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天坛起事闹春宫 义军血洒满京城
章节列表
天坛起事闹春宫 义军血洒满京城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拦住杨一清去路的人马,不是别人,而是刘增。以前刘增的父亲刘健曾与杨一清是好友,此时刘增已与南昌朱宸濠相联手,寻机起事,他带领二十几个人联络河北英雄好汉,准备在一年一度的天坛祭天活动中刺杀武宗,他已联络好河北英雄好汉刘六、刘七等人,他先带人进来刺探情况。

  刘增带着人来到莲花池一带,正好遇见杨一清带着家人凄惨地从此走过。他叫人拦住了杨一清,来到杨一清的车前。抱拳问侯:"叔父大人可好!"杨一清见是刘增,心里才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是江彬这个奸臣带人追杀他来了呢。见是刘增带了这么多人,他惊问到:"贤侄这是上哪去?"刘增当然不敢泄露机密,只是说:"昏君当道,忠臣被杀,各地义军纷纷起事。"他还劝杨一清与他联手,反了这个昏君。

  杨一清大惊,他虽然屡遭奸人间算,对武宗有看法,但他宁愿自己被杀,也不做让人骂的"乱臣"。他还劝刘增贤侄,你的事叔父我不管,但我还是劝你不可妄动,大明气数还未到尽时,你要多保重。"刘增见劝杨一清不成,就护送他离开京城回乡。也多亏刘增的护送,否则杨一清也成了刀下之鬼。原来武宗赶走杨一清后,江彬就进了豹房,他对武宗说:"这个杨一清如果不为大明朝所用,是不可以留下的。万一他要是投靠了叛军可就麻烦了。"武宗听后,让江彬带人去追杀杨一清。只是派去的锦衣卫见杨一清在刘增等人的护送下,没有机会下手,就偷偷跟在他们的后面。

  这天他们叔侄来到沙河,杨一清对刘增说:"别送了,贤侄多保重。"就在这时,有个亲兵过来对刘增说:"刘大人,后面有一哨人马偷偷围上来"。这哨人马正是江彬追杀杨一清的那伙人,他们已准备在沙河动手,杀掉杨一清。刘增一看,前面有一队人马也围了过来,想必今日免不了有场血战。

  杨一清劝刘增快走:"贤侄请先走走,他们是冲我来的。""不,叔父还是你先走,我来掩护,他们拿我们怎么不了。"刘增让几个亲兵保护杨一清,他带着二十几个人杀了过去。

  这刘增从小练武,练得一身好武艺,二十多个棒小伙子别想靠近他一步。他见今日追兵并不是太多;加上前面的围兵,也就有四五百人。而他带了二十多个刺客,个个是以一当十,这四五百人想打过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两军混战,只杀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这杨一清见刘增他们杀得挺苦,他在众亲兵的保护下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他不忍心刘增为他作出牺牲,劝身边这些亲兵别管他。

  毕竟敌众,刘增二十多刺客,也有几个倒下被杀,眼看不行了。刘增让人保护好杨一清,上马撤退,他和其他人在后面掩护。明军紧追不舍。

  就在这时,从沙河东面又杀过一队人马,杨一清一看要坏事,可是刘增高兴起来了。原来这伙人是刘增联络的河北好汉刘六刘七二兄弟。他们本来是与刘增说好在京城会合的,走到沙河正巧遇到这场撕杀,他们带有三百多人,从东边往明军队伍里一冲,加上刘增从中间往外杀,二三百明军就死的死,伤的伤,剩下十几个人狼狈而逃。

  刘增与刘六、刘七二兄弟合在一处,带他俩来见杨一清。

  "两位英雄,这是明兵部司马杨一清先生,现遭江彬等奸人陷害,被解职回乡。"刘增给他俩介绍。

  "老先生受惊了。""多谢二位好汉相救。"大家见过礼后,又在一起说了几句,杨一清还是不肯落草,大家只好洒泪而别。杨一清继续南下回镇江,刘增与刘六刘七二兄弟带着人分头进了北京城。

  他们约定,在良乡集合。好在沙河离良乡不远,半天就到了。这里是他们发展基地,各村都有义军,专等一声号令,就可集中起来形成一支强大的军队。刘增来到良乡赵家庄住下,与刘六刘七二兄弟人仔细商量了进京的计划。原来明朝在每年十二月初一都要在天坛杀畜祭祖,他们准备利用这次机会,在天坛伏击武宗,四下已联络了上千名义军。

  刘增与众英雄见过面以后,他说了自己的打算:"我们不妨先进城摸一下情况,一是了解武宗祭天的具体时间,二是熟悉一下具体环境。三是最好在南郊天坛附近村子里建立关系,你们一千多名弟兄能悄悄隐藏起来"。

  刘六说:"刘兄说得有理,正好我有个老乡叫张福,在宫中当太监,负责洒扫之事。听别人说,他早就对明朝不满。""太好了。"刘增又对刘六说:"刘大哥这事就这么定了吧!咱们进京闹他个天翻地复。"刘六问刘七:"你看怎么样?""这事成。"刘七是寡言的人,但他人很仗义,功夫又高,许多事他都听六哥的。

  说起这刘家兄弟够惨的,他们的爹妈也挺有意思,生下他们就按一二三四五六七排。这可能是庄稼人不认识字的缘故。

  明朝武宗时横征暴敛,强占民田,仅在河北就抢占民田16700多倾,建皇庄19处。为了修建皇庄,强拆民房、强挖民坟,还要强拉民夫,强摊差税,那真是:郡县烦疲,人民愁苦。整天道上闻号哭之声。搬木运石。起初只点精壮劳力为夫,到后来人手不够,连妇女、儿童、老人都点到工地为夫。一处皇庄修建下来,死尸填街,哭声不绝。刘家五个弟兄都死于修建皇庄劳役之中,刘六和刘七只因在边关为兵,才免于死。

  当时在河北流传这样的话:土木伤民命,明家伤更多。

  死尸填作路,流血漾成河。

  哭声时遍野,怒气可冲天。

  试问宫成后,君王辇几过。

  明王朝对百姓的残酷剥削和压榨,迫使农民多次举行起义。刘六、刘七从军归来,看到五个哥哥死于筑皇庄之中,联络八方农民,准备向明王朝再次发动进攻。

  这天,刘增和刘家兄弟十几个人装成商人混进北京城。在城南永定河边有赵记饭馆,又称"醉八仙",是有名的老字号酒店。这个酒店的店主也是赵家庄人,因此成了刘六他们的秘密联络点。他们走进"醉八仙",被伙计让进里屋,刘六见了店主忙介绍说:"这位是刘公子,是大明前兵部司马的公子。""久仰,久仰。"店主起身欢迎。

  "有劳你了!"刘增也还礼。他看了一下这个店,的确不凡,高楼大房,面临正街,是个做生意的地方。

  店主心里不明白,象兵部司马的公子怎么能与刘六搅在一起。他又不好问,心想这年头,他不也背明了吗。本来象他这种生意人是不愿讨问国家大事的,可是他家乡的田地硬是被恶官抢占,还把他的几个侄女儿抢入宫中,现在连兵部司马的公子都反明,他更坚定了。他拿起酒杯,小声说:"祝各位英雄一路顺风。大家尽可放心,就把老夫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刘六说:"我们暂时只能在你这里住下了。""好的,好的"店主出房门去叫人打扫房间。

  刘六又说:"刘增兄不便在京城出头露面,你守在这里,我带几个弟兄去皇城找张福问情况。"刘增忙说:"不用,这个关键时刻我怎么能不出面呢?再说我对宫中较熟,还是咱们一起去,来他个夜闯深宫。"刘七一拍刘增的肩膀:"痛快!"三人安排好剩下十来个人的住处,让他们去南郊摸一下路和地形。安排好之后,他们三人来到皇城根,这里是进入皇城的第一道关。

  "站住,干什么的?""噢,是李监头!"因为刘增过去常出入皇城,认识这位李监头。这个李监头也是个太监,是掌管进出皇城大门的太监。

  刘增从怀里掏出一包银子,递给李监说:"烦李头传一下张福张公公。""有事吗?""家乡的几个老乡送点土特产,另有一个案子想走走关系。麻烦这位公公爷通报一下。"刘六接着说。

  "他们说?"李监头指刘六、刘七问。

  "他们也是几位老乡。""等着吧。"不一会,张福从宫中出来,见是刘六兄弟,大惊。忙装出热情劲说:"好几年不见了,你们俩不是在边关吗?""回来了。"张福对李监头说了几句,就带他们三人进了皇城。因为这里是外皇城,主要是大臣临时休息或嫖官妓的地方,基本上是个消遣之处。所以只要有关系或证件都可以进去。而且在这里面还可以买到便宜货,有钱官宦人家常出入皇城。

  他们进了皇城,张福带他们来到一个僻静之处,悄声说:"皇上已决定十二月初一去天坛祭天,现正在准备,具体路线还不清楚。"他又说:"再往前走就是内皇城了,西边就是豹房,是皇上玩女人的地方。皇上常年住在豹房,戒备森严,与皇城只是一街一墙之隔。""这里晚上可以停人吗?""放心吧,这是专供高官玩女人的地方,通宵达旦。"刘增先说了一句。

  "对,对。"张福看着刘增又说:"这位兄弟说得很对,正好这里我有熟人,咱们先呆一会再说。"刘六说:"不呆了,能不能进皇宫?"张福说:"不好进。""为何?""门口把得很严。"刘六冲张福一笑说:"这难不住,你只要告诉我们那里无人就可以了。"张福知道刘六兄弟是练过功夫的人,会轻功,便在地上画了个草图,简单告诉他们可以进宫的地方。说完就领着他们三人来到储藏室,这里是放条帚扫把之类的地方。刘六见四下无人,气提丹田,一跃身就上了墙,刘七、刘增二人也跃上了墙,消失在内宫中。

  他们三人进了内宫,朝豹房摸去,豹房是建在皇宫西边,与皇城相隔。这里虽然戒备森严,但由于张福已告诉他们哨兵的具体位置,加上有花木掩护,很快就又过了一道墙来到豹房。

  大老远就听到有女人的嬉笑声,他们藏在树后见一群美人正从这里经过。忽然听一个美人说:"皇上在雀宫蹴鞠,我们也去助威如何?"众美齐声称好,蜂涌而去。刘六、刘增等人也跟了去。

  到了雀宫,只见这里好风景:湖水碧烟,花围柳牵。仙人咫尺,玉箫金管。逶迤长渠,临花压居。宫人斗丽,天子蹴鞠。殿高夹岸,芙蓉满坡。白石怪兽,薰风高敝,朱拦屈曲,琐窗妩媚。金凤初度,花若朝霞。

  长松数株,罩定满院。苔痕纵横,茵铺绣褥。

  刘六等人躲在一个假山洞里,偷偷看着武宗蹴鞠,刘六、刘七、刘增看着这皇帝是个玩童,这是他们从没有想到的。武宗的球踢得不错,他做了皇上,整日只知玩和淫,这就难怪奸人当道,天下大乱了。

  刘七气得眼瞳通红,如果不是刘六拚命拉住他,他真地猛扑上去,杀了这个顽童淫帝。

  就在这时,忽然有六七个美人往假山洞这边跑来,刘六他们一见,心中暗想:"这可糟了。""怎么办?""杀出去算了。"刘七说。

  "不行,我们都没有兵器,再说卫兵太多,不可坏了大事。"刘六劝着弟弟。

  "刘大哥说得对,我们不可乱来。"刘增也同意刘六的意见。可是又往哪躲呢?刘增说:"这个洞里面挺黑,我们只好躲在里面,估计这些美人也是捉迷藏玩,玩一会就走开了。""进去。"刘六同意,几个人进到最里面躲了起来。

  他们刚进去,就听到外边有六七个美人象仙子一样摸了进来,她们手拉手,打打闹闹,有个美人说:"这洞好黑呀!""挺怕人,有鬼吗?"还有人说:"要不去拿盏灯来?""不用,黑着才好!"她一句话,逗得这引起美人嬉笑不止。

  这六个美人,原来是三对对食,也就是三对假夫妻,她们是进到洞里来寻欢作乐的。只听晰晰的声响,允舌呻吟。刘七真想把这些不知羞耻的美人杀掉,如果不是刘增暗中拉住他,他真会掐死这些美人。

  几个美人离去。

  刘七大骂:"这些狗娘养的骚货。"刘增也说:"真倒霉,让那娘们尿了我一身。"刘七忍不住笑起来:"这是美人给你的香水。"过了一会他们就回张福的房间。张福开门见是刘六,说道:"可急死人了,你们没遇到麻烦吧?""没有。""没有就好。"他们四个人说了会话,张福又弄了些吃的,他们四人吃着商量着。

  刘六说:"这个皇上我们不杀他,也会有别人杀他,如此荒淫皇帝怎么好得了。"张福问:"怎么办!""照计划行事,你还是先摸摸情况,摸好了想办法通知我们,大计划不变,只是搞清楚具体时间和行车路线。张大哥你看如何?"张福说:"没问题。""好,就这么定了。"刘六带着刘七、刘增跃墙离去。

  回到赵家"醉八仙楼",各路人都已回到,只等刘六他们回来汇集情况。从"醉八仙楼"到天坛,只有七八里路,从皇城到天坛也只有十里路,平常时间天坛里没有人,外人是不可以进去的。但天坛这地方很大,方园十几里,是皇家的庄园,里面古松苍柏,黑天可以潜伏进去的。

  刘六听了几个人的情况,对众兄弟说:"就这么干了。""狗娃带领三十个人黑夜里潜入天坛,我带三百人埋伏在天坛北边,这里是武宗进入天坛的必经之路。刘七带四百人从西边埋伏,见天坛内放火动手。刘增带四百人从东边埋伏,见火动手。秦线带剩下的人埋伏在北面,见火动手。记住,狗娃的使命最重,见武宗进入天坛,开始放火,四周兄弟见了火就开始往里杀。""好,就这么定了。咱们在一起举杯发誓,扫除天下奸臣,除掉荒淫帝王,……"最后喝尽酒回到良乡去召集人马。

  单说刘六他们走后,赵店主就忙着收拾屋子,他要准备好十几间房屋,专等刘六他们来住。十几个伙计按照他的意思收拾好房间,只等来人了。

  这天店外来了一辆车,还有几个亲兵、护卫。这个车上走下一个穿着豪华的女人,她不是别人,正是赵店主的侄女儿。

  她走下车,见店里空无一人,就奇怪地走进店。见到一个伙计正在打瞌睡,上前问:"我叔叔呢?""你叔叔是谁?""噢,他就是赵店主。"这个女人见他上下打量自己,就说:"我是他大侄女,烦你通报一下。"这个伙计听说守赵店主有个侄女,被抢入宫中,今天见到这个女人,想必是他的侄女,没敢多停,说了声:"请等一等"就上楼报知去了。

  不一会赵店主下了楼,他一楞神,突然高兴地说:"是翠花。""叔叔。"她扑了上去。

  赵店主搂住翠花,眼泪扑扑掉了下来。自翠花翠玲被抢进宫去,他一直掂念着,连觉都睡不她。突然他象想到什么,马上问翠花:"你来这干什么?翠玲去哪了?""叔叔,翠玲和我都在宫中为女伶,翠玲受到皇上的宠幸,我们姊妹俩现在什么都有了。"说到这,她又哭起来。

  赵店主又仔细看了看翠花,果然是穿金戴银,又漂亮又华贵。在店门处还有几个保镖保护着她。

  翠花也似乎感到什么,问起店主:"叔叔,你这里生意不好,怎么如此冷清?""这,这……"赵店主一时无语,他不好说明这事,这事太难办了,弄不好会泄密的。他只好说:"客人们出门了。"叔侄两接着又闲谈了一会家事,赵店主顺便又问了些宫里的事。两人正在谈,忽然从门外传来吵嚷声,原来刘七有事从此经过,他要上楼被翠花的保镖拦住:"干什么的?""住店的。""不许上去。""这是为什么,俺就住在二楼,不让上去?你是干什么的?"刘七来了气,大声问一保镖。""少他妈废话,不让上就是不让上,找打呀!"那保镖一说个"打"字,刘七更来气了,刘七生性粗鲁,最爱打骂,几天不打人,手就发痒,他上去一把抓住那保镖的衣领:"你他妈看清楚点,你刘爷爷怕你个鸟!"说完就打了那家伙一拳。把那保镖打出有二丈开外,倒在地上乱叫,另几个保镖见状,围了过来,与刘七对打起来。

  "住手!"翠花大喊一声,从楼上走了下来,她喝住几个保镖,看着刘七发楞,猛然间想起,这人正是朝廷缉拿的要犯,怎么在这里?但他又不动声色,慢声细语问:"这位英雄有事上楼找谁!"赵店主忙走过来说:"他是这里的店客。""既然是店客,不必管了让他上来吧。"翠花让保镖放刘七上楼。

  赵店主把刘七拉到一边,小声问:"就你一人?""是我一人。""有事?""她……"刘七悄悄指了指翠花。

  赵店主说:"她是我的侄女,没什么事,说吧。""我六哥说,让你把天坛的几条路线图搞清楚……""好吧。"这两人在这悄声说,没想到说的话全让翠花偷听见了。这个翠花被东厂特务抢过来后,用大麻控制了她的意志,把翠花培养成一名既卖身、又卖艺的女奸细。赵店主对此一点不知。

  翠花今天到"醉仙楼"来,也是偶然经过,没想到碰到刘七。

  她暗想这是个发财的机会,如果把刘七抓到,获得他们的秘密,她会发一笔大财。所以她装作不知,过一会就告辞走了。

  临走,她让保镖在此临视刘七。并告诉这个保镖:此人正是朝廷缉拿要犯,不可放他,要顺藤摸瓜。

  可是她又没想到,这个保镖把赵店主错认刘七,一直跟在他身后,直到赵店主把天坛的图装在身上,准备送出城时,几十个特务蜂涌而上,把赵店主抓住,并从人身上搜出了天坛地理图,上面标有皇帝车队行路线,及暗哨布置等。他们把赵店主秘密带到东厂监狱。

  这时的东厂头子是刑天均,也是江彬的死党,他两腿高翘在桌上,旁边摆满各种刑具,他对小厮说:"把那店主带来。"赵店主打着寒颤进来。

  "说吧,这图交给谁?""是个生意人。""叫什么,住在哪?"刑天均紧逼问了一句。

  "不……不清……楚。""他妈的,不清楚,是不是想尝尝这些东西就清楚了"。

  他手指旁边的各种刑具。

  "不,不。""不就快就。"这个赵店主是个胆小之人,而且又是个商人,尤其他见自己的侄女儿穿金戴银受到皇上的宠爱,他还设想依靠侄女往上爬呢。现在到了东厂监狱,这可是十来九死的地狱,他害怕了。

  他只好把刘六、刘七等人伏击天坛的事说了出来。

  躲在密室后面的翠花听了,大吃一惊,她原以为是抓能上能下刘七了,到监狱一看,原来是她叔叔。正想怎么解救,听赵店主说刘六兄弟要伏击皇上,失色惊叫。

  刑在均更是不敢误慢一步,打马来到豹房来见江彬。他已是常进宫了,宫门卫兵也不拦他,下马就进了宫中,直奔豹房。

  "快叫江爷,有急报。"他让一个宫中侍卫快叫江彬,传他进去。

  "江爷有请,在虎崖。"刑天均进了豹房,来到虎崖。这时江彬正陪着皇上与女伶们戏嬉,有几个女伶正跳着舞。刑天均进去,顾不得欣赏,急忙在江彬耳边低语几声,江彬失声,出来细谈。

  "什么,你说有人伏击皇上?""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是朝廷缉拿的要犯刘六、刘七,还有罪臣刘健的公子刘增。""这还了得!"江彬来回渡步,低头想办法。

  刑天均问:"江爷怎么办?""现在刘六、刘七他们在哪?""据赵店主交待,他们在良乡正在征集人马,住在良乡一带。""是这样?"江彬又沉思起来。

  "江爷,我带些人去捉拿这些毛贼?"刑天均讨好说。

  "不行,这些人都是草寇,逃起来很快,想个办法把他们一网打尽!"江彬忽然问:"赵店主暴露了没有?""没有。""好,就利用赵店主放长线钓大鱼,把他们一网打尽。"他怕刑天均办事不牢,又嘱咐他一句:"记住,一定要把赵店主掌握住,利用一下这个人。""这没问题,他的侄女是咱们东厂的人。""噢,太好了。"刑天均要走,江彬又叫住说:"要摸清他们的行动时间和方案,及时与赵店主联络。""江爷放心。"刑天均抱拳辞别。来到东厂监狱,如此这般对赵店主交待了一遍,赵店主点头称是。

  一转眼,就快到了十二月初一,只剩下六天了。这天刘六又来到"醉仙楼",见了赵店主,刘六对他说:"这几日,弟兄们就相续进城,已分头住下去,具体时间不变。"赵店主眼珠一转,假装关心地问:"这您放心,让大家到时来就行了,保准没事。"其实赵店主打的主意是,反正横竖豁出去了,这引起草寇想杀皇上是鸡蛋撞石头,他这条老命是不能搭上的。再说了他已向刑天均出卖了义军的行动,没了退路。所以他想从别人身上套出义军的行动计划。

  这天晚上,刘六他们又出门了,赵店主把一个义军的小头目请到楼上,让他老婆烧了几个好菜,然后就与这个小头目吃喝起来。他见这个小头目有点醉了,就问:"你们攻打天坛有把握没有,万一失利……""不,不会……的。""为什么?""我们刘大哥已作了……周密的……安……排,他带入……从……北边打……"就这样这个小头目把义军打天坛的情况统统告诉了赵店主。赵店主听了后,连夜把情况送到东厂刑天均那里。刑天均又连夜送到江彬处,而且已想好对付义军的办法。把城外驻扎的几支部队悄悄调到城南,又让河北、河南、天津等地的明军各抽几支骑兵部队。

  江彬咬着牙说:"要让天坛成为埋葬他们的坟场,万不可伤了皇上或惊了皇上。"他又走了几圈又对刑天均说:"快召集百官商讨对策,制定方案。"在明朝实行的监军制,皇上委任太监对军队实行监军,这样皇上通过太监监军就可以达到控制军队的目的。明朝最主要的军队力量有三个:一是京兵,二是卫所兵,三是边兵。京兵又分为二:一是锦衣卫,保卫内皇城的卫队;二是京营,保卫整个京城的卫队。由于明制对京城格外重视,一般在京城的兵力约有四十二万人左右,最多时达到过八十万人。江彬是这些军队的直接监军,他耽心刘六的人太多,到时剿不灭,于是想把河南、河北、天津等地的兵力抽到京城,这样就达到六十多万人。

  很快,兵部尚书何鉴、洪钟、费宏、彭泽均等人都已来到豹房。江彬先是向武宗通报了情况:"禀告皇上,臣已得到可靠消息,叛贼刘六、刘七、加上罪臣刘健之子刘增,要在圣上十二月初一到天坛祭天时袭击皇上。""啊!"武宗听了大惊。

  "不过,皇上不要惊怕,臣已安排好了,调集京城四十万兵力保护皇上,另外也派快马去河北、河南、天津等地调来二十万快骑,三日即可进京。"武宗听到这,才略松了口气。他想下令取消这次祭天活动。

  江彬好象看出了皇上的心思,又说:"皇上,这可是剿杀乱贼的好机会。""那朕……""臣派人暗中保护,不会出问题的。"江彬又向其他几个人递了个眼色,这些大臣都赞成江总监的意见。最后,武宗只好答应,以计行使。不过,要江彬、何鉴等人与他在一起,保护他的绝对安全。

  双方这六天,都没闲着,安排自己的计划。

  又一转眼,六天过去了,到了十二月初一的这天凌晨。这边义军,由狗娃带领四十多人偷偷潜入天坛,每个人都身背硝磺可燃之物,在天坛的一个小树里隐藏起来。狗娃以为天不知鬼不觉,其实他的这一切全在刑天均的眼皮下,刑天均故意让他们进来,又带领一千多人把他们包围起来,只等他们放火之后就用乱箭全部射死他们。

  刘六、刘七、刘增他们也进入到预定位置后,天已到四更了。他们还不知道,在他们身后已被几百倍的明军暗中包围。

  不过,刘六来到天坛北边时,他发觉有点不对头,老是觉得四周有无数利箭对着他们。所以他带着三百多弟兄没有走大道,而是走小巷。突然在一个巷子里他发现有大批明军,他开始以为是给白天来天坛祭天的武宗担任警戒任务,可是他再往里走,里面满满巷子全是明军。而且个个持刀带枪,弯弓张箭,好象是等待"猎物"一样。他感到有点不妙,带人进了一个民宅暂避,然后派了几个探子去探路。不一会探子来报:"前面几个巷子都是明军,有好几万人呢。"刘六大惊,凭新的感觉他想这次行动一定是有人泄密,明军已有准备。如果硬拚,对义军来说是要吃亏的。他带这三百弟兄赶快撤出了天坛北门,另派人去通知刘七、刘增、狗娃等人,可是已来不及了,明军已封锁了全部进出天坛的路口。

  "那也不行,明军已有准备,一定要把这些弟兄带出来。

  "他决定亲自进去,就是虎穴也要闯闯。众人拦不住他,只好让他带着十几个人进去。

  再说天色已亮,武宗在几个宫女的侍侯下穿衣洗漱,他抖动着身子问江彬:"不会有错吧?""请皇上放心,你只管祭天,别的不要管,臣已安排妥当。"可是武宗还是怕万一有个闪失,所以他又坐在龙椅上不去了。江彬一看,武宗不去了,这样就不会引义军出动,就剿灭不了义军。可是皇上不去,他也没办法。忽然他无意之中看了楚玉一眼,发现楚玉的身材、相貌都与武宗相差无几,心中大喜。就低下头对武宗说:"皇上,你要不舒服不去也好,不过臣另有个主意,如果让楚玉穿上你的龙袍代你而去,这样一可以祭天,二可以剿杀乱贼。"武宗一听也高兴起来,当即脱下龙袍让楚玉穿上。还别说,楚玉猛得一看还真象,从远处就更分不清了。

  三声炮响,"皇上"乘辇出宫,两边文武大臣护卫,又有锦衣卫保护,刀枪剑戟,好不威风,一路又吹又喊,直奔天坛而来。果然一路上戒备森严,连个鸟也别想飞进。

  到了天坛,依旧是剑戟前迎,笙歌后拥,文武百官此时已等候多时。

  一声"皇上驾到。"百官跪迎,口喊"皇上万万岁!"鼓声、号声乐声响成一片。

  这时埋伏在大约离天坛中心有二百米的草木林中的狗娃,见皇上来了,令弟兄们点放起火来。他把带来的硝磺可燃之物洒在木上,和一座房子里,刚用火一点,即刻燃起雄雄大火。

  可是他带着三十几个弟兄刚要向天坛冲去,就被四面的明军放箭射杀了过半,狗娃也身中数箭,倒地而亡。

  刘增见天坛火起,指挥四百名义军也往里冲,可是不知怎么搞的,越杀明军越多,当他冲杀到天坛时,身边只有十个人了。这时天坛已空无一人,而四面全是明军,他们被明军死死的围在天坛中间。

  嗖……嗖,又是一阵乱箭,又倒下几个弟兄。他们五六个人还是用剑杀退冲上来的明军。刘增此时也已明白,他们的计划有人泄露了,他带着几个弟兄们撤退,可是根本撤不出去。

  这时埋伏在东门的刘七也往天坛里杀,可是还没冲几步,就被乱箭和炮击阻住。刘七蛮劲一上来,赤膊挥刀硬冲,结果还是被打回,把他们逼进一个破庙里,被明军四面包围住。

  刘七气得大腿一拍:"嗨,怎这么多明军!"他只好指挥义军往外冲了,"弟兄们,冲呀!"四面明军射来的箭如雨一般,刘七仗着武功好,连连挡掉数十支箭,可肩上还是中了一箭。再看身边又倒下一大片弟兄。

  他带的四百多名义军,此时已不足一百人。

  就在这个危险之时,见北面的明军象墙倒一样,倒下一片,刘七定眼一看是六哥。只见他带着二百多个人杀了过来,他们合兵一处,刘六对刘七说:"我们内部出了叛徒。""谁?""还不知道。"刘六又砍倒了几个明军,对刘七说:"我们赶快撤,否则就来不及了。""天坛里的弟兄怎么办?"刘七瞪大双眼问。

  "估计他们肯定比我们更危险。""那我们赶快去救!""你怎么不明白,你没发现今天这明军有多少吗?我刚从北门杀过来,一路上明军有几十万人朝这边扑过来,我们根本进不了天坛。""六哥!"有一个义军兄弟满血迹过来说:"不好了,几个方向有好多明军围过来,象潮水一样,弟兄们根本挡不住。""冲出去!"刘六拉着刘七,带领剩下不多的弟兄们杀出了去。幸亏他们杀得早,晚一步就让明军死死围住。

  天坛这边,刘增身中数十箭,和其余的三个弟兄们倒地而亡,在他们的四周躺满了死伤的明军。此时的天坛,一片血迹,人尸横七八倒乱成一团,有几缕烟轻轻飘起。刑天均正指挥着士兵把义军的首级割下,用木笼分装,然后准备让皇上验过,挂在城外示众。

  这场撕杀,义军死了八百多人,明军死伤一千多人。江彬、刑天均等人看着这么大的代价,能剿杀义军,他们也觉值得。

  江彬可惜的是,让刘六、刘七跑了。

  刘七、刘六逃出京城之后,回到沙河继续召集义军与明军抗击。后来在一次战斗中刘六中炮身亡,刘七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