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幸美人县令献车 奉仙丹道姑风流
章节列表
幸美人县令献车 奉仙丹道姑风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天,天还没亮,宋员外及县令等人就带着礼品来城南向江彬请罪。不管怎么说,这场误会,死三人,伤无数,总是闯了大祸。县令回到家中,不敢入睡,连夜把宋员外等人叫到一起商议。最后认定还是主动向江爷请罪,保不准还能见到皇上呢。

  第二天天没亮,就抬着礼品来了。有个侍卫见这伙人又来了,就骂起来:"你们还有完没有?""这位军爷,小的是来向江爷请罪的,劳你大驾通报一下。"说完塞那侍卫些银子。那侍卫掂了掂收起来说:"等着吧。"他就朝里面走去,来到西厢房敲了几下门:"总爷,总爷!""嚷什么!嚷什么!"江彬此时正在睡觉。

  "昨日那些人又来了。""他妈的,找死呢!"江彬从床上爬起来又说:"去把这伙人抓来杀了算了,看他们还敢闹事。""总爷,这次不是闹事,是来陪礼的,还抬了许多东西。"江彬开开门,走了出来,说:"看看去。"他这次出宫本意就是想搞点东西,现在愁无人送呢。听侍卫说有人送礼,这正中他下怀。

  江彬出了门,见县令、宋员外、朱公子等人全跪在地上。

  他们见江彬来了,齐声喊:"请江总爷恕罪。""就这样?"县令马上起身,送上礼单说:"请江总爷笑纳,恕我等无知。"江彬草草看了一看,上面写:"黄金二百两,白银二千两,元宝三十双,玉马十对,……看到这他又合了礼单,知道这伙人下赌不少,就说知道了。然后告诉侍卫,让这伙人往西厢房去。江彬就先走了,侍卫领着他们进了西厢房,礼品等也抬了进来。

  这些人左等右等不见江彬人影。原来江彬进了里院,来到皇上的寝室。他也是敲了敲门,武宗问:"谁呀?""是臣江彬?""有事吗?""乐陵县令,宋员外来向皇上请罪,不知皇上想不想见。""不见,不见。"只听屋里两个女儿向皇上弄娇,这贵儿、芬儿听说父亲来了,想乘机卖弄一下女儿的本事,非要缠着皇上见见他父亲,至少要让他姊妹俩见,好让父亲放心。武宗经不起美人的纠缠,爱怜地说:"好吧,就依两位宝贝心肝,你们去见见,不过时间不可太长哟!""谢皇上!"贵儿、芬儿跑到前院西厢房,推门进屋,见到宋外员就跪:"爹爹!""孩子,起来,起来。"他扶起两个女儿。就问:"你们可好?""孩儿好,请爹爹放心。"宋员外已经从两个女儿的眼神中猜出,皇上果然来了。

  贵儿、芬儿不敢多停,就对宋员外说:"爹爹,女儿过几日回家看望母亲,请她老人家放心,不要挂念女儿。"说完就又回到后院去。

  江彬叫人把礼品先抬到东厢房,然后对县令交待说:"你们这可接到朝廷选美的文书?""接到了。""那为何还不选?""禀江总爷,下官已经派人去四乡选了,在近几日即可选回。"说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好吧,三日后本官去县衙,到时不可误事。另外,你在想办法制做一种车,这种车坐上去不颠、舒服,马拉就可以了。""下官遵命,三日内备齐。""记住车要豪华一些,做三辆。""遵命。""好吧,没事了。"江彬先走了。

  县令这几个人这才放下一条心,走了出去。他们几个人的心都快从到嗓子眼冒出来,朱公子知道没自己的事了,也告辞回齐河去了。

  三日后,江彬等四人来到县衙,县令等早已等候多时,迎入客厅坐下。江彬问:"都齐了。""齐了,专等江总爷来亲自过目。"他在前面带路,来到县衙后花园。别说这里还真象个样子,里面有二十几个美人在戏闹。

  县令手一招,对这些美人说:"快来见江总爷。"这些美人走过来说:"见过江总爷。"江彬一看,这二十几个美人不错,秀丽标致,苗条可人。

  从外表上看没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这些美人有无恶疾之类的。江彬点了点头,嘴里说:"不错,不错。"然后他对县令说:"本监今日就住在这里了,咱们晚上好好玩玩。"县令对着江彬直傻笑,弄不清他是什么意思,赶快让人去收拾房间。在这花园里就修有客栈,是专门招待高官权贵的。

  江彬进了房子后,见这还不错,名人字画,棋木家俱,古玩书籍,应有尽有,县令对江彬说:"江总爷,下官已备薄酒,请总爷入雅坐。""好吧,先填填肚皮也好。"江彬在县令等人陪同下入酒宴,立时各种佳肴摆上整整三大桌子,江彬对县令说:"挑选几个可色美女来陪酒不是更有趣吗?""是,是。下官早已安排妥了。"他对门外一个县丞说:"请后花园美人入席。""不一会来了十名美人,分坐在三个桌上,有两名最美的美人坐在江彬身旁,娇滴滴,软柔柔的,把江彬乐坏了。

  "下官祝江总爷寿比南山!""噢,你这个县令很是能干的。""谢总爷夸奖,还望总爷日后多多栽培!""好说,好说。"江彬喝一杯。有个美女也撒娇说:"总爷喝县令的,不喝奴婢的是看不起奴婢了。""噢,瞧这美人,多可爱。"说着脖子一扬,酒就下肚了。

  然后搂过美人,把她放在腿上,手却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别,别,这里人多。"美人更是脸红得象个春桃。

  又一个美人也走过来说:"总爷不喝了奴婢这一杯酒就是看不起奴婢了。"江彬一看这个美人更是秀丽可餐,忍不住搂住美人的细腰说:"那里,总爷都看得起。"然后把酒倒入美人的口中,他却让美人把酒吐在他的嘴里。这动作,连县令都看着别扭,他还不知道江总爷根本就不是太监。又有几个美人走过来,她一杯,她一杯,一杯接一杯,江彬大醉,县官让人扶江彬入室休息。实际上,江彬只是假醉,被美人的酒一灌,肚中欲火上窜,他看着这些美人再也忍不住,就扶着两个美人进屋,做成了好事,三个人在床上滚成一团……江彬抱着两个火热滑腻的肉体,心如火撩按耐不住两个美人伸开玉臂缠绕得紧紧的,身体徐徐扭动着,江彬喝完酒、又用手摸着美人的玉腿,轻轻笑道:"多美呀!"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他看着两边的两个美人,一个美人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一直到了下午,他们三个人都觉得有点饿了,才叫人把饭端到这里来。这时县令已在门外等候多时,江彬只好穿好衣,走了出来,见是县令,就问:"车在哪!""就等总爷过目。"来到花园,见三辆豪华马车停在月亮门外。江彬看了看车的外型,没什么特别,脸上露出了不满之态。

  "总爷,请里面看。"县令亲自把车门拉开,请江彬上去看看。

  江彬上去一看,大惊,这种东西他都没见过。里面用包金包银做成,镶有白玉翡翠,有一个坐位,一按机关自动合成一个床。而这种床靠三个滚珠支撑着,起着来衡作用,人牌在上面没有半点颠颇的感觉,而且四壁用铜磨成,锃亮锃亮,光可照人。江彬心想:这车奇了,躺在上面可以随便与美人交欢,外面却一点也看不见。

  县令又说:"这车的两旁还有许多暗器,如果有人来追,坐在车里面就可以放暗器,人多不防,必死无疑。""好车,奇车。皇上知道会大喜的,你叫什么名字?""下官张河林。""本监一定奏明皇上,重赏你的。""谢总爷。"这个张河林,果然后来在江彬的推荐下做了山东巡抚,成了江彬在山东的爪牙。

  江彬出了县衙,让这些美人坐在车上,然后带到城南小宅。

  他见了武宗就报告:"臣给皇上弄来好东西了。""什么?""请皇上过目。"他手指了指院里停放的马车。武宗走过去,见是平常的马车说:"这有什么好。""请皇上里面再看。

  武宗上了车门,进到车里,看到里面坐着许多美人。他一下来了情绪,左手搂一下,右手抱一下。可是他又停了下来,原来他发现这车不一般,外面一般,里面豪华,包金装银,镶玉带珠。

  江彬还告诉武宗,这车上有个机关,用手一按,即可成为一张床,人躺在上面,随着马车颠波,会感到更舒服。当即皇上叫人试一试,有个侍卫替武宗赶车,马车朝城外奔去,武宗在车上把机关一按,立刻出现了一张漂亮的床。的确车子颠波,人躺在床上不光没有难受感,相反有种吸引力,直闹腾了大半天,武宗才回到宅院。

  江彬看着武宗那疲倦的样子,忙让人扶入里屋休息。他问皇上:"感觉可好?武宗挺了挺身子说:"太妙了,真是其妙无穷,你是怎么弄到的这车子?""这是臣想了好几个晚上,才请人制成的,顺便到县衙把选的美人拉了回来。""就这么几人?""对,全拉来了。"其实这江彬又打了埋伏,他把五个漂亮美人偷偷留下来,让县令给买一所宅子,然后把她们养了下来,想有机会再弄回京。剩下的十几个美人,他送给了武宗,当然是出类拔萃的,他还不敢私自留下最美的美人。不管皇上如何信任他,但他从不敢对皇上有半点违抗,只是顺便给自己弄点"边食"。

  这天天刚放亮,武宗让江彬收拾一下,准备上路。马车拉着十几个美人,加上贵儿、芬儿,差不多有二十个了。路过贵儿、芬儿家时,她两要皇上停车去最后看一下她母亲。武宗示意,让江彬陪同。

  他们进了宋家大院,贵儿和芬儿见到父母亲跪下,全家人哭成一片。最后说了几句,才告别上路。江彬此时暗暗告诉县令,把他的五个美人看好,让她们先住在城南的宅院,过几天他来接人。县令不敢待慢,派老妈子伺候,还派兵丁把守。

  再说武宗上了路,他让贵儿、芬儿还有姚美人、张美人其她五个美人和他坐头一辆车,其她美人分坐在后面两辆车上。

  一路直奔泰山而去。在车上,武宗一直不闲着,随便与这几个美人嬉闹;然后再坐到第二辆车嬉闹;之后又到第三辆车上嬉闹。车在路走了一路,武宗嬉闹了一路,到了泰安府暂住下来。

  泰安知府刘大人早已在衙门前接驾,他只是知道京城江总爷驾到,并不知是皇上来了。三辆马车在十几个侍卫护卫下进入到泰安府衙。

  "给江总爷接驾。"武宗坐在车里,见知府给江总爷接驾,把他这个皇上放在哪里?心中老大的不快。江彬赶快制止知府:"只能给皇上接驾,怎么给我接什么驾。"知府忙改口:"给皇上接驾。"这样三辆马车进到后院,侍卫们赶快过来把守,其他人等不准入内。知府忙让人把奇肴异味,美酿精食,络绎不绝的贡献上来。然后又把新选来的美人召来,陪皇上吃饭。这个刘知府很有心眼,他早已知道皇上最喜欢女伶,于是在选美的基础上,又选了些美人学练丝竹管弦,歌舞杂技。只等机会,献给皇上,尽情受用,没想到皇上自己来到这泰安。

  第二天,刘知府来到衙内别墅给皇上请安,此时武宗刚起床。

  "叩见皇上,皇上万万岁!""平身!""臣今日已把泰山封锁了,请皇上游览。"武宗也早就想游泰山,只是没有机会,今日见阳光充足,风和日丽,就同意上山一游。

  众护卫赶快准备,这二十几个美人也争着要去游泰山,江彬的意思是不让她们去,可她们不饶,非要去。武宗本来就是出来游玩的,怎么能没有美人陪伴呢?因此同意带着美人去游山,这些美人雀跃而出。不过江彬说了,上山可没有那么多轿子,走不动就别上了。这些美人逞能,不甘示弱,还是去了。

  武宗在锦衣侍卫保护下上了泰山,这泰山果然艰难,上到半路就不得不乘轿子。那些美人可苦了,三寸金莲如何上得了山,个个哭爹叫娘。

  有个侍卫对芬儿说:"在下背你如何?"这芬儿答说:"当然可以,不过中途不许停下。""当然了。"这侍卫背起芬儿小跑似的追了上去。

  其他侍卫兵丁见芬儿被背走,也都一个个背起这些美人,跑似地上了山,并无一人掉队。

  这时武宗已到山顶十八盘,他朝山下一看,红红绿绿,缠绕在一起,走近才看到这些美人被丁兵侍卫们背在身上。他们个个喘着粗气,有的打闹成一团,逗得武宗大笑。江彬见皇上高兴,也背起一美人跑起来。

  上了十八盘,来到山顶,这里有个庵叫太岳庵,这时已有护卫丁兵持刀守在庙的周围。江彬跟在武宗身后,刘知府也跟在后面,朝庵里走去,刚到庵门,只见一个道姑已迎了出来。

  "贫道在此恭候皇上,皇上万岁!"说完请武宗里面坐。

  武宗在里面坐下,闲谈了一会,顺便看了这道姑一眼,只见这道姑果然气度不凡,长鬟浅黛,别有风情,红黄辉映,如色罗绮。真是:烟鬟雪貌紫霞衣,天上飞流世上稀。自是蟾宫传信至,莫狭巫峡两云归。玉颜风流荡花异,神清迷人刀骨奇。

  不屑人间花脂粉,翩翩风度别有姿。武宗不仅叹到:"好一个风流道姑。"原来武宗这人特别信道,加上今日有如此风流道姑相陪,武宗早已是魂飞天外。

  武宗又惊又喜,慌忙起身对那道姑答礼道:"仙姑莫非嫦娥下凡?""贫道非嫦娥,凡来我庵之人皆为仙人,久之薰淘已带有仙味。"武宗听到这里更是龙颜大喜,马上又问道:"如何才能成得仙?""那道姑又说:"泰山气候适人,此成仙一也;食素食花,彩蜜为汤,此二也;绝欲三也。"武宗起身又拜说:"这头两条朕可做到,唯有这三朕都是做不来的。朕一日饭不食可也,美色万万不能没有。"武宗喝了口茶,又问:"可否把这三取之。""当然不妨一试。"武宗见那道姑神情萧洒,超俗之韵无穷,就拿些话语挑动这道姑:"既蒙道仙指教,就此实验如何?"女道说:"君不可亵,神不可狎,这如何使得!"武宗又凑了凑身子,低声说:"何敢狎,不过片时相亲耳!"遂要以手来牵。

  女道又看了四周的侍卫、宫女说道:"皇上休忙,贫道自有去处。""在哪?""请随贫道来。"那道姑起身朝里屋走去,武宗起身跟在后面。有个侍卫要跟进,被武宗阻住。

  武宗随那道姑进了里屋,又拐了一个弯,来到另一个院子。

  只见这里:海棠花开,池前春燕。杨柳依依,桃花含露。小院红洛,婉转繁弦。逶迤珠玉,阳春千曲。暮鼓晨钟,绵起堆枝。蓬莱仙洞,笑杀春风。树上新花,添却千蛊。绡长枝速,金栽雨露。

  桂子飘丹,无雨烟脂。宜临月姊,神仙奇苑。

  武宗看了这院子,静悄悄,不由感叹道:"好一个去处,真是彩能留客,君王不归。不愁今日里,更化彩去飞。""皇上请。"武宗进了这里面的屋,只见里面名人字画,四壁图书,缥缃满架,浑如禄石渠;翰墨成林,胜似皇园。他随手翻开书看,见都是些常用之书,什么虞书尧典,周易毛诗;禹汤所尚,孔孟之遗。他问道姑:"这都是你平日所读之物?""贫道声无,以书度日,聊以消遣。""你也嫌寂寞?""道姑也是人呀,也有七情六欲。"那道姑说完,仿佛有点不妥,脸立时飞红。

  这正好让武宗看见。此时的武宗已经是浮想联篇,加上那道姑的几句话,他已是浑身鼓动,拉起道姑玉臂素手说:"现在可还寂寞不?"这道姑更是越发脸色粉经,也越发好看,似如春桃,红红的,粉粉的,白白的,武宗乘兴把她搂将起来。

  那道姑半推半就,两人遂成好事。这道姑属于多年练磨,习得一身好功夫,紧收玉身,推动丹气,如天仙浮云一般。一个似龙,一个如仙,在泰山顶端飘翔,仙如在云中,周身被云围住,仿佛那龙在她身上飞来绕去,缠在身上,不能脱身。

  那道姑醒过来,原来是个梦,皇上躺在她身旁,窗外明月当空,照进禅房。他暗中掉下了眼泪,因为她虽说只有二八年岁,可是从三岁起就进了禅房,至已修练已有二五之年了。想不到今日被皇上破了戒。她想不到女人到了道庵也竟然脱不得俗欲,想起来真是愧对死去的师傅。

  天亮了,她叫着武宗:"皇上,皇上,赶紧起床吧,天已亮了。"武宗睁开眼问:"几时了?

  "鸡已叫三遍了。""还早着呢。"他又睡下,也不让她起床。武宗这个人贪床,尤其高兴了,在床上可以睡三天三夜,吃了睡,睡了吃,连续几天可以不下床。他也觉得这个道姑如此柔美,岂可放过。

  直到外边的美人来催他上山,武宗才揉了揉眼,问那道姑:"你随朕下山一同进宫吧!"道姑的确想随武宗进宫,她已破了戒,以后是不好再去管别的道姑了。在房里的事,已是无人不晓,她只好痛苦的点了点头。不过现在还不能下山,她还要安顿一下,安顿好之后再下山,她更希望武宗到时派人来接她。

  "好吧,你先安顿一下,朕到时派人来接你。"果然武宗答应了。

  临走,武宗挥墨写下"清水庵太岳"几个字。传说原来就是这么写的,原来几经战乱,风雨侵蚀,只剩下太岳庵几个字了。武宗的字本来就不太好,可是泰山留有不少帝王的笔墨,他也只好挥笔作墨。然后告别道姑,带着美人下山去了。

  道姑看着皇帝身边这么多的美人,一想自己就是入了宫,也能算得什么呢,遂又取消入宫的打算,收拾一下衣物,离开清水庵太岳。

  武宗从泰山下来,带领众美人,乘车南下。他让美人们把帘幕卷起,细细赏玩那些山水风景。突然武宗对侍卫说:"停车!停车!"侍卫走过问:"皇上有何事?""回泰山。""回泰山?"侍卫不解。

  "回泰山去接那道姑,朕越想越不对劲,就这么走了,她怎么办?"武宗沉思了一下,还是让人拐回原路,上山去把道姑接来。

  几个侍卫只好又上了一趟泰山,登上十八盘,来到清水庵,才知那道姑刚走。侍卫问:"上哪去了?""只见她带着衣服朝北走了。"几个侍卫不敢停留,派一个人先去禀告皇上,其余人等往北山追寻去。侍卫们也知道,皇上最喜美女,只要能把美女弄到手,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所以他们几个人还算机灵,否则这么回去,武宗会杀了他们。

  几个侍卫沿北山寻下,直到了后山,在一块大崖上,看到远处有个女子正坐在一个坟堆上。他们不顾一切跑了下去。

  突然从林中钻出几个人来,他们见这道姑有些姿色,就用污语调戏她。有个长满胡子的大汉说:"跟我们去做压寨夫人吧,胜似这做道姑强百倍。"道姑吓得直喊"救命!"几个侍卫一听,紧跑几步,来到这伙人跟前,见几个人正调戏那道姑。侍卫大喝:"不可放肆!""什么人?""你家爷爷。"几个人上去就打成了一团。这几个人不是别人,他们是丞相派出寻找皇帝的人。领头的是何长宏,外号黑风魔,他们暗中从沧州跟到乐陵,又从乐陵跟到泰安。无意当中遇到美如仙子的道姑,不想被武宗捎来的侍卫遇到。这伙人不是侍卫的对手,几招下来就退不择路,落荒而逃。

  "仙家,我们受皇上之命来接你了,让仙家受惊了。"这几个侍卫如果晚来一步,道姑命休矣。这道姑受惊吓,昏厥过去,几个侍卫轮流背道姑下山,见了武宗,武宗才放了心。

  道姑醒来,见躺在武宗怀中,动情地说:"贫道无颜怎耐皇上错爱,如何消受得起?说着就要起身。

  "躺下别动,这是御车,其她美人已到后面两辆车去坐了,这里就你我,不必耽心。"道姑见皇上对她如此关怀早已感动不已,只得以身相报。

  一路大家欢声笑语,果然不觉寂寞,不多时,车已到蓬莱仙景。武宗率众美一起登山,忽然众人一齐惊叫:山顶有两只大雕,在一起撕打。武宗举目远看,什么也没有。他以为众美与他说笑,不料侍卫们也说有两只雕打架。

  "朕为何不见有雕?"几个侍卫不敢说话。道姑坐在一块石头上念念有词,说声"解",这时武宗再看,果真有两只大雕在一起打,只见雕羽乱飞,叫声一片。

  武宗问道姑:"仙姑,如此作何解释?"道姑说:"南方有只雕,虽然羽毛并不满,可已露出凶像,不过不要紧的,天上只有一只雕,不会出现两只,这两雕之中必有一只逃去。"一会儿,果然有只雕逃去,另一只展开双翅,高高飞翔。

  武宗这才露出笑容。作为皇上就是天上的雕,只可有一个,不可有两个。但他担心的是,是谁敢和他争天下!

  武宗又问道姑:"可知是谁吗?""是你们朱家。""啊!"武宗大惊,因为他们朱家到他这一辈就他一人,难道是他们皇家叔叔吗"他不愿多想,只得催动大家游乐。可这只雕,总在他心上缠绕,这蓬莱也没游好。

  道姑劝武宗:"皇上,不可烦恼,天下皇权,尽归真主。

  君德苍天,天心有属。江山社稷,还是你们朱家的。"武宗被她这一说,龙颜大喜,一路专宠道姑,引得其她美人醋意大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