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假扮新郎圆房 护卫院落被绑
章节列表
假扮新郎圆房 护卫院落被绑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剿平这次义军刺杀,武宗听了江彬等人的禀报,龙颜大喜,他传令三军放假二日,宫廷庆贺三日。

  他对江彬说:"此次爱卿功甚大,朕要为爱卿办庆功宴。""谢皇上。"第二日,武宗在豹房召开庆功宴,会上江彬等死党人物出尽了风头。武宗赏给他们金银财宝无数。

  这时,江彬带着几分醉意过来对武宗说:"皇上执政十几年了,宫中的美女按祖制也该轮换了。"被江彬这么一提,武宗猛醒,是呀,这豹房美人一万多,可色秀丽之人再选不出几人来。就连这庆功宴也是没多少美人祝兴,不少美人已年过二五。江彬一说选美,武宗当即传出圣旨:三月之内完成选美,人数五千,按省分下,以江南为多。

  皇上圣旨下传,可忙坏了掖庭,他们连夜准备,四处派人下去。五六日过去,仍不见有新美人送来,武宗把掖庭丞找来:"责打十板,令其亲下各地选美。"掖庭丞见皇上逼得紧了,就让人把豹房未圆过房的美人送上,可是武宗一问话即露陷。武宗倒觉得有趣,便生出个出京亲选美人的念头。他自己朝江彬房中走来。

  原来这江彬在宫外有好几处自己的私宅,只因宫中近日事多,就住在豹房的住处。这江彬住的是个四合小院,在豹房另避一静,离豹房约有一箭之远,环境很是幽雅,杨柳青青,娇花如海,殿庭弘敝,窗户玲珑。双双乳燕,乱逐珠帘;簇簇夭桃,分遮绣幕。锦屏名花,玉砌异草。凤阁春深,千鸟啼花;龙楼日暖,彩蝶香飞。真个是御苑繁华胜万方的好地方。

  武宗只带两名侍卫,推门而入,有个小太监正在打瞌。武宗用手敲了一下桌子,那小太监醒来,见是皇上,忙跪下请罪。

  "快叫江彬。""是,是。"那小太监连滚带爬来到江彬的寝室敲门。

  "谁,那个混蛋。"原来江彬正搂着刘美人在此鬼混。两人刚到兴头上,听到门外敲门,江彬大怒。

  "总爷,皇上驾到。"听到皇上驾到,江彬赶快穿好衣服,让刘美人从窗户上跳出去,躲在窗根底下,他出来迎接皇上,刚一迈出门,与皇上碰在一起。

  "死罪,死罪,不知皇上驾到。""算了,算了。"武宗摆摆手,然后又对江彬交待:"快,出城。""出城?"江彬马上明白,皇上出城是想自己去选美人。

  他太了解这个顽童皇上了,他顾不得给刘美人说话,忽忙进了屋,带上他的暗器和短箭就出来了,随皇上消失在黑夜。

  他随皇上来到雀宫,这里已有十几个侍卫等侯,楚玉正好有点不舒服,就没有来。这十几个人全是武艺高强的人,轻功、武艺、绝技,在江湖上都颇有名望,每次武宗出游,总是微服,带上他们。

  江彬问:"皇上想去哪?""跟着走,别问。"武宗有时也挺有心眼,怕人暗算他,从来不告诉侍卫们出游的具体路线,完全是走到那想到那。

  他们十几个人一行,身骑快马,出南门朝南跑去。因为是皇上出京,江彬对皇上的安全负有责任,他已暗自命令一个侍卫,沿途暗中保护皇上,不得有误。这时已经是开春了,地里的小麦有些返青,看着这些,武宗心里挺高兴,就告诉江彬:"进沧州城。"沧州这里练武的人多,在城里的马路边上,常可看到支摊练武卖艺的人,江彬跟着皇上来到街上闲逛,武宗看到有个黑大汉要大刀,这把大刀一色的青铜制成,磨得锃亮,单是刀把就有小腿肚子那么粗。六个小伙子抬出来,往地上一放,那黑汉子一只手就把刀提起,呼呼的来回舞弄,围观的人纷纷叫好。

  这武宗是个顽童,最好玩弄人。他对一个侍卫使了个眼色,这侍卫走出人群,对那黑汉子说:"可中让我玩一下。"那黑汉子一听来人口气不小,双手抱拳说:"请了。"侍卫也是练武之人,稍稍运气,单手轻轻一提,就把那大刀举过头顶,在头顶上玩弄起来。只见这刀,呼呼生风,越转越快,突然他手往高处一送,这把刀就飞向空中,人群中发出惊慌声。这把刀在空中转了几下,刀刃朝下,冲人群扎来,有的人简直吓呆了,竟然忘记逃走,眼看要出人命了。

  那黑汉子见了,大叫:"不好!"把那三五个惊呆的人推开,这刀尖眼看又要砍在大汉的腿上,不少人闭上了眼,不敢多看一眼。只见那侍卫轻轻飞起,双手一接,这180斤重的大刀稳稳落在他的手中。侍卫把刀往地上一放,转身跟武宗走了。

  武宗看天色已晚,就带人来到一个客栈住下。又去酒楼吃了些东西,让店家喂好马,住进了这家客店。因为他们人多,整个二楼他们全包了。这一是为了武宗的安全,二是为了方便些。

  到了后半夜三更时,有个侍卫隐约觉得屋顶上有走步的声音。他警觉地爬了起来,悄悄推开门,示意外面的侍卫:"上面有人。"那侍卫从旁边绕过去,也飞身上了房,果然见一个黑影翻身下楼,消失在黑夜之中,侍卫紧追几步,也没追上,只好回到二楼。

  到了第二天清楚,侍卫把昨夜的情况告诉了江彬。江彬说:"这是谁呢?"其实这个黑影不是别人,而是杨尘,他受宁王朱宸濠的委托,也来到沧州收买英雄好汉。在白天,侍卫玩刀的事,他看个清清楚楚,只是他不知道武宗这伙人是谁,晚上想探,结果被吓走了。

  江彬对此全然不知,他对武宗说:"大爷,咱们今后还是小心,不可再惹事,以免暴露行径。"武宗不管这些,他只觉得好玩,老子天下第一,谁都比不了,根本不在乎。

  江彬只好吩咐手下侍卫:小心就是,不可大意。

  他们在沧州只住了一夜,第二天上路赶路,继续朝东南方向走去。一路快马加鞭,他们就进入了山东境内,来到乐陵县。

  乐陵是半山区,但这里又是农作物盛产区。在明朝武宗时,这里已失去太平盛世的生机,土匪常常出没,所以山里的男人娶不上媳妇,女人都往外地嫁。正巧,这时武宗下令全国选美,这里人心慌乱,争着把女儿往出嫁,更急的也不管山区平原了,只要把女儿嫁出就行。偏巧引出武宗假扮新郎的荒唐戏。

  这天,武宗带着江彬等人来到乐陵县。突然他发现,怎么娶亲的特别多。虽然没有吹喇叭声和放炮声,可是满街轿子飞跑,里面坐着新娘。武宗起初以为是把美人抬到县衙的,可后来发现不是,而是偷偷娶亲的。

  "不是有皇令,选美期间严禁娶亲吗,怎么这里不知道?

  去把县令抓来问问。"他让江彬去派人抓县令。

  江彬说:"大爷,你先消消气。现在民间都不愿让女儿进宫。""这为什么"进宫不好吗!""进宫当然好,好比上了天,可是谁愿伴孤灯呀?""那你说该怎么办?""咱们也来个真戏假做。"江彬见皇上还有点不明白,又说:"大爷你装扮成新郎娶亲。""这好玩,这好玩。"一听娶亲武宗就高兴。

  这天他们来到一处房宅前,见这里宽敞,经过交谈和威吓,他们一行十几个人在此住下,然后派人四处打探哪家女儿最漂亮。还别说,这乐陵城中,果然有个姓宋的大户人家,这家祖上传说也是做官的,到了他爷爷辈,由于辞官家败。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家人家中有姊妹二人,是一对双胞胎,已是到了出闺之年,都已长成十五岁的大姑娘。由于他们讲究门当户对,暂时两个女儿待守闺中。

  武宗听说有这两上美人,恨不得马上搂到怀是享受一番,他让侍卫赶快想出个办法来。

  江彬说:"办法已经有了。""什么办法?"他这般如此说了一遍,逗得武宗哈哈大笑。

  这天,太阳刚升起,在宋家大院的门口就停下一顶轿子,里面走出一个英俊少年来。只见他的仆人走上台阶,敲响了门环,里面有个老头问:"找谁?"烦你通报一下,有位朱公子求见,有事相商。"说完这仆人递上名帖。

  不一会,这看门人来说:"请进。"只见这朱公子带着五六个仆人进了院子,宋员外已在堂屋前迎接。

  "给宋员外施礼了。""这位公子是……""是这样的,小生是济南刘知府的学生,刚分到齐河县任县令,今特来拜见老先生。"说完送上刘知府的推荐信。

  宋员外接来信草草看了一下,他与济南刘知府是多年好友,信中刘知府说有学生前去拜访,如果不错,可纳为婿。另外还夸奖了这人一番。宋员外看完信,大喜,他正愁他的两个女儿还未嫁出去,眼前突然冒出这么英俊的公子,那有不允之理。当即他让人好酒好饭的招待。老头喝酒多了,一下子忘记让朱公子见见他的两个女儿,一直陪朱公子喝酒喝到很晚,直喝得大醉。朱公子拜辞走后,他才入房休息,由于酒醉,他竟然第二日还是不起。

  第二天大早,宋家大院门前又停下一顶轿子,从轿上下来一个人,他就是武宗,不过他今天的身份是"朱公子"。

  还是敲门,传贴,进院。

  因为昨天来了个朱公子,受到老爷的特别优侍,到很晚这朱公子才走,看门的老头眼不好使,又误会了,把武宗当作是昨日来的朱公子,名片看都没看就让他们五个人进了院子。

  宋员外只因喝醉了酒,今天还是没怎么醒,听说朱公子拜见,他只好硬撑着起床来见,他老眼昏花,醉醉薰薰,见武宗又象昨天那朱公子,却又不像,就以为自己喝醉了酒,迷迷糊糊。只见有上侍卫从怀里掏出一个帖子,交给宋员外,那意思是听说他有两个女儿长得十分美,今特来婚娉,还有礼品之类。

  宋员外当然更加高兴,又让人摆上酒来,又是陪武宗等人大喝起来。酒席间,侍卫送上礼品,什么:玛脑翡翠、黄金彩缎、貂鼠翎雀、金钗银凤无数,装了满满一大箱。宋员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礼品,就连刘知府也没有这么殷实。可是宋员外的老婆秦氏是个戏子出身,见这朱公子如此大方,又是齐河县令,还有济南刘知府的推荐信,她坚信无疑,忙让人收下礼品,在酒席上商量三日迎娶新娘。起初武宗坚持双美一起要,可宋员外说只能嫁一个,姊妹任选。最后定下娶姐姐,妹妹陪嫁陪姐姐小住三日。

  武宗没想到这么顺利,宋员外也没想到这朱公子如此性急和如此富有。总之双方皆大欢喜。

  三日后,武宗就派人抬着大轿来迎娶新娘。这些人抬起双美,飞奔而去。

  他们前脚刚走,齐河朱公子就登门求婚来了,见了宋员外递上贴子,说明来意。

  "什么,你……不是刚把贵儿、芬儿接走了么?怎……怎么……"宋员外有点大惊失色。

  "宋员外,小生自从这里回齐河后,一直不曾来过,也不曾接什么贵儿芬儿。"朱公子身边几个仆人也做证。

  宋员外一听,两眼发昏,他的老婆也急了,听说女儿不是被朱公子抬走,怎么能不急呢!还把求婚的大帖子拿来让朱公子看。

  朱公子一看落款是:朱天贵。这也巧了,他叫朱天福,只是一字之差。他忙向这伙人朝哪走了,门房老头说朝北,他赶紧带人朝北追去。

  宋员外也雇了顶轿子追去。

  再说这武宗把新娘迎到家,仔细看这双美,果然是:窗下新月,温柔款款,让人销魂。柳眉杏脸,朱唇樱桃。眉清秀目,纤纤玉身。双美髻煞,梨云双肩。当即,武宗让人把双美扶入洞房。在洞房里,武宗看着双美如脂的双股,细软的柳腰,丰满的身材,散发出诱人的气味,武宗心里直夸这双美的天姿国色,当即宽衣解带,即成好事。芬儿本想出屋,也被武宗留住,她半推半就,依了武宗。

  就在这时,朱公子带人和宋员外追来,他们数十人来到武宗临时住的宅子,在门口大叫起来。

  "干什么的?"一侍卫问。

  "要人的。""请你家朱公子出来。"不一会江彬出来,见是宋员外,忙施礼:"宋员外有事么?""朱公子呢?""有什么事,小人可办。"朱公子过来问江彬:"为何打着我的名号骗人家闺女?""你是什么人?"今日是武宗大喜之日,江彬忍口气,在往日非臭打他一顿不可。

  "小生是齐河县令,与宋员外之女有婚约。""拿婚书我看!""这",朱公子无言以对。

  江彬把门关上,说:"不要在此闹事,免得丢了脑袋!"也巧了,这朱公子的同窗好友也是乐陵县令,当即他去县衙见了老同学,如此这般说了几句。

  "这还了得!"他的话让老同学拍案而起,大为气愤。他对外喊了一声:"来人!""在!"进来一名快捕头。

  "带上你的全部人马,跟本县令走,马上去办一件案子,到了那,你只可锁人,二话别说。""是。"他们一百多人,浩浩荡荡,朝城南走来。到了武宗住的宅子,县令让把院子包围了,拿了人再问案。

  "啪!啪!"他们敲起门来,里面有个侍卫把门打开,还没说声"谁",就被锁住。侍卫大惊,以为是来了强盗,猛出一掌,把两名捕快打翻在地。

  快捕头一见,大怒,刀一挥说声"上。"一百多名快捕蜂涌而上。

  这些侍卫是干什么的,个个武艺高强,别说是一百多捕快,就是一千多御林军他们也不看在眼里。起初只有一名侍卫动手,一个人守在门口,打退了持刀的十几名快捕。后来他们见来人真干真杀,也急红了眼,抽出御赐宝剑,只几十下,周围已倒下几十名捕快。

  县令在一旁大叫:"敢行凶杀人!一个不要放过,上!上!"可是谁也不敢上,这些捕快已看出这伙人不是一般平常之辈,个个武艺高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外面砍杀起来,惊动了里面的江彬,他走出来,见县令还指挥人叫着往里杀。他分开众人,走到县令跟前,啪啪,打了几个嘴巴,用手揪起来说:"赶快带着人滚开,不然要你的命。"县令也怕了,没想到在老同学面前丢这么大的面子。他不明白,这人是谁?口气这么大,到了他的地盘还这么横?可是衣领被人揪住,喘不过气来。只好说:"走……走……我马上走。"江彬放下他,他带人走了。

  江彬回到屋里,武宗问他:"外面吵什么?""没什么,有几个人想占便宜,让我打发走了,皇上有事吗?""没事,没事。""那两个妞滋味如何,双豹房里的美人如何?"江彬故意逗着武宗。

  武宗神秘地说:"其美无比。"哈,哈!

  到了半夜,武宗刚搂住双美躺下,江彬带着两个侍卫偷偷遛出去嫖娼未回来,只听外面又乱成一片。

  原来县令又带着全县五百多兵勇围了过来,他要亲手杀了江彬,要把这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痛责一顿,报报仇恨,就带全县兵勇来了。

  这些侍卫见又是白天来的那伙人,不敢大意,小心准备。

  但江彬早先也有过话,说尽量少开杀戒,所以他们对冲进来的兵勇,只是打错。外面拼命往里冲,里面拚命挡,两下又打了两个多时辰。

  县官觉得不对头,这伙人艺高胆大,行动诡秘,突然在这县南住下,平日又不做生意,这伙人到底是些什么人呢?而且出手并不动刀,于是他让人先停下来。

  县令走过去,对面里的侍卫说:"让你们的头出来,本县令有话要问。"可是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仿佛根本就看不起他这个县令。

  平日里,县令在本县是土皇上,没有人敢说个不字。今日被这些人戏弄,他也忍不住,大叫放箭,翻墙往里冲。

  结果又是一场混战,只打个天昏黑地。武宗所带的人毕竟少,顾了西,顾不了东,眼看撑不住了,还伤了几名侍卫。

  这时江彬带着两名侍卫从妓院回来,见县令带人又来冲杀,大怒,从外打了进来。无奈好手不抵众拳,他们三人被十几个兵勇按在地上,捆了起来,他们把江彬推到县令跟前。

  "叫什么名字?"县令问。

  有个侍卫嘴挺硬,说:"你们有几个胆敢捆江总爷。""什么江总爷。"这个县令没有听说过。几个兵勇把那侍卫臭打了一顿,打完后又在江彬身上乱搜。有个兵勇从江彬身上搜出个腰牌,是玉石做的,递给县令说:"在这人身上搜出个这东西,请老爷过目。"县令接过一看,豆大的汗珠从脸上往下掉。腰牌上写着:"统领全国监军江彬。"江彬这人他早听说过,是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心狠手辣。乡村农民吓唬小孩就说:"不听话让江彬吓死你。"孩子会止而不哭。

  县令又看了这腰牌,不是假的,看来是江总爷到了,屋里肯定住着皇上。

  县令赶快往地上一跪说:"给江总爷叩头!"其他兵勇一看,一齐跪下,有人赶快给江彬松了绑。

  这时江彬也是哭笑不得,他从来不打给他求饶的人,这些兵勇跪满一地,他只好说:"回去吧!"县令带人退走。

  宋员外见状问县令:"此是何人?"县令摇摇头说:"本官命休矣!""为什么?""他是朝廷的江彬江总爷。"县令说完就走了。

  "啊!"宋员外倒在地上,他也听说过此人,是皇上身边的人。他来到山东,不会有好事,女儿还是落入……他不敢往下再想,只好带着人回府。朱公子跟在后边,也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