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跪午门臣婢毙命 塞外北游遇女仙
章节列表
跪午门臣婢毙命 塞外北游遇女仙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众美听说皇上北游,都吵闹着要出陪。这豹房原有一万三千多美人,又新选了五千,共计一万八千美人。如此这么多,武宗怎么能带得了。

  可是不管武宗怎么做工作,众美只是不听。茹娘给皇上出了个主意:先由皇上亲点一部分,其余的抓阄为胜。主意一出,众美齐声叫好。

  武宗让女官艳君开出一个名单来,上面列有整一百零八名妃妾。在她们中有李妃、张妃、齐妃等,在姬妾中更是占尽多数,有刘美人、茹娘、昭儿、云儿、小红、月宾、楚玉、艳君、李美人、娟凤、"一枝花"、彩娥、道姑等等。凡点选上的欢天喜地,选点不上的只好靠抓阄碰运气。又是在吵嚷声中,完成了点选和抓阄,最后定下北游的日子。

  没想到去不成的美人满城嚷嚷,结果北游的消息还是让梁储、蒋冕等人知道。这天武宗带着一百零八名美人和三百多人的锦衣卫,刚出到午门,就见午门黑鸦鸦跪了几百名文武大臣。

  原来梁、蒋二人觉得他俩已阻不住武宗出游,就连夜联络了上百名文武大臣,跪在午门"死谏"。

  武宗看着这些跪在午门的大臣,尤其他听出他们不是欢送他的,而是死谏阻止他北游的,龙颜大怒。

  这时江彬附在武宗耳边低语说:"皇上北游也是为了国家安宁。这引起大臣几次阻止皇上出游,这是居心不良啊!"一句话挑得武宗火起,对锦衣卫冯督尉说:"把这些人轰走。"立时数十个锦衣卫连推带打把这些文武大臣推倒了好几个。

  兵部侍郎黄巩、金吾卫指挥佥事张英、翰林修撰舒劳等人跪在地上不起,对武宗说:"皇上如不收回北游成令,臣等誓宁死不起。"江彬又对武宗说:"这伙人还挺硬,真是欠教训,不给皇上一点面子。""来人,把这几个人各打三十。"武宗真怒了,他太丢面子了,这些人对他至高无上的皇上如此小看,今后还怎么统治天下!

  二十多个锦衣卫走过来,把黄巩等人按在地上,脱去衣裤,每人杖击三十。立时鲜血横飞,打完后再看这几个被杖击的人,连站也站不起来。舒芬由于年老已经昏死过去,鼻中没了半点气息。

  武宗再问黄巩:"还敢说个不吗?"黄巩睁开双眼,他的牙齿已经被口中的血染成了红牙。他张开红牙慢慢地说:"臣宁死。"武宗更是大怒,夺过身旁一锦衣卫腰中的宝剑,使劲朝黄巩肚子上刺去,只见黄巩成了个血人。武宗问:"服不服?"他真有点气急败坏了。

  "不服……不……服。"又是几下,武宗像发了疯一样,用剑在他身上乱刺。黄巩挣扎了一下,还是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数百名文武大臣见黄巩被杀,其他几人被杖毙,都跪在地上不起:"皇上,不能这么呀!"可是武宗一点也听不进去,他让锦衣卫把梁储、蒋冕、夏良胜、万潮等人下了监狱,在狱中杖击五十。还对锦衣卫冯督尉说:"把他们看紧了,别让他们起来,每人罚跪五日,看看他们的腿到底有多硬。"说完带着人回豹房去了。

  回到豹房,他把楚玉等人叫进来问:"是谁走露了消息?""听说是未点选上的孟晓云走露消息。"其实楚玉也不想再看着皇上乱杀人,她也是无奈,她也劝过皇上不要再北游了,可武宗根本听不进去。

  "来人。""臣在。"进来几个侍卫。

  "把孟晓云抓来,朕要亲自审问。""是。"不一会孟晓云带了进来,她一见皇上满脸不高兴,就跪在地上。

  武宗问:"云儿你可知罪?""奴婢知罪,请皇上宽恕。"孟晓云已经知道午门事件。

  现在见皇上满脸怒气,知道瞒不过去了。

  "你都给谁讲过?""没……有……""到底给谁讲过!"武宗把龙案使劲一拍。

  "奴婢只是……""只是什么?"武宗又是猛拍龙案。

  "奴婢只是给几个未点选上的姐妹们讲,我等命不好,不能随皇上北游。"孟晓云已经吓得不成样子。

  "来人!""臣在。""把这骚货拖下去重打。"武宗认为事情全坏在这个女人身上,才引出今天这种事来。

  几个侍卫上去,把孟晓云按倒,孟晓云爬在地上乱滚,使劲求饶。几个侍卫不由分说,举起板子朝她的P股上打去,一、二、三、四、五……打到十二下,孟晓云已是昏死过去。再看这粉股已成血股,血股上滚出不少的血,连侍卫们手中的板子都变成了血板。

  楚玉看着昏死过去的孟晓云,把头偏在了一边,都怪她,否则孟晓云也不会遭此毒打。楚玉牙一咬,出了雀宫,回到她的房间去,伏在床上痛哭起来,她恨这皇上怎么这般凶狠。

  正哭着,门吱呀开了,进来一个人,楚玉一看是江彬。她擦了擦眼泪,背过身去。江彬从后面搂住她问:"怎么,哭了?"她把头一扭,她不愿多看江彬一眼,如果她和他没有那种关系的话,她早对他不客气了。

  江彬又把她的脸扭过来,又猛亲几下,楚玉此时心情正不好,她拼命地反抗。可这时江彬也来了劲头,他不管怎样,还是使劲抱着楚玉。这楚玉是练过武的人,若论武功在江彬之上。

  只是江彬想不到楚玉会对他这样,没想到楚玉运气上丹田,用手在江彬的哑穴上点了一下,江彬瘫在床上,楚玉心一横,出了豹房,朝北门走去了。

  再说孟晓云这边,已经被杖毙在大殿,武宗让人把她抬了出去。

  武宗收拾完这里,气还未消,他让一侍卫去午门看看,那边怎么样?

  侍卫不久回来报告:"禀告陛下,已经有十几个老臣昏倒在地。""不要理他们。"武宗一回头又问:"江彬那去了?""刚才有人看见,他跟着楚玉出去了。"有个侍卫说。

  "去把他找来,朕有事相商。""不好了。""什么事,如此慌张。""臣等在楚玉房间发现江彬,他被人点了穴,不省人事。""楚玉呢?""不在房间。""快传御医。"不一会侍卫把御医领到雀宫。御医给皇上行完礼,又在江彬身上扎了几针,只见江彬喘了口气,醒了过来。

  武宗问他:"怎么搞成这样子,楚玉哪去了?"江彬结结巴巴说:"臣见她跑出去,怕她出事,就跟在她后面,见她要出宫,就拦住她,结果被点了穴。""她出宫去了?""是。""来人,速速传令四门,见楚玉到了只可拿下,不要多问。"因为武宗也最恨那些敢于背叛他的人。

  不一会,冯督尉进来报告:"两个时辰前,楚玉出了德胜门朝北跑去。""你去带些人,把她追回来。"武宗不明白,怎么人现在都和他作对,反对的反对,背叛的背叛。冯督尉带人要去追。

  江彬拦住说:"还是我去追。"他不愿意楚玉离去,更不愿他们发生一场恶战。他也相信,自己能把楚玉找回来,因为她离不开他。

  武宗对江彬说:"好吧,你去把她追回来,一定要追回来,多带些人。""遵旨。"江彬带了十几个锦衣卫,骑上快马,朝德胜门方向追去。到了德胜门,他问这里的守城士兵,可看见楚玉去哪个方向。士兵回答:"不知道,只知道有个人,带有锦衣卫的牙牌,出了城朝北跑去,江彬带人朝北紧追过去。

  楚玉哪去了?她是出了德胜门往北跑了,她上了西山,她要发泄一下心中的闷气。她更弄不明白,平日里这么多美人对皇上如此听话,可皇上还是不依不饶,不就是要北游吗?干吗发这么大的脾气?她想上西山出家当尼姑,她也受够了这宫中的气,皇上拥有上万名美女,她却不能公开有自己喜欢的男人。

  一路上胡思乱想,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也不在乎。不一会,她就上了西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胡思乱想。最后她终于想明白了,作为女人再回到宫中去,一旦色衰,也就是她的尽头。

  再说她也想清楚了,这个武宗是个荒淫皇帝,整天就知道女人。

  她上了西山,来到一个清观庵,这里是个尼姑庙。她豪不犹豫下了马,投身庵中,剃发做了尼姑。传说她后来不招了不少女徒,练习武艺,成为当地拳祖。

  再说江彬顺着咱一直追到山口,仍不见楚玉的影子。到处打听,也没有打听到。就在西山夜宿下来,可是找遍整个西山,也没有见到楚玉的影子。

  "江爷,会不会去河北了呢?"有个锦衣卫官问。

  "不会的,她在河北没有什么亲戚的。"江彬根本没有想到楚玉会落发为尼。当他带人追到清观庵时,从此经过,她躲在门后,看着江彬等人追过。

  江彬在西山找了两天,也没找到楚玉的影子,只好回宫复命去。进了宫他来见武宗:"禀告皇上,臣回来了。""追到人了?""臣罪该万死,臣在西山追了两天两夜也没见到人,只好回来了。""算啦算啦!朕只是耽心她的安全,既然找不到就算啦!"江彬刚想退出去,又被武宗叫住:"你慢走,你有什么办法安排朕去北游?"江彬见皇上还记得这事,就又献上一计:"既然文武大臣反对皇上北游,那咱们来个人不知鬼不觉,混出宫去,悄悄微服北游,不知皇上以为如何?""此计甚妙!"武宗听了大喜。

  "不过……""不过什么?""不过微服北游是不可以兴师动众的。"江彬小心说。

  "这好说。"武宗也很痛快。只要能北游,玩好乐好,他是不顾一切的。

  "好,那后日出宫,皇上以为如何?""干吗到后天,明天就走。""遵旨。"第二天三更鼓,武宗就起了床,他只告诉锦衣卫守住宫门,谁也不要告诉,别人有事求见,一律不见。然后带着道姑、茹娘、昭儿还有四个侍卫,加上江彬,一行九人悄悄出了豹房。

  来到午门一看,还有几十个大臣在这里罚跪,有几个锦衣卫在旁边监督着。

  "让他们跪着吧。"武宗带着人出了德胜门,踏上北游之路。

  这一路,武宗玩得实在痛快,遇山翻山,逢水过水,有美人陪着。他和几个美人乘坐车,其他人骑马,一路上走了三天,就到了山海关。

  武宗问江彬:"咱们怎么过关?"江彬想了想,对武宗说:"皇上,只有混了。""怎么个混法?""咱们假扮成做生意的人,就说贩药材生意吧。""可朕一点不懂药材呀?""没关系,士兵不会问那么细。""好吧,过关!"不一会,他们来到关口。这关口果然是:火燎楼吧,烟迷琉璃。黑焰丛中,夜照山棚。踏竹马颜,暗中刀枪。如花仕女,人堕金中。阁内号动,铁马环城。阴森林然,黑洞洞乎。看这般情景,连武宗都毛骨悚然。

  楼上有士兵问:"干什么的?""贩药材的。"江彬大声答话。""明日再出关吧,现已到闭关之时。"楼上的士兵不开关门,不管江彬怎么说尽好话,士兵就是不开关门。

  他们只好在关内城中住一夜再说。九个人来到城内,这里还真不错,果然是:塞北风光,初晴春意。火枝银花,关城不夜。寒光夜照,歌舞时安。羽扶贝阙,背驾山神。朱帘之下,红妆素女。笙箫嘹亮,月光清谢。翠云楼高,往来婵娟。灯球灿烂,王公似锦。

  游人未绝,云烟顿刻。

  武宗看了这关城,感叹地说:"朕没想到这关城如此繁华。"他带着这几个人来到翠云楼停下。

  忽然从里面出来一个涂粉戴花的妖艳中年女人,对着他们叫起来:"哎哟,几位大爷,走到家门口了为何不进楼呢?"江彬低耳对武宗说:"这里是青楼。"武宗听说是青楼,立刻来了精神,他最爱去的地方就是青楼,于是大摇大摆进了翠云楼。

  那中年女人对里面大喊起来:"翠珠,来客人了,快接客。"不一会有个女子端着香茶,给武宗等人倒上。她看了武宗一眼,献了个媚,又给茹娘倒茶,又献上一个媚。忽然她吃了一惊,这人是女的,又看了昭儿、道姑等人,还是女的。她弄不明白,这些人到这里来怎么还带女人来。

  倒完茶,翠珠坐在武宗身边,看着武宗,武宗看这女子也有几分姿色,但引不起他的兴趣,就装作喝茶。

  那中年女子说:"这位大爷,可否上楼,楼上还有各种鲜货呢?"武宗点了点头,就跟这中年女子上了楼。到了楼上,又拐了个弯到了阁内,只见这里吹笙箫,动鼓板,掀云闹社,唱曲的闹闹嚷嚷,不少人都在这里起哄。

  武宗看了江彬一眼,江彬忙走过去,对中老年女子说:"你们这里可有房间,我们需要几间歇息?""有,有,有上等的,下等的,不知这几位爷要那种?""要上等房间,最好的房间,有几间我们全包了。"江彬开口一说,这口气之大,令那中年女子吃惊,暗喜今天遇到贵人了,她这里的上等房间已许久没什么人住了,他们一开口全包。乐得她眉开眼笑,在前面引路,来到另一个僻静的地方。

  江彬一看,这里不错,挺安静,摆设豪华,陈有字画。

  武宗看了也感满意,就这样,他们九人住下。昭儿、茹娘、道姑合住一间,武宗紧挨住在旁边,其他几个侍卫住在一起,江彬一个住另一间。还空下几间,他们不在乎,这几间要空下来,随时备用。

  江彬又对武宗说了一句:"可否请几个舞女歌唱一番?"武宗点头同意。这时江彬过去对那中年女子说了几句,那中年女子出去。

  不一会,中年女子领来五个美色女子进了楼,武宗一看更是吃惊:这关城楼中藏有如此美妇,今晚良宵不可错失矣。

  这时又有几个美色女子端上美酒佳肴,摆了两桌子。武宗搂着茹娘、昭儿、道姑,还有几个美人坐在一个桌上,江彬和侍卫及另几个美人坐在另个桌上。他们一边吃酒,一边欣赏美人的歌舞。其中有个女子,舞跳得十分美,身段如柳,步舞软柔,朱唇如樱,声细更娇,直把个武宗看得醉如痴,只见这女子:朱颜绿发,皓齿明眸。扭动腰肢,天仙风韵。螺黛山峰,凤头莲瓣。带飘有紫,环结金露。苑中双成,蓬莱花使。再再香风,团团悬绮。

  武宗那双眼只觉随着那美女子的身段转,越看越爱。竟然想入非非。见那美人停下舞步,进了偏室,武宗悄声起身跟了进去。

  茹娘"哼"了一声,发起牢骚来:"不就是会跳舞吗?""咱们大爷又上劲了。"武宗进了偏室,原来这豪华房间里都有解手的小屋。那美人跳着跳着,忽然觉得想小解,就进了小屋,没想到武宗跟了进来。那美人一站起来,看到武宗站在她面前,她提起裙子赶快出来。武宗拉住问:"叫什么名字?"那美人说:"奴婢名叫翠仙"。武宗大喜:"好名,好名,和你的舞一样美。"说着就要搂那美人。翠仙推开武宗,"奴婢可是只卖艺不卖身的。""美人如何开玩笑,艺和身都是一回事。"他从怀中掏出一副金钗交给那美人,又问:"喜欢吗?"那美人吃惊,这副金钗是真货,从未见过如此贵重的礼品,心想今天一定遇到了贵人,看这人像个公子哥。武宗乘机把翠仙放倒在……翠仙半推半就,遂成好事。

  武宗他们一直在翠云楼足玩了三天三夜,才感尽兴,收拾行装,告别青楼,出了关外,朝北继续走去。

  到了关外,马上感到这里是一片塞北风光,到处是青草和牛羊,还有蒙古包。武宗看到这种景象,龙颜大开,这天他们来到大湖边,经打听,才知此湖名为仙女湖。武宗一听名为仙女湖,立刻来了精神头,站在湖边仔细看,只见这湖:上连玉女洗头盆,下接天河分派水。湖水皆秀,周围山峰,仿佛上接云根;湖侧推尊,怪石巍峨侵斗柄,更如青黛,碧若浮蓝。真乃天作妙笔,月光万道。仙迹岩崖,日影紫焰。仙人遥指,云池波动;处女清高,茅庵盹睡,千古名湖,香火礼天。

  "想不到塞北还有如此丽水,连朕都要被感动而忘返了。"他传令在湖边搭棚歇息。

  这时有个牧人走过,他赶着一群牛放牧,见武宗他们要在河边打棚安营歇息,于是走过来劝他们:"几位官人,你们有所不知,此湖虽名为仙女湖,可到晚上常有水怪出没,你们还是远点好。""有水怪?""是的,这位官人不是本地人吧,难怪不知。"那牧人不说别的事,还是劝武宗他们离这远些。

  武宗是专喜好猎奇的人,越是有什么怪事,他越是要在这住,看这妖怪到底是什么样子。武宗告诉众人:在此搭营。那牧人见他们不听,只得摇着头走掉。

  这天晚上,武宗带着人埋伏在营帐后,侍卫们刀箭在手,武宗也操起一把宝剑,只等妖怪出湖。可是等到夜后二鼓之时,仍没见什么水怪。

  "是不是当地人吓唬人?""哪里有什么水怪,困死了。"江彬也困意袭来,倒头便睡了。

  武宗对几个侍卫说:"你们几个轮留守护,朕先休息一会,有事速速禀告。""是。"几个侍卫不情愿地应付,他们分成两班、两人先睡。说来也怪,这些人刚睡下,两个侍卫也头发昏眼发胀,忽然只听湖水隆隆作响,在湖心直冒水泡,果然从湖中出现一个大水怪来。有个侍卫挺机灵,被隆隆水声惊醒,他揉了揉眼细看,只见水怪从中冒出,向岸上走来。只见这水怪是个庞然大物,是这等模样:身高八尺,腰粗十围,双眸灼灼生光,满面堂堂吐气。气喘如牛,忽忽作响。天生成肮脏骨相,头上长就长角,血沥沥,虎暴暴,令人毛发悚然,恐惧难当!地讹生魔,千般横窃,鬼神相呵,须叹奈何?

  这侍卫看呆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庞然大物,更没见过如此狰狞面目,他竟然一时吓得忘记喊人了。只见这怪兽从水中走出直奔营帐,来到营帐跟前竟把帐子一下子拔起,这时茹娘正从梦中醒来,见有个极丑极凶的怪物把她们住的营帐拔起,她吓得大声惊叫起来。

  "妈呀!"昭儿惊醒问她:"乱叫什么?""有鬼。"听说有鬼,昭儿也惊醒,她看见怪兽站在外边冲她笑。吓得她也惊叫起来,她一叫,道姑也惊醒,跟着也惊叫。

  武宗几个人和衣倒睡,手中抱着刀剑,听见几个美人惊叫,江彬一下子起身,把手中的宝剑朝那水怪抛去,剑插在那怪兽的背上,疼得那怪兽也像牛似地叫了起来。几个侍卫也已起来。

  保护在武宗身边。

  "有趣有趣,这是传说中的龙吧!"他让护卫们别动刀枪,莫伤害此怪。然后小心走过去,对那怪兽说:"你是龙,朕亦是龙,咱们一个是人间,一个是水中。如果有缘,你就点个头吧。"果然那怪兽冲武宗头了头点。

  武宗大喜,把手中的宝剑扔在地上,想走过去,结果被江彬拦住:"陛下,不可过去的。""不要你管。"武宗还是往前走,江彬让几个侍卫张弓搭箭,随时准备放箭,救回武宗。

  说来也是怪了,那兽见武宗朝它走去,又冲武宗拜了几拜,然后转身回到水中,沉入湖底,不见了。

  几个美人惊叫:"怪物不见了。"武宗定眼一看,果然没了什么怪兽。再看湖边,只留下些水印。

  这时天色已是东方翻白,湖水又恢复了平静。众人们一晚上的折腾,都已十分疲倦,武宗把那吓呆了的侍卫大骂几句,也倒下又睡起来。

  武宗刚刚昏睡,就进入了梦乡,他楚到那水怪又来了,领着他去了水府。进了水府,只见湖底水府果然奇了,水底金波荡漾,如同人间豪华,只见这水府是:瑞霭齐色,府都春早。翠石竞飞,玉勒争驰。绛霄楼宫,双龙衔照。彤芝盖底,仰瞻天表。缥缈帝乐,玉殿共赏。迤逶御香,洒满水星。隐隐梢声,游月洞天。金打朱户,碧瓦雕檐。

  盘龙戏珠,屏凤帏明。红泥墙壁,御柳宫花。窗横龟背,祥笼瑞景。帘卷虾须,冉透黄纱。团悬紫绮,水神仙府。

  武宗正在游看水底仙境,忽然来了一只大龙,顿首向武宗便拜:"来者可是大明厚照毅皇帝?""朕便是了。"武宗也赶忙还礼,也问到:"仙人是谁,这里请教了。""我乃大汉朝时的皇帝,只因平日喜欢女色,被赵飞燕合德姊妹所惑,被打入水中为怪。"那怪兽说完还掉了几滴眼泪。

  "噢,原来是成皇帝。你那两个飞燕与合德连我们后人都争慕,先皇你的艳福不浅呀!朕要有半个飞燕,此生也足了,打入水中为怪又有何妨?""毅皇兄哪里知道,在这水府之中比人间皇宫差远了,没得福享,还要为奴。我那飞燕与合德也关入水牢日夜受罪。"就在这时,有怪来唤成皇帝:"仙母有请到殿中议事,带上毅皇帝一同去了。"成皇只好拉着毅帝,走进水宫,只见这宫上端坐着仙母,武宗仔细一看:"此仙母果然生得艳丽,皙皙秀目,纤纤红唇,双髻仙风,金衫拖地,鹤鹤为胎,猿猿作骨。蟠龙绛服,金冠闪闪,垂缨佩玉,款款扬扬。两旁立有文武官吏,阶下侍有两班武士。

  成皇赶快对毅帝说:"老兄快快给仙母请安见礼。"武宗只好跪下:"给仙母见礼。""噢,原来是大明毅皇帝!""正是。""听说你也是个荒淫帝王,每日必沉于女色之中。"她指了指旁边一个小侍卫问武宗:"你认识他吗?""不认识。""仔细看看。"武宗只好上前一步,仔细看那侍卫,他大惊,原来此人正是隋朝皇帝杨广隋炀帝。武宗手指炀帝问道:"你可是大隋炀帝?"仙母说:"他正是隋炀帝,不过他已不会说话,皆因女色过重,被罚割去舌头。"武帝心想:这舌头不就是身下龟物的俗称吗!唉呀,朕命休矣,舌头也会被割。没那舌头之物,如何尽兴?

  仙母拍案大叫:"看见了吗,这就是荒淫的下场。来人!""在。""把这毅皇舌头割下。"呀!呀!两班武士大叫,把一把血刀朝武宗舌头割去。

  "啊呀!"武宗大惊,高叫"朕的舌头。"坐起身来。

  茹娘、昭儿、道姑也过来问:"皇上怎么了,皇上为何大叫舌头?"武宗醒来,原来是个恶梦,他张开口问昭儿:"朕的舌头还在吗?""在,好好的。还有香气呢!""吓死朕了。"武宗用手抹了抹头上的虚汗,然后用手又偷偷摸了摸身上那龟。还好,也在,这才静下心来。过了片刻,武宗下令离开这湖水,他片刻也不愿多呆。

  这时有个侍卫高叫:"皇上,那边有个美女!"武宗听说有美女,伸长脖子问:"在哪?""水中。""武宗朝水面上看去,果然在水中有个仙子正在洗澡,武宗看呆了,这仙子真是长得美极了。

  烟环雪貌,窈窕羽衣,浅黛媚足,情痴迷人。少使脂粉,翩翩丰姿。菱潭如月,绿水红妆。扶桑碧海,莲香满载。薰风艳曲,池前春燕。昭阳漏宫,卧事销魂。薄云残雾,细珠飞扬。

  冷水侵脂,逐浓香舞。飞花纷起,浪蜂柔情。

  武宗拼命朝水中跑去,只把湖水跳得纷纷扬扬,回波影动。

  再细看时,那里还有什么仙子。原来此乃蓬莱仙景的反照,被武宗把水搅动,仙子即可消失。武宗真有点悔气,好不容易见得如此美仙,竟然让自己把水搅乱,江彬和众美几次催动他,他才一步三回头,慢慢走开。

  武宗虽然没得到仙子,可他看见了仙子,仙子的美色他还是可以从众美的身上找到,所以他还是十分尽兴的。

  这天他们一行刚走到赛和郡内,准备进城,找客栈歇下。

  忽然听满街上的人说:"江西宁王造反了。""什么,宁王造反?"武宗听到这消息,面如土色。

  "江彬劝武宗:"皇上,咱们还是速速回京吧!""速速回京,速速回京。"他们一行九人,又紧打马鞭,朝京城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