见美珠正在练箭,他示意让她出来。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让别人看见有多不妥。"美珠害羞地说。

  "什么妥不妥,除了皇上,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他拉着美珠,来到僻静之处,美珠就搂住他。他对美珠说:"今天有事同你商量。""是什么事?""你不是说过皇后有喜是假吗?

  "是的,你问这干什么?"美珠睁大眼睛问。

  "看你这样子要把人吃了。"江彬搂了搂美珠又说:"是这么回事,钱宁到处收集我的黑材料,今天我发现了他一个秘密。上午我去后宫传皇上的旨意,正巧看见钱宁从皇后寝室出来。""这有什么奇怪,太监进后宫是正常的,你去后宫却是怪了。"美珠又奚落了他一顿。

  "我见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不像是有正经事。"他见美珠不理他,江彬猛的跪在地上求美珠:"珠,钱宁万一搞倒我就完了,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就不起来。"美珠开始还挺自豪,转眼一想这还了得,一个除了皇上就是他的人,拍一个巴掌,也得吓死人的人,给她跪下,这还成体统,还了得吗?她吓得赶紧拉起江彬,直到她答应,江彬才起来。江彬凑到她身边说:"你帮我这一次,每天我都到你的房间去亲热,还给你好多珍品。""骗人。""谁骗你是小狗。"说着两人进了山洞,江彬把身上的长衣解下铺在地上让美珠躺下。她只觉得一只温柔的手触摸着她的身子,在梦幻中,她静静地躺着,然后又颤抖起来,身上薄薄的绸裤被向下拉脱,直到她的脚上。这一切都在沉睡状态中过去,直到完毕,江彬对美珠说:"你想办法弄到皇后来月经的证据就行。""我怎么去弄。""嗨,你怎么了,你不是与皇后身边的娟风挺好吗。让她帮个忙,就说我求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个金戒指,递给美珠说:"你一个,她一个,事成之后另有重赏。""事成之后,你可别把奴婢忘了。""怎么会呢!"晚上你还在这里等我,我告诉你。""好吧。"他在她脸上猛亲了一口。

  "美的你。"看见美珠离去的身影,江彬还想着怎样对付钱宁的办法。

  到了晚上,江彬来到老地方。不一会见美珠来了,江彬走上去搂住她。美珠告诉他:"听娟凤讲,皇后这些天几乎每天都与钱宁来往,还说什么孩子的事。她答应下月给搞个皇后用过的经血绵绸囊。"两人亲热了一会,美珠又说:"娟凤问谁打听此事,我说是皇上,差点把她吓死,后来我说是你,她说有机会见见你。""好呀,我对所有的美人都不拒。"他见美珠不高兴,又说:"当然你是第一,有了你,别的美人都靠边。"江彬原本想勾引皇后,现在见皇后与钱宁搅在一起,他便产生了一种报复心理,非要在这事上弄个水落石出,整整这两个人。既然自己得不到美玉石,别人也休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