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百官千里寻帝 梁蒋计谏武宗
章节列表
百官千里寻帝 梁蒋计谏武宗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武宗带着众美人上路,出了山东进入到江苏境内,这且不说。单说黑风魔何长宏带着四个人在泰山被皇上的侍卫打跑后,这伙人撒腿就跑,一直跑到泰山北路才歇下来。黑风魔看着这几个人狼狈不堪,他真后悔当初多带些人来。

  原来丞相梁储、大学士蒋冕、御史张钦等人听说皇上奔了沧州,带人紧追不舍。追到乐陵,县令不敢隐瞒,只说江彬总爷等四十几个人朝泰安方向走了。他们又朝泰安追去,可是中途他们错了路,跑到维坊去。到了维坊,县令说,江彬根本没到这里。再问县令才知道走错了路,忙派黑风魔带上几个当地人去泰山探路。没想到这几个当地县卒竟是色鬼,见了道姑想占便宜,被痛打了一顿,狼狈而回。

  梁储问:"打你们的那几个人是什么样子?""奴才们一交手就不是对手,没看清。"几个兵卒爬在地上。

  "那几人是本地口音吗?""不像是。""往那个方向跑了?"梁储简直被这几个气蒙了,一问三不知,真是一帮窝囊费。

  "不知道。""蒋冕过来说,看样子这几个人是宫侍,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拳脚。他们抢走道姑干什么?蒋冕建议还是先赶到泰山再说。

  梁储说:"来不及了,还是派人去一趟泰安打听一下,或者把泰安县令调来。""好主意。"蒋冕只好同意。他们这伙人在维坊歇下,然后让黑风魔带着丞相的手喻,火速奔往泰安。三天后泰安刘知县就连夜赶到维坊,丞相召见,他不敢待慢,连夜赶到。

  见了泰安县令,梁储问:"是不是皇上去泰安了?""是的。""什么时间离开的,去哪了?""禀丞相,皇上去哪下官不知,他们离开泰安到现在差不多已有六天了。不过下官听江总爷手下的侍卫说好象去蓬莱。""蓬莱?"维坊县令说:离这有一天的路程。梁储说:"我们去蓬莱。""禀丞相,我们去蓬莱可能皇上已走开了,不如直插青岛,在青岛可赶上皇上。"蒋冕小心地说。

  "那好吧,我们直接去青岛。"梁储他们一路上有四百多人,鸣锣开道,行走缓慢。维坊县令和泰安县令一直把他们一行送出快到青岛,才打马回去。

  梁储他们刚进青岛,就被青岛县令迎住,梁储顾不得问路的,先问:"可看见江彬他们?""禀丞相,是来了一伙人前天刚到,住在海边皇苑。"青岛李县令恭敬地说。

  "快前边带路,去海边皇苑。"梁储顾不了别的,让李县令快点带路。只大约走了二袋烟的功夫,他们就赶到海边皇苑,他们顾不得欣赏这里的美景,直入皇苑。几个侍卫见是丞相,就放他们进去。

  到了内院,丞相大老远就听到一群美女的嬉戏声,知道终于找到皇上了。梁储上去问一侍卫,请求见皇上。

  这时武宗正在与二十几个美人围着青岛挑出的五十个美人评头品足地议论。有的说这个漂亮,有的说那个漂亮。武宗看着这五十个美人,一个个是:香风袅袅,花貌盈盈,粉脸桃腮,乌云玉面,朱唇樱桃,眉盖秋波。披红挂绿,罩白穿紫,如数朵彩云。戴金插玉,蟠龙惊凤,似珠玑玉树。无限娇媚,若兰频盼,玉颈半露,体细肌芳。多看一眼,勾人魂魄,多闻一香,令人销魂。

  武宗看着这些美人,看不够,看了这个,再看那个。只恨自己只有一个身子,否则分将身去,醉生梦死地享受,才叫君王人生。

  就在这时,有个侍卫进来报告说:"丞相梁储、大学士蒋冕求见。""他们来干什么?朕又没有传。"武宗满脸的不高兴,他在兴头上,只有对美人感兴趣,别的一概不理。

  江彬悄悄说:"皇上,这两老头想必又是来找皇上麻烦的。""什么麻烦?""这个梁储号称不怕死的忠臣,他又是那些劝皇上节欲的陈词滥言。""不见。"武宗对侍卫说了一句。

  江彬赶快补了一句:"就说皇上连日鞍马劳顿,龙体不佳。""是。"侍卫出来,对梁储等人说:"皇上龙体不适,不见了。"梁储见皇上不见,也急了,要往里闯,被蒋冕拉住。

  "你拉我做甚?""皇上龙体不佳。""什么龙体不佳,你听里面嬉笑声不断,刚才皇上还说话呢。"说完,推开侍卫硬是闯了进去。进到里院,果然武宗正搂住几个美人打趣呢。武宗对这五十个美人个个都感可爱,便告诉掖庭使,全留下。这些美人正欢天喜地相互拜姐妹呢。

  武宗见梁储、蒋冕等人硬闯后院,大怒叫到:"什么人?敢私闯帝苑!""臣梁储、蒋冕拜见皇上。""什么事?"武宗脸一沉问。

  "皇上不能再这么在外出游了,现在政局不稳,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大明王朝可怎么办?"他跪在地上不起。

  "难道朕连出游的权利都没有吗?"武宗怒不可遏。要不是怕惊扰了这些新美人,他真会让士兵们杀了这两个丧门星。

  "皇上若不答应回京,我等就跪在这里不起。"梁、蒋二人还真有点不怕死的劲头。

  武宗无奈,眼珠一转,就骗他两说:"爱卿请起,容朕再在这里小住几日即可回京。""皇上万岁!"梁、蒋二人起身,拜辞皇上出了院子,回官栈休息去了。

  让这两人一搅,武宗兴趣去了大半,好在道姑善言相劝,又把武宗的兴致拉了回来。他对这五十个美人,一个个进行寻问,问完之后,他请众美人吃饭。立时觥筹交错,丝竹齐鸣,众美人争相献酒,武宗十分尽兴。这一场筵宴,果然吃得欢天喜地,畅意舒情。真是:君王不作穷酸相,筵前添却千蛊量。

  武宗欢饮了半日,已是有几分醉意,他突然问道:"你们谁可会唱曲?""奴婢略会一二,愿博万岁一笑。"武宗看去,只见这美人身穿一件紫衣,束一条碧丝鸾带,柳腰细眉,婷婷玉立。这美人太美了,武宗问她叫什么名字?""奴婢小名叫茹娘。""好一个茹娘,几岁了?""十六岁。""妙极,妙极,快快唱来。"武宗催茹娘快唱。只见茹娘走近筵前,轻敲檀板,慢启朱唇,如新莺初啭一般,唱了一段《如梦令》的词曲:杨柳青青,丝丝拖烟。

  桃李春色,宫莺常啼。

  寄情相思,长锁几支。

  武宗听罢在喜,"妙,妙,唱得妙!此杯不可不饮。"茹娘接过酒杯痛饮下肚,脸色更觉好看,喜得武宗不知怎么才好,用手拉着茹娘抚摸。

  这时又有一个美人款款而立,也要唱一段。武宗看时,只见这美人浅淡梳妆,娇羞体态,轻移金莲,先给武宗道了个万福礼。

  "好,好!"武宗大喜,他就专爱看这种有趣的。美人对比,个个争先,这正是他希望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随心所欲地驾驭这些美人。

  武宗问:"美人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奴婢叫昭儿,今年十五岁!""好个昭儿,快唱快唱。"只见昭儿启动朱唇,唱道:红云缥缈,残星犹在。

  玉阶丹凤,香柳因烟。

  万国衣冠,百官拥戴。

  巧铺春夜,皇家富贵。

  "妙极,妙极。昭儿果然不凡,当饮三杯。"亲自给昭儿倒了三杯酒,只见昭儿小小朱唇,下藏红舌,武宗已是按耐不住,要过昭儿残酒,也喝尽了。然后手拉昭儿和茹娘进了里屋去。其她美人羡慕不已。有个美人提议:咱们也进去讨个喜如何?众美都说妙。这些美人一下子涌入房里,又传来杂乱的嬉戏声。

  武宗一连几日在皇苑嬉嬉,早把梁、蒋二人忘个干净。这天,江彬又来见武宗,告诉皇上:"外面两个讨厌的家伙又乱叫了。""你说怎么办?"武宗实在不愿回京,他觉得这好玩。""咱们今日偷偷溜走如何?"江彬又出了一计,突然他又说:"找几个侍卫假扮皇上,咱们晚上人不知鬼不觉走人。这叫金蝉脱壳之计。""好计,好计。"武宗让江彬快去准备,晚上依计而行。

  然后他来到众美的院子里,对众美说:"朕有点事要去办,你们在此等候,如何?""是不是皇上不要我们了?""皇上走了我们在此怎么办?""遇到坏人怎么办?""皇上老是说与我们鱼水不分,可到关键时刻就想丢掉我们。"有人就哭起来。这众美有一人哭,大家都跟着哭,果然后院哭声一片,武宗是最听不得美人的哭声的,马上答应说:"好,好,朕带你们去。不过莫得嫌苦哟!""谢皇上。"众美也赶快去各自准备。

  到了晚上,武宗与众美分乘三辆车朝城外偷偷走去。江彬对一个士兵讲:"如果丞相问起,就说不知道。"第二天,梁储、蒋冕又来见皇上,见侍卫禁严,没敢惊动,只等到下午,太阳快落山了,还不见皇上的影子,就又闯了进来,一看,那还有什么皇上!他们估计皇上一定去了南方,也骑上快马,一路追去。

  武宗带着美人、江彬还有二十来个侍卫,一直跑到淮安才停下来,早被淮安知府接下,住进皇苑。武宗心想,他们这一阵紧跑,估计丞相再也追不上了,就一住就是三四天,问选的美人在哪里?知府说早已送往京城。在历史上,淮安也是出美人的地方,武宗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江彬就又给武宗出主意,要找美人还是扬州最出名,听江彬这么一说,武宗带人连储备朝扬州奔去,一路快马加鞭,二天二夜就到了。

  到了扬州,武宗一看,这里果然是个好地方,他们直接到了皇苑,这里曾经是隋炀帝住过的地方。武宗看了看这皇苑果然是:御烟金舆,仙乐缤纷,禽鸟献瑞,花吐锦云。水碧千秋,回舟剑履。觥交珠玉,笙歌绮罗。寒光铺枕,晴影走蛇。东风播腰,烟雨相宜。蕊水玉粉,苍天明霞。轻盈金殿,玉管朱弦,流绕禁园,鱼跃东莲。

  武宗仔细看这扬州皇苑,想不到天下有如此与豹房可比的好去处,于是龙颜大喜,让众美随他在此畅游。他要学炀帝享尽荣华富贵,更要超过他。

  无奈这精神有限,一日比一日难熬,只要身子一占龙床,即不想起来,深感疲惫。无论经女伶们如何唤他起床,为他"品箫",也终打不起精神来,弄得这些女伶们扫尽了兴。

  这天武宗正昏睡,外面玩耍的美人偷偷溜进来,有的解武宗的衣服,有的用小草挠武宗的脚心痒痒肉,武宗翻了个身,见是众美,打趣的说"莫闹,莫闹。"在以往他非抓过几个美人不可,可现在他不行了,有心而力不足,身上连一点劲都没有,尤其没有情趣。

  昭儿推着皇上说:"皇上整日就知道睡觉,这要睡坏身子的。"茹娘也说:"皇上起来,领我们去后山君山庙游玩。"一声令起,武宗乘辇而行,五十多个美人尽数跟定,浩浩荡荡来到了君山庙。武宗细看这君山庙,乔木几株,环绕成水,只见:青山绿水,庙殿辉煌。乔木成林,溪水石径。松蟠作壁,新竹织笆。春韵啼鸟,秋香稻化。帆墙锦缆,橹楫桂桡。繁绕雾撩,疑是龙宫。

  武宗走上一步,见山门半开,忙让一侍卫前去打探。忽然有个和尚伸出半个头来问:"施主找哪一个?"道姑走一步问:"请问了,半山主持可在?"不一会半山主持走出,武宗看这和尚果然生得:雪白头颅雪白须,苍苍硬骨有百年。莫言半山身如仙,步履稳健好武功。

  欲发蓬松不嫌老,童颜鲜姿美容光。

  武宗不觉惊叫:"好个仙人。""这位是?"半山主持问道姑。道姑说:"当今圣上。"半山主持听说是皇上驾到,忙合掌请罪:"贫僧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请皇上恕罪。""无罪,无罪。""皇上请里面坐。"武宗等待玩得尽兴后,就回皇苑去了。临走武宗仍不忘向那主持讨得十粒不老金丹。"这些不老金丹,日服二丸,其妙无比,贫僧至今已有百岁,仍是筋骨健壮,徒走如飞。"回到皇苑,武宗连忙服下一丸,顿感身轻,充满硬骨。火盛情涌,兴勃难忍。稍稍尽兴,才稍觉困顿,满身香汗。一连住在皇苑二十天有余,每日必与众美尽兴。这天丹桂将开,武宗步入皇苑,看见远处有个婢女正在浇花,这婢女不施花脂粉,却美艳非常。金莲佩环,似笑向人,又不畏缩,武宗见了,魂不守舍,忙拉过那婢女,左看右看,上下打量。而这婢女更是秋波轻眸,微微而笑,把个武宗勾得情实难支,抱入花房。这花房里面栽育千万种鲜花,武宗左看不够,右看不够,这闻闻,那嗅嗅,忽而在花朵上乱咬,忽而在花身上使劲缠绕。可惜这些鲜花,被武宗一会儿就弄得不成样子,残花败叶,落成一地。最后武宗带着满足的心情走出花房,在他身上沾有不少花香。

  这天武宗正在皇苑与众美尽兴,忽侍卫来报:"丞相已到,请求见皇上。""这讨厌的家伙又来了,传去不见。"武宗又搂着众美闲玩。这几日有还春丹助力,武宗深感年轻了许多,浑身有用不完的劲。这个时候,他是不愿失去兴头的,那里还想见什么丞相。

  皇苑有卫兵把持,没有皇令,丞相不敢私闯,只好每日在苑外等候。这天武宗终于将春丹用完,他带上众美,又要去君山庙讨要春丹,没想到让丞相拦在苑门口。

  "臣梁储、蒋冕叩见皇上。"今天这两人豁出去了,皇上如不答应回京,他两死跟着皇上。

  武宗把脸一沉问:"又是什么事?""请皇上回京。""朕正在兴头上回京干什么?"梁储先拜了一下又说:"朝中百事需要皇上亲断。"武宗真有点发怒了,他生气地说:"断百事还要你们干什么?"忽然外房传来:"楚玉、刘美人、李贵妃进殿!"武宗一惊说道:"她们怎么来了?"快走出来,只见已进来一大片美人,跪在地上喊皇上万岁!

  "众爱卿怎么来了?"武宗扶起这些美人,已经二月不见她们,见了这些美人,他已经有些感动:"爱卿请起!爱卿请起!"我等前来迎皇上回宫。"只见刘美人手举一表文,小声细说。

  武宗接过表文一看,上面写道:臣妾匹十六人等,稽首顿首,奉表于皇帝陛下:自皇帝出宫南巡东游,臣妾等独守空宫,闲居深院。岁月无情,春而隔夏,徒数夕而升朝,枕衾有痕,相思无比。然而湖山无恙,花柳依稀,不见君归,笙歌冷落。瞻念豹房于天际之外,闻于梦中。虽家连九州,然天霸一方,臣妾每日愁云思雨,伏望陛下早日还驾,房中鼓钟,再咏关睢,玉笑珠香,重承夙夜。我大明皇恩浩荡,恩泽永固。臣妾等不胜感激之至。臣刘美人四十六名姬妾拜上。

  武宗看毕,大为感动,连声说:"是朕不好,害得众爱卿如此受苦久矣。朕从众愿,即日返京。"皇令传出,起驾回京。

  梁储、蒋冕等人嘴上露出笑容。梁储说:"还是大学士有高招,一纸奏章即可把皇上请回宫。"原来梁蒋二人见武帝不回宫,就想了个办法,把京城的美人妃子们招来,让她们撒娇请皇上回宫,果然奇招有效。

  一路浩浩荡荡,武宗让为些众美轮流受用了他的奇车。所过宫馆,将那些新选的美人,拣些有颜色的,尽数带回豹房。

  回到京城,入了豹房,众美人一齐围住武宗说:"皇上南游,把我等忘了!""皇上被一路的花柳缠住,我等败花不足吸引皇上。""哪里,哪里,众美言重了,朕无一日不思念众美,这不回来了吗!""若不是刘美人等去迎皇上,说不定皇上早去了海南了!""鬼丫头,小小年纪,如此利嘴!"他一把搂过艳君,在她的樱桃小嘴上连亲数下,直咬出了血才罢手。

  "皇上可否给我等讲讲南方的趣闻怪事,一路上风花月草的新鲜事儿?""对!对!"众美齐声高叫。

  这时刘美人过来对武宗说:"臣妾等为皇上摆下洗尘宴,请皇上入席请酒。""好!对!"武宗在众美拥簇下入了膳房风月馆,这里是豹房里专门宴请的地方。

  在酒席上,刘美人说:"别说南游有什么趣,吃不好歇不好,累死人的,那有咱这豹房有趣。""就是嘛。"众美齐声咐合。

  "来,来,你们过来。"武宗叫茹娘、道姑、昭儿、云儿等过来。"她们几个是朕一路新遇的,从此就是你们的姊妹了。来见众姐妹。""给众姐姐见礼了。""哟,长得如此水灵,娇细,连我都软了,要不皇上都不思归呢!"艳君说完又敬她们一杯。众美人又是大闹了一阵。

  这时武宗已被酒灌得烂醉,他让刘美人、艳君、灵儿再加上楚玉等人侍寝。她们扶着武宗进了寝室,给武宗宽衣解带,却从口袋里发现了小葫芦。十几个美人,不知这是什么药,打开一闻,"好香!"武宗说:"别……动……是……宝贝,合……水……来。"刘美人往口中一放,嗤嗤乱响,浑身酸麻,一会儿就奇痒,众美一见,蜂涌而抢,有手快的抢到一丸,手不快的只闻了个香味。把武宗一小葫芦的丹丸抢得只剩下半点了。

  这天武宗与众美在豹房论兽,江彬进来双献计说:"现在正是快到盛夏之际,是去北方避暑的好机会。臣早年去北方时,一点不觉热。""众美要求去南方。""南方天气正热,臣担心陛下身体受不了炎热。""那好就去北方。"武宗附在江彬耳边低声几句,江彬出去准备。众美听说去北方避暑,都跑到豹房又来吵闹。结果把消息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