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张皇后假传生 子露经血阴谋揭破
章节列表
张皇后假传生 子露经血阴谋揭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江彬从美珠那里得知皇后与钱宁的事,心里已猜出这两人玩招术欺骗皇上,他假装不知,要等戏演完时才揭破。

  于是江彬赶忙来到东厂。这时的江彬已掌握东厂的锦衣卫的大权,只有西厂在钱宁手中。但是西厂是负责皇宫外围的事,要入宫,必须经锦衣卫同意。

  江彬把东厂的头子牛生福和锦衣卫副督监史朝找来,对他两说:"以后你们要多注意钱宁的动作,尤其他往宫里带东西,要随时向本监报告。""是。"这两人都是江彬的心腹,那敢不听。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是九个多月过去了。这天江彬正在与小红姑娘T情,原来小红也渐渐受到冷落,江彬就乘虚而入,与她勾搭成奸,突然有个小太监进来报告:"江爷,史朝来报,说钱宁领着一个女人进了宫。""带一个女人进了宫,为什么不拦住,快传史朝进来细说。"不一会,史朝进来:"江总爷叩拜。""哪个女人长得何等模样?"史朝看了看旁边的小红,心想这江总福气真大,皇上吃剩下的他都敢要。见江彬问他,他才说:"那个女人中等身材,长相不错。""为什么让生人进宫?""钱宁说是他的远房亲戚,呆一会就走,下官不敢拦他。"史朝胆怯地回答,说完又用眼看了小红一下。

  "抓不抓?"史朝问。

  "抓个屁,你就知道抓,凭什么抓?你老娘就不进宫吗?"江彬大骂了史朝几句,然后又说:"以后要跟紧些,弄清他们做什么事,再来报告。""奴才明白。"史朝退出房去。

  这个女人正是钱宁找的穷秀才的老婆,钱宁把她接进宫中,本想让她住在宫中。张皇后告诉他:"不能住,宫中江彬的耳目甚多,这事他肯定知道,现在赶快送出去,以后有机会接进来。要不把孩子在宫外生下后,把孩子接进宫中,免得出差错。""奴才明白。"钱宁马上把那个女人又送了出去。其实这钱宁根本不傻,他把这个女人接进宫中,想试一下宫中的反映,看有没有人监视他。果然他的心腹向他报告,史朝去找江彬。

  钱宁听后,大惊,心想,此事难办矣。

  半月之后,这个女人果然产下一子,钱宁让人送过许多补品,留下孩子,就把那女人带到乡下去了。也有人说,钱宁把那女人杀了。

  这天钱宁与张皇后正在商议对策,他指着张皇后的鼓肚说:"明天你必须生了,今晚我把那孩子带进宫中。"张皇后点头可以,两头去准备。

  到了午后钱宁让心腹太监准备准备,上街去买东西。他自己也坐了一顶轿子跟随出宫,把那孩子接来放在轿子里,这孩子刚出生不久,又怕他哭出声来,哄他睡熟放在小箱子里才又放进轿子里,这才进了宫。

  来到宫门口,锦衣卫问干什么的?

  有个小太监说:"这是钱爷的轿子,你们也敢阻拦?""钱爷?什么钱爷?"说着要打开轿子看。钱宁从轿口伸出头,把那个锦衣卫骂了一句:"狗奴才,连我都不认识么?""噢,是钱爷。史爷有命,凡进宫一律都要检查。"放屁,我的轿子也查么。""奴才不敢,奴才不敢。"那个锦衣卫刚才已查过几个太监抬的柜子,里面只有些烂东西,什么也没有。他那知道,这是钱宁玩的招,故意让人抬两个大箱子,让锦衣卫查。结果什么也没查到。现在钱宁发了脾气,也不敢再查了。这个钱爷也是个出了名的刁货,权力也大,没人敢去碰他。

  钱宁把孩子带到张皇后的宫中,然后叫人速速准备,有的去传太医,有的去报告皇上。

  武宗听说张皇后今晚要生了,喜得眉开眼笑,这是第一次作父皇,他当然很高兴了,他要亲眼看看这个皇子是怎么生出来的。可是,当他赶到后宫时,刘太医已说:"恭喜皇上,皇后生了个龙子。"武宗大喜,闯进宫中,见张皇后头上蒙着一个锦绸,在床上躺着,看着旁边躺着一个小家伙,他逗了逗,说:"小龙子多象朕呀!"又对太医说:"从今天晚上开始,昼夜太医在此值宿。""臣遵旨。"这回张皇后不反对了,她在脸上露出得意之情,她没想到,这出戏这么顺利。

  可是她又想错了。等武宗回到豹房,全宫里外都知道张皇后生了个龙子。江彬得知后,大惊,马上召史朝来豹房见他。

  不一会,史朝来到。

  "给总爷跪礼。""起来,这几天钱宁可有动静?"他着急地问。

  "有,昨天钱宁乘轿进了趟宫。在此之前,有几个太监抬着两只箱子。"史朝还没讲完,江彬就问:"里面装有何物?""小人感到奇怪的是,这几个太监都是钱宁的心腹,他们抬的箱子什么也没装,只装些破烂衣服。"史朝又凑了凑身说:"小人怀疑在钱宁的轿子里装有东西。""为什么不早说。"史朝吓得跪在地上说:"小人在豹房找了遍,也没找到总爷。"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江彬让史朝先回去,然后拿出娟凤交给他的前上个月皇后用的经血锦囊,里面装有张皇后擦经血的污秽物。他在鼻子上闻了闻,冷笑两声,然后揣在怀中,去找武宗。这里武宗正与李贵妃和刘妃几个美人试用"仙丹",正玩在兴头上,武宗见是江彬,就用被子盖住几个美人问江彬:"有合事来打扰朕吗?""臣有一万分急事,要向皇上禀告。"武宗不耐烦地说:"在殿外等传,两时辰之后再来。""是。"江彬只好出去。在门口正好碰到楚玉,她问江彬:"有什么事?""我来有事向皇上禀告。""你来的可不是时候,到我房间去吧。"江彬只好跟楚玉进了她的房间。

  江彬与楚玉虽然相好很久,但他从未到过楚玉的闺房,他在闺房里看了好半天,只见屋里香气撩绕,古玩满格,黄金作砖,紫气重重,横锁平临,瑞霭倥偬。壁挂宝刀,垂吊彩缎。

  碧月寰帏,云横太极。红云缥缈,残星犹在。

  他自言道:"如此闺房令人心醉。"两个人在闺房里闲谈完之后,江彬告别楚玉,来到武宗宫里。

  "什么事,这么急?"江彬看了周围几个宫女,武宗示意她们全出去,回避一下。

  宫女出去后,他小心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递给武宗。

  "这是什么?""皇上看看就知道了。"武宗接过包,打开来看,见是些带血的污秽物,脸色一沉说:"这是什么意思?"江彬走上前,从包里掏一块带血的污秽物说:"皇上这是皇后的东西。"武宗更是一惊,他想了一下又说:"这有什么奇怪,女人生孩子当然有不少这样的东西。""禀告皇上,这不是生孩子,而是经血。""什么,是经血?"江彬见皇上迷惑不解,才又说:"这是张皇后两个月前的经血。"武宗脸一沉,生气地说:"这是什么意思?"江彬说:"是这样的,前个月皇后还来了经血,这是她身边的宫女娟凤提供的物证。""你……""臣知道皇上心中难受,可是这事关系到皇上百年之后的皇位,臣不能不管。"这还用说吗,江彬这意思明显地告诉武宗:"这孩子是别人的,皇后来了月经根本没有怀孕,她是欺君。""对这种事臣本不该多问,可是见宫中有人对皇上不忠,臣岂能坐视。"江彬这句话,把武宗激怒了。别的事,要钱要物,都可以,但他最不能容忍别人欺骗他。

  "来了。""臣在。"进来两个侍卫。

  "去把张皇后抓来。"江彬听说把张皇后抓来,这不行,他对皇上说:"这事还不可急躁,皇后硬不承认怎么办?要是把娟凤暗杀了又怎么办?""依你说?""以臣之见,这事要问个水落石出,否则谁都敢骗皇上了。"他又浇了武宗一身油。

  果然武宗更是大怒,让人把太医、娟凤等人传来,包括徐美珠。

  江彬又说:"听说这事钱宁是主谋。""钱宁是主谋?"武宗更是大惑不解,钱宁跟他二十多年,对他还忠心耿耿,怎么会背叛他呢?可是江彬说钱宁是主谋,这事看来又不能不信。于是他下令让侍卫把钱宁也看起来。

  张皇后这边还挺得意,她没想到事已败露。当她见身边的宫女娟凤召到皇上宫去时,还真有点担心起来。她让人去找钱宁,来人答复,钱宁已被看管起来,她让人去找刘太医,说也被皇上召去。

  她真后怕起来,知道大事不妙,万一事情败露,非丢了性命不可。她越想越怕,让人们都去打探消息,小孩子躺在床上无人管,哇哇大哭。

  后宫乱成一团,有精明的人都准备收拾行李,想溜了;还有的把皇后的首饰也偷走了。

  这时武宗见人都来齐了,亲自审问,他问娟凤:"这团污秽之物可是皇后的?"娟凤吓得左右为难,她当初不知此事会闹这么大,否则是不会出卖皇后的,她见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就一头朝宫柱子上撞去,立时头破血流,脑浆四飞,倒地死去。

  武宗见娟凤死去,知道这事已是真了,挥了挥手,让人放在一边。然后又问美珠:"听说这包污秽物是你从娟凤那里弄到的?""是奴婢从娟凤那弄的。""当真?""奴婢不敢撒谎。"武宗让徐美珠在供状上画了押,按了手印,叫人收起,让美珠退下。然后又问刘太医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太医说:"张皇后的确没有怀孕。""为何不早禀告朕?""皇后不让,她说事成之后有重赏,臣因怕失去官饭,就没有报告。臣罪该万死。""站了起来,在供状上画押吧。"武宗也让刘太医在供状上按了手印,然后又让人传钱宁。

  钱宁进到宫中,见刘太医、徐美珠站在一边,地上躺着娟凤,心中已明白事发。忙跪下:"皇上万岁!""你可知罪?""臣知罪,臣罪该万死!"钱宁知道,到这份上想赖是不可能的,只有全招了,而且也在供状上画了押。

  "传张皇后。"不一会,张皇后也到了,她见旁边站了不少人,娟凤躺在地上,头上流着血。也猜出事已发。

  "抬起头来,朕对你不簿,为何欺君?"武宗问她。

  "臣妾罪该万死,只因盼子心切,铸成大错。"也在状供上按了手印,供认不讳。

  都已承认,此案水落石出,武宗当堂宣布:"徐美珠报案有功,晋升为妃,"美珠赶快跪下喊"皇上万岁!"其实这也是江彬的点子,故意说通皇上。

  "钱宁主谋,罪该万死。念其在宫中服务多年,有侍驾之功,发配到南京陪都菜园种菜,"钱宁爬在地上喊"皇上万岁!"可是他那里知道,他前脚发配,后边江彬就派了心腹,对他下了毒手,死了还不知何人所使。

  "张皇后身为后宫之首,犯有欺君之罪,念其倘有悔过,打入后宫豹房省过。"这个张皇后也真惨,她在豹房受尽了折磨,脚刚迈进,江彬就跟了进去,以暴力强占了她的身子。这之后,每过几天,江彬都要来几次,在她身上发泄,终于她有一天无法忍受屈辱,含恨自尽。

  还有那个小孩子,刚刚十五天,也被武宗下令让太监用绳勒死。

  几个与皇后、钱宁有关的宫女、太监,知情不报,秘密参预,也都判了极刑,被下令扔到虎崖和狮山里,被老虎、狮子撕成了碎片。

  娟凤本该重赏,只因不惑自尽,让太监们拉到城外厚葬。

  处理完这事,武宗才喘了口气,他感到更冷清了,仿佛一夜之间,人与人之间产生出许多恩怨来,这世上好像没有可信任之人。不过有刘美人、李夫人、小红、云儿等一般妃子们陪他,很快他又忘记了,沉于酒色之中。

  江彬作为在争宠中取得胜利的优胜者,更是骄横无礼,除了皇上,他谁都没看在眼里,照样在后宫与众美人来往,楚玉劝过他好几次,这样下去,万一事发,他连种菜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江彬一点也听不进去。

  楚玉见状,也就懒得去管他,她知道这个男人太好色。她已看透这世上一切事,男人们为争天下,为争宠,比女人更狠得多,这个江彬总有一天连她也会干掉。

  过了几天,江彬又给武宗献计:"皇上这几日挺辛苦,豹房里这么多美女,宠幸不过来,臣有一计。"武宗正在不高兴,听江彬有一计,忙问:"什么计?""可令美人们在头上插花,皇上每日放一只彩蝶,此蝶落在那个美人头上,就可选那个美人侍寝。""好主意!"武宗立刻下令,照江彬的计策去行事。

  圣旨传下后,各宫妃嫔都去准备,有的先动手从花园里采花,有的动手晚了就到外面去买。有个叫赵琴利的女伶更是有绝招,她不采奇花异草,还偷偷在花上洒些香粉和蜂蜜,试图要在众美中显露一手,获得武宗的宠爱。

  这天豹房女官都来报告,各宫妃嫔美人都已准备妥当,单请皇上放蝶了。

  武宗听了大喜,立刻让人提着装彩蝶的金箱,在江彬和楚玉的护卫下走进豹房宫。武宗看了台下的众美,果真是:奇花异草,草木交加,蓊然蔚然,舒目赏心,酥脉丰隆,花茂玉白,木香樱桃,团花憋衣,艳妆妇人,声噪雀鸦。满宫是矫,吐恋红辉。莺喜绸缪,花枝领芳。温柔乡里,亦愿春光。

  九曲遗音,惟有水深。梦江颜色,欢在今宵。佳丽沉醉,玉人销魂。房边日晖,池前春燕。含露桃花,临风杨柳。

  看着这些美人,武宗真有点难采了,因为看东东美,看西西丽,远看一片花丛,近看苔痕纵横。几次武宗要把手中的彩蝶放出,却又停了下来,他不忍心只选出一个美人来,恨不得搂将众美享受个遍才解气。

  可是身边的女官几次催武宗放蝶,最后武宫只好拉开箱门把彩蝶放出。只见彩蝶展出双翅,轻轻飞出金箱,似停似飞,连彩蝶都迷住了,不知落在哪里为好。

  只见彩蝶又飞起,朝赵琴利头上的奇花落下。女官立报武宗,名花有主,请皇上入寝,武宗大喜,搂过赵琴利进了寝室。

  由于武宗用了"仙丹",竟然一个赵琴利不够他使的,只得传报,让女官再放两只彩蝶。最后一连放了五只彩蝶,武宗才伸展两肢,深感满足。

  到了第二天,武宗又放彩蝶,他奇怪的是,彩蝶又是落在赵琴利的奇花上。

  "这就奇了,怎么蝶儿又选她?"可是龙言即出,是不好反悔的,只好传宫女带赵琴利侍寝。

  更奇的是一连三天,彩蝶都总是第一个落在赵琴利的花上,武宗便传赵琴利来问话:"你叫什么名字?""奴婢叫赵琴利。"武宗在宫中来回渡步,他又问:"你采用什么办法,吸引彩蝶落在你的花上。"他见赵琴利有点不安,又说:"朕不是怪你,只是奇怪。""奴婢只是在花上抹了些香粉和蜂蜜。"她慢慢又看了皇上一眼,心中挺害怕,皇上和自己已是三日夫妻了,怎么还如此待她。

  "妙着!"武宗拍了案板。

  "奴婢只是想点奇招。"琴利又说了一句,还偷偷往众美身上看。

  "好聪明的美人,朕就封你为花妃吧!""谢皇上。"下边众美更是惊叫之奇,对赵琴利羡慕不已。也有手快些的,来了个模仿,也把些香粉和蜂蜜之类的涂在花上。一时间,整个豹房奇香奇味,如果要拈了,三日不散。

  可是有一日,女官突然传来圣旨:皇上停止放蝶。为何,原来这个武宗是个好奇好玩的皇帝,他又玩腻了,想变个法玩别的。

  有人让他仿汉帝玩羊车,他说早玩过了,没大意思。还有人说玩捉迷藏,抓住了那个美人就让侍寝,可这些美人,为讨好他,故意让他抓住,也没意思。

  还是小红出了个主意,干脆去青楼,青楼里藏美卧秀,或许有好玩的事。武宗听了大喜,当即传江彬进宫。此时江彬正在豹房与众美寻欢,听说皇上传他,赶快穿好衣服往外走,路上还寻思,这个皇上找他准是又想出了什么点子来。

  见了武宗,江彬上前一抱拳问:"皇上万岁!""不必拘于礼节,朕这几日又有点饭食不香,你可为朕打听到有何好玩的事没有?"武宗一句话问得江彬不知措然,不过这家伙早已猜出皇上找他的原因,赶紧说:"臣听说京城新来了个舞女,外号叫一枝花。""品相如何?"武宗听说有这么个美人,有点急不可待。

  "为京城一绝。"江彬还故意用眼描了武宗一眼,那意思还真是很像回事。

  武宗一听,马上对江彬说:"速速随朕访美。""臣领旨。"这一天晚上,武宗带着江彬、楚玉以及另外三个侍卫,化装成商人模样,偷偷出了豹房,朝青楼奔去。这个青楼原本是太监刘瑾开的,刘倒台后院主另投钱宁,钱宁出事后就充了公,被一个姓张的商人买去,经过装修,成了官家妓院,是专门为京城高官和权贵子弟开的娱乐场所,不巧的是,武宗这天来时,正好一枝花被一官宦子弟出高价聘去陪玩了。气得武宗当场大骂,被江彬等人劝开。

  没找到美人,这令武宗大为恼火,他带着江彬、楚玉等人满街瞎转游。走到小吃摊前就吃些小吃,武宗长在宫中,有的小吃吃过,有的却没有吃过,吃到高兴时就忘乎所以。

  这时他听到前面有些吵嚷声,赶忙过去看热闹,被江彬拦住:"都是市井之徒,皇中莫去。待臣看看,再行禀报。"不一会,江彬回来禀报:"是个贵家子抢人家的闺女。""这还了得,堂堂京城,竟发生这种事?朕要当场判这案子。"武宗不顾江彬、楚玉的阻拦,上去抓住那贵家子的衣领大喝到:"抢人良家女子,还有无王法?""王法!"这贵家子上下看了武宗几眼,傲慢地问:"你是干什么的?敢管老子的事?""放肆,你也敢称叫老子。"他想发作,但看见有十几个打手朝他走来,竟然吓住了,朝江彬等人看了一眼。

  楚玉走了过去,劝住武宗,她问那贵家子:"抢人良家女子天理不容。"这贵家子见楚玉是个秀丽模样,便放肆地说:"哈嗨,来了个美人。"说完就用手去摸楚玉的脸。没想到楚玉来个老鹰擒小鸡,一下制服住这个贵家子,对他的十几个打手说:"别乱动,动一动,就拧掉他的头。"说完稍使劲,听那贵家子喊疼:"别动,别动!"十几个打手见公子被擒,站着不动。忽然有个师爷问楚玉:"好汉莫动手,有话好说,你们是那个山上的?""少废话,把那女子放了。"楚玉不饶他们。

  师爷一看,手一挥说声:"上。"十几个打手蜂涌而上,可他们那里是楚玉的对手,只见楚玉一手抓住那贵家子,一只手打这些打手,竟然把十几个打手打倒在地。师爷一见遇到高手,忙又过来求情:"小人不识英雄面,饶了小人这遭,下次不敢。"说完示意放了那良家女子。

  楚玉见放了人,她手一松,也放了这贵家子,说了声:"滚。"这伙人爬起来就跑了。这女子走过来。跪在地上给楚玉磕头:"谢公子相救。"她不知楚玉是个女的,当成了公子。

  楚玉扶起这女子,对她说:"要谢我家老爷。"那女子走过去对武宗跪下磕头:"多谢老爷相救!"武宗扶起这女子,仔细一看,大惊失色,原来这女子长得十分秀美,粉脸黛峨,樱桃朱唇,素手玉臂,柳腰细身,尤其一双大眼睛更是能传情,武宗只看了一眼就觉酥了。如此美女子,别说贵家子抢,连朕要都要动手的。想到这他竟然失态,口称:"美人何不随朕进宫去。"其实这美人不是别人,正是名满京城的"一枝花"。她原来只是卖艺不卖身,答应这贵家子陪着玩玩,没想到这公子哥把她弄到妓院里来陪身玩。"一枝花"不从,引起了争闹。此时正巧武宗带着人走过来,从贵家子手中救了她。对此,"一枝花"是感谢武宗的。当她与武宗对看时,猛然间她发现这个人相貌威严,透出一股英气,因为武宗的母亲就是个绝色美人,在他身中也多少透出些美男子的气质来,一下子"一枝花"对武宗并不那么反感。

  当"一枝花"听武宗说:"带她进宫。"她吃了一惊。她猜想这个公子最低也是王爷家的公子,她想不到这就是皇上爷,只是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武宗见"一枝花"低头不语,顿觉有门,就开导她说:"你的美色名满京城,是应找个天下第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你,如果跟了那个王爷的公子岂不是很屈色了吗?"江彬、楚玉等人,见皇上与"一枝花"谈得极热火,就躲得远远的。

  "一枝花"心里犯嘀咕,她又看了看远处的江彬、楚玉等人,心里更是琢磨不透这伙人。尤其刚才楚玉一顿拳脚,一只手就打几了贵家子的十几个打手。看这公子眉清目秀,满脸的丽质气、功夫这么好,这伙人不是京城一般的王爷子弟。

  她干脆直接问武宗:"你带我到哪去?""当然进宫了。"武宗也顾不也其他,直说起来。""进宫?""是的。""那个宫?""当然是皇宫,……"武宗觉得有点太露失身份,掩住口,直结巴。

  "一枝花"开口问:"你都不敢讲你是哪的,我怎么相信你呢?"武宗见瞒不住了,只好说:"你随我走就是,朕不会害你。""一枝花"把"朕"听成了"真"。她想了想,答应随武宗走,条件还是卖艺不卖身,她想弄清楚武宗的身份。

  武宗见"一枝花"答应了,把手一挥,江彬、楚玉等人过来。江彬拉了拉武宗的衣角,低声问:"你,你带她去哪?""当然进宫。""这怎么行?"江彬吃惊。

  "这怎么不行,朕还没这点权力吗?"江彬又说:"爷,不是这意思,我是说把名满京城的舞女带到宫中,怕人说闲话。""谁敢,看朕不割了他的舌头。"江彬一看,皇上是铁了心的,又对楚玉说:"你去说皇上。"楚玉白了江彬一眼说:"这是皇上自己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说完先回宫了。

  武宗在前面领着"一枝花"走着,来到皇城根,"一枝花"问他:"你住在这?""是呀。""这不是皇宫吗?""对呀。"武宗还想说什么,就在这时,从前面走过几百个人来,这些人在先前那个贵家子带领下,朝这面走来。

  忽然他们停下,指着武宗大叫:"就是他,刚才把少爷我打了一顿,还抢走了少爷的美人,快给我上。"一下几百人一下子围住了武宗几个人。

  武宗这时急得直跺脚,楚玉刚刚进宫去通报,虽然还有个江彬,他的武功不如楚玉,看来要麻烦了。

  江彬大声叫道:"你们要干什么,要造反吗?"这二百多人停下不动,看着那贵家子。只见他大叫:"不要怕,出了事本少爷为你们作主,给我上。"几个打手先冲上来,被江彬打倒在地,无奈人太多,他护着武宗和一枝花后退,眼看没去路了。已经有打手抓了武宗一把,武宗的几个侍卫也被打倒在地。武宗一看再打下去,这些人真敢把他往死里打,只好大喝一声:"住手,你们知道朕是谁吗?朕就是皇上。""皇上!皇上!"这些人停了下来,那贵家子大叫起来:"别听他的,他怎么会是皇上,我怎么不认识,打呀!"江彬也急了,大叫:"他真是皇上爷,你们找死吗!"这伙人又不敢动手了,那贵家子又大叫:"他敢假装成皇上,别听他乱说。"江彬一看,这些人不听,再这样下去非坏事不可,他本想掏腰牌,这种腰牌是率领东厂、西厂和锦衣卫的凭证,可是他带皇上出宫这东西忘带了,放在宫里,他一急,打出包围圈,跑进宫中去搬救兵。

  这伙人把一枝花抢过去,把武宗和另一个侍卫捆了起来。

  押到那贵家子面前,这个贵家子打了武宗一个嘴巴,还说道:"敢假冒皇上,还敢抢本公子的美人,带回去!"就在这时,从宫西边来了一队人马,有个官坐在轿中,在卫兵的护卫下走过来,要进宫去。他就是兵部尚书杨一清。原来杨一清还有事要进宫去。他见边撕撕打打,就让人过来看是怎么回事,还没下轿,就听有人叫他:"杨爱卿,快来救朕。"杨一清见是皇上被捆,大惊,连忙走过来,跪下就拜。他一抬头,见皇上被捆,大叫:"你们反了,敢捆皇上,来人,把他们拿下。"一百多带刀拿枪的护卫兵,把这些人拿下,别看贵家子带了二百多人,可在官兵面前,个个如鼠,何况误捆了皇上,这可是杀头之罪,早已是爬在地上,给皇上磕头求饶。

  贵家子见真是皇上,也吓得自己打起嘴巴来,求皇上饶命。

  "拿下,统统拿下。"武宗大叫,他又对士兵说:"这两人别拿,自己人。"一个是一枝花,另一个是穿便衣的护卫。

  这时江彬也带着四五百官兵,骑着马从宫里杀了出来,见这些人已被捉住才松了口气。

  江彬让人把这些人押入大理寺,一一作了处理。这贵公子说来也巧,他叔父正是张永,这张永也是太监,平日作恶惯了,他仗着张永的权势横行霸道,从来没人敢惹他,今天撞在枪口上。江彬让人好好看管这伙人,他赶快给武宗请安。因为他担心武宗会猛克他一顿。

  不过,武宗觉得这没什么,很好玩。他把一枝花带进宫中,一枝花到了这个地步也没办法,只好凭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