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武宗逸史

娇佳丽偏能惑主痴君王病入膏肓明朝自太祖朱元璋开国至明武宗继位,金銮殿上已换了...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宁王造反 守仁弃功
章节列表
宁王造反 守仁弃功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武宗等人在塞外北游,游兴正浓,忽然听路人传说宁王造反,江彬建议武宗赶快回京。

  武宗带着几个人刚回到离山海关不远的地方,就见前面人马嘶叫,车声滚滚。武宗大惊,问江彬:"是否遇到贼人了?"江彬站在高处撩手远看,忽然他高兴地说:"请皇上放心,这是边关指挥佥事宋长英的旗号。他们肯定是来迎皇上进关的。"这伙人果然是边关指挥佥事宋长英的人马,他们已接到朝中传来的密报。一是皇上可能已出了山海关;二是江西宁王朱宸濠造反。这几日必须把皇上一行人找回,尽快回京;另外加强关口守备,防止外侵。宋长英接天密报,日夜派出人马分头寻找皇上。没想到,宋指挥带的二千人马,今天正好遇到皇上一行。

  远远宋指挥就下马接武宗,武宗也从宋指挥的口中得知,南昌宁王朱宸濠确实造反,朝廷已派南京镇守王守仁派重兵前去剿杀。

  尽管如此,武宗还是不敢多停,进关后在宋指挥的保护下,走快道加鞭向京城赶去。进入午门,梁储、蒋冕等人率百官已迎候多时。武宗也不上朝直奔豹房,喘口气,才传丞相等人进雀宫奏明战事。按照梁储的意思,让朝中兵部司马带人去助战即可。可是武宗不同意,他想亲自带兵去剿贼,实际上他南游之心不死,想乘机南游。最后众文武大臣只好同意皇上御驾亲征。

  江彬使劲吹捧武宗:"皇上御驾亲征,叛贼望风而逃,剿贼易如反掌。"有几个太监应声咐合:"易如反掌。"武宗脸上露出得意之情,传旨,明日出征,文武百官相随。

  到了第二天,人山人海,列街欢送,也有不少的百姓出来看热闹。武宗亲点马步兵、铁骑兵十万,都是御营选拣的。武宗在皇旗镇门之下,执剑指点军兵进发,只见这十万兵马:棋列五方,兵分十部。武宗亲点江彬为元帅,前队绿沉枪,点钢枪、鸦角枪,布遍野光;中队青龙刀、偃月刀、雁翎刀,生满天杀气。后队雀画弓、针弓、宝雕弓,对插飞香袋中。再后队射虎箭、狼牙简、柳叶箭,齐出狮子壶中。桦车弩、漆抹弩、脚登弩,排满前军。开山斧、偃月斧、花斧,紧随中队。

  竹节鞭、虎眼鞭、水磨鞭、齐悬马中。丈八予,珠缠错落。龙文剑掣,虎头牌画。豹尾翩翻,流星飞缍。先锋猛兽,元遇精英。左统军,右统军,远哨马,近哨马,恢弘胆略,驰骋威风。

  鼙鼓摇山,旌旗避月。皇威荡荡,威振远方。

  铁甲队刚过,后面又过来一队红妆队,人群中又是一阵叫喊声。原来武宗御驾亲征,这豹房中的美女更是叫成一团,她们也要随驾亲征,侍候好皇帝。武宗没办法,只好答应她们随驾而行。不过只能带五千美人,而且每个人必须是着戎装,于是这五千美女也是披挂出征,列队相随,只见这些戎装美人个个不凡:红粉青娥,马上石榴,风流罗裙,销魂别有。貂帽笼盖,朵朵芙蓉,萦团戎服,金枝芍药,皂靴粉底,纱裹金莲。玉带束腰,笋上殿廷。威仪楚女,妆扮齐齐。漠漠彩鸾,珠花夜合。

  含香意列,露乐深宵。香薰媚骨,霞衣御烟。

  武宗带领百官检阅完部队,传旨向南进发。只见铁马滚滚,喊声震地。好一个虎头军旅,十分威壮。

  十万人马,头部走到良乡,尾部还在芦沟桥。这时传来战报,有几个铁骑风驰而来,来到武宗马前,有个锦衣卫督尉下马向武宗报告:"朱宸濠已经被王守仁十万大军紧紧包围。"武宗问:"现在朱宸濠有多少人?""有五万多人。"几个太监监军纷纷叫道:"皇上我们快去剿贼,不然头功让王守仁那小子一人得去了。"武宗沉思起来,江彬又献上一计:"皇上,不如让王守仁去打吧,等到差不多了,我们再……""好,就先让王守仁这家伙也去碰碰硬。传旨,就地扎营,等候命令。"武宗也觉得他不用去冒险了,让王守仁去慢慢啃这块硬骨头,他好来个一箭双雕。

  "传圣旨,大军就地扎营。"十万人马扎在良乡,整个良乡,人马欢叫,乱成一片。这回武宗似乎又选错了地方,原来这里是刘六的地盘,他也知道朱宸濠在江西造反的消息,本想派人去联络,乘机举起义旗,只因上次行动,损失太重,他只招起三百多人,不足以与明军抗衡。于是他只得带领小股人马对明军进行搔挠,终因力量太悬殊,对明军构不成威胁,反而损失了不少弟兄。

  江彬得知有人黑夜搔挠,留下一千兵马剿杀追捕,他劝武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武宗只是不听。这天夜里,武宗在大营中率百美行乐,天已经晚了,只见有四个黑影朝大营中摸来。

  这四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六带领几个弟兄来刺杀武宗。他们摸到一排营房前面,见有个马棚,就摸了过去,有个马夫正在喂马。刘六上去抓住马夫,把他拖到黑暗处问:"皇上帐在哪?"那马夫被刀顶得腰疼,只得说:"皇上帐子在里面,四周全是兵,你们根本进不去。"有个弟兄正要用短剑杀了这马夫,被刘六拦住说:"别杀他,看得出此人不坏。""我是个喂马的,也受气,没干过坏事。"刘六示意让人用绳子捆了这马夫,又朝里摸去。果然这里防守森严,士兵林立,根本进不去,再说也不知道哪个帐子住着皇上,不敢蛮干,只好回去。不过刘六临走时,正好碰到十几个巡逻兵,他们四个人一跃而出,几下子就打翻这十几个明兵,然后消失在黑暗中。他们刚走不久,就听一片锣声,到处都是明军人马,刘六他们仗着轻功好,跑得快,还是走脱了。

  之后再也没有机会进入明军大营。

  到了第二天,江彬清点人马,知道又死伤十几个士兵,命令冯督尉等人搜查,凡可疑的人一律杀死。

  武宗在良乡扎营半月,周围的美人个个叫嚷:"在这荒野之地没一点好玩的。"非要皇上开拔去别处。武宗没办法,只好传旨:"向南开拔。"一声令下,十几万大军向南开去。

  武宗传旨到保定扎营。因为保定这里有个青龙山,山高林密,他为让这些美人高兴,就带兵在保定扎营,然后分作两队进行"攻打"。

  到了青龙山,果然这里是个好去处,只见这山是:青山削翠,碧岫堆云。虎踞龙盘,猿啼鹤唳。云封山顶,日挂林梢。流水潺漫,涧内声鸣。飞泉瀑布,苍月傲立。峰岳推尊,怪石斗柄。

  一声号响,武宗分派两队美女已准备完毕。由刘美人率一队守山,由道姑率一队人马攻山。随着炮响,两队人马战成一团,只见红绿翻滚,粉肉团团,两队人马打成一片,尘土暴扬,虽然不曾刀光箭影,血流成河,却也是有些意思。最后不分胜败,鸣金收兵。武宗站在山峰上,见万峰红绿,女声振天,龙颜大开,一连在青龙山上摆了五日战场。直到这些美人,个个香汗淋漓,骨酥身瘫,才下令回到保定大营,歇息三日。让那些被抓破脸的美人继续歇息,再让被撕破衣服的美人重新缝制衣物。看着这群美人的狼狈样子,武宗心中好不疼痛,亲手为受伤美人调药。

  三日后,武宗正要下令拔营南下,忽然探子来报:"朱宸濠五万人马已被王守仁剿灭,生擒朱宸濠。"武宗得知这一消息大喜。他把锦衣卫探子叫到跟前问:"这消息可有人知道?""没有。""记住,不要再往外泄。""奴才不敢。"武宗一摆手,让那锦衣卫探子退了出去。江彬凑过来细声说:"皇上这是唱哪出戏?"武宗问江彬:"你怎么这么糊涂,我们就这么回京,人们会怎么想呢?""噢,明白了。"江彬又伸姆指大叫:"妙,妙!""传旨,连夜开拔,直奔南京。""遵旨。"这十几万大军浩浩荡荡朝南开去,并且马不停蹄。武宗率领三千铁骑在前面猛跑,把十几万大军远远抛在后面。这武宗何以如此着急,原来这武宗好大喜功,这样回京,没有战功,如何交帐,百官如何能服?再说了,这样是南巡的好机会,再也不会有百官反对了。一路奔跑,半月就已到南京。

  王守仁听说皇上驾到,亲自率众官出城二十里迎接武宗。

  见过大礼之后,王守仁跟在武宗身后,打马紧随。武宗问:"那个宁王呢?""禀皇上,宁王已关押在虎山石洞之中,臣已派重兵把守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放了他!"王守仁听皇上说放了朱宸濠,大惑不解地问:"放虎归山定为患,再者宁王造反天下惊,十恶不赦,如何能放得呢?"江彬过来,低声对王守仁耳语,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说了几句。王守仁脸色虽然不好,可还是点头同意了。

  进了南京城,武宗进了皇庄歇息,另嘱王守仁,后面还有十几万大军,注意迎接。这天晚上,王守仁看见武宗身边少有女色,就把南京最美的妓女请到皇庄,为武宗歌舞助兴。

  南京城是京城的陪都,这里的宫殿格式都按北京皇城修建,只是大小不同。南京城自1366年修建,总共花费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建成,城高十四米至二十一米,顶宽四米,城基全部用花岗石和巨砖砌成。城高坚固,被历史上称为石头城。朱元璋去逝后,燕王朱棣起兵南下,建文帝朱允失踪,明皇宫起火,金龙宝殿焚毁,朱棣登基后即迁都北京,从此南京作为陪都出现,并受到冷落。

  在南京此时的皇宫虽经战火焚烧,但又经后朝的修复,还是颇见规模的。尤其这金龙殿更是:垂檐圆顶,高广壮丽,赤金涂染,四壁雕兽,殿右悬种,殿左置鼓。门扇裱缎,绘双龙凤,金沤兽环,侈丽无比。这时武宗正坐在金龙殿上欣赏歌舞,直鼓闹到清晨,武宗略作休息,便起床来到御花园。这里御道两旁竖有石像、石人、石马、石狮等物,古松参天,环境幽雅。

  武宗对王守仁说:"叛首带到没有?""启奏皇上,叛道朱宸濠已带到御门等候多时。""带进来。"只听两边军马整齐,锣鼓齐鸣,"带钦犯",一直传到午门。不一会宁王朱宸濠身戴铁链被推进到御花园内,朱宸濠见了武宗赶忙跪下,口称:"罪臣朱宸濠给皇上跪下请罪。""噢,抬起头来。"朱宸濠把头抬起。武宗上下打量着他说:"你做得好好的宁王,怎敢造反!""臣罪该万死,只求看在先帝的份上饶罪臣一条狗命。""好呀,朕就放你一条狗命。来人!""臣在。""给这条狗打开铁链。""这。"江彬也吼道:"打开!怎么没听见!"那侍卫忙给宁王打开铁链。

  武宗对宁王说:"你可以走了。"朱宸濠往四处看了看,四周到处站着持刀的士兵,如临大敌一般。他站在那不敢动。

  "怎么,朕放你一条狗命,还不想走么?"武宗拖着怪调问宁王。

  宁王往地上一跪,对武宗磕头说:"罪臣谢皇上,皇上万万岁!"然后站起来就要走。

  武宗又大叫一声:"慢!"宁王站着发楞,武宗对他说:"朕念你孤身一人,路途无伴,现有二十个亲兵拨你指挥。"武宗用手往旁边指了指,宁王看去,只见这些亲兵,个个老弱病残,服装倒是着他反叛时的服装,每人胸前绣有个兵字。

  "谢皇上。"他在前面走,这二十兵勇跟在后边。

  武宗见宁王已走出十丈开外,忽然他骑马抽出宝剑,然后指挥着精兵朝宁王追去。

  原来这也是武宗安排的"猫吃老鼠"的把戏,他要演一出亲自捕捉叛贼的戏,要把朱宸濠亲手捉住。

  只见武宗率领数百名精兵快骑朝宁王追杀去。宁王听到身后有马蹄声,回头一看,见武宗挥剑追来。他赶忙跑起来,却被这些护送他的亲兵拦倒,他爬起来又跑,到这时他才知道,这些护送他的亲兵也是明宫装扮成的。好在宁王也是练过武功的人,他三拳两脚打倒了几个亲兵,然后抓起一杆长戟就跑。

  这时武宗打马从后面追到,宁王只好挺戟迎战,问武宗:"皇上,你这是?""和你玩几招。"武宗挺剑就砍过来,宁王只好挺戟迎战。

  那知与武宗刚交手,那戟就被武宗挥砍为两段,原来这戟是假的,根本不能用。四周明军见皇上挥剑砍断宁王的长戟,一齐大叫"皇上万岁!皇上好剑法!"武宗此时越战越勇,宁王赤手招架,终难成对手,被武宗一剑刺中左臂,并让战马踏倒。武宗在马上大叫:"绑了,绑了这叛贼。"早已等好的精兵猛士扑上去,把宁王五花大绑起来。四周士失又欢乎"皇上万岁!"武宗得胜回朝,让人押着朱宸濠小心看守。

  很快,满朝遍野传颂,皇上亲自捉拿住叛军贼首。有的喝酒之徒,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他是如何如何亲眼看到皇上戎装披挂,一剑砍宁王于马下,那皇上功夫真是神了。马上南京城传开,当今皇上文武双全,只带领二千人马就打败了朱宸濠的十万人马,并被皇上亲手捉住。

  消息也很快传到京城,京城的文武百官虽然不信,但这是称赞皇上的,那还有人敢说个不字。

  按照武宗的本意,他只要达到这种目的也就够了,可是他的十万大军监军江彬并不满意。皇上生擒叛首的目的达到了,而他江彬抢占头功的目的却没有达到。江彬苦思着如何方能抢占头功,不费气力。

  这时冯监军从厅外进来,他对门外侍卫说:"有重要事情求见江总爷。"有个侍卫进屋向江彬低声通报,江彬说:"传冯监军。"冯监军也是个太监,原本是掌管打扫卫生的太监,只因他特别会拍马屁,受到江彬的好感。有次江彬私自闯进后宫,这里是皇妃居住的地方,自从武宗住进豹房后,很少到这里来,江彬经常钻到后宫与众妃淫乱。这天他又钻到后宫来到姬妃的房间,两人正来得热火时,被冯平看见。当时江彬大惊,心想这事要让皇上知道非杀了头不可,没想到冯平在一棵松树后等他。

  冯平见江彬偷偷过来,他就站出来说:"给江督尉请安。"他只是掌管东厂的小头,江彬却吓得魂不附身,画如土色。

  冯平见江彬吓得脸都变了,忙说:"奴才什么也不知道,江督尉以后有事需要奴才办,奴才愿效犬马之劳。"从这以后,两人相互勾结,以后冯平又在对付钱宁、张永事上帮过他几次,江彬当了总兵之后就提拔冯平当了东厂督尉。冯平为讨好江彬,多次给他与皇妃之间拉线成奸。

  这回冯监军进屋后,小声对江彬说:"奴才手下有个内线报告,在抄宁王府时搜查到几封王守仁写给宁王的密信。"江彬听到这消息大喜,连忙对冯监军说:"密信拿到了没有?"冯监军从怀中掏出给江彬,江彬翻了几封自言自语:"我等剿贼头功有望。""总爷,这信有用吗?""太有用了。"他又看了几个密信,他虽然认不了多少字,可手掂着这几件密信,已猜出它的份量。江彬对冯监军,如此这般地说了几句,冯监军拍案叫好。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呀!"江彬又问冯监宫,抄查密信还有无别人知道?""禀总爷,没有一人知道。奴才那内线干这事非常谨慎。"冯监军讨好地说。

  "好,我带人去趟王守仁王府,不怕他不让步。"说完带着五百锦衣卫朝王府奔去。这江彬有个习惯,到那去都只带五百锦衣卫,而且从不鸣锣开道,他喜欢偷偷摸摸办事,他带着五百锦衣卫很快就来到王府。

  有个亲兵对王府门前的哨兵说:"快叫王大人来见江总爷。哨兵赶快通报。"听说江彬来到王守仁的衙内,王守仁早已魂飞天外。这个江彬是个有名的魔王,他来到这府上,肯定没好事,他不敢停一步,赶紧迎了出来。

  "噢,江总爷驾到,请恕下官不知。""没什么。"江彬朝里面走去,跟在他身后的五百名锦衣卫尾随而进,也被管家迎到客房休息,只有四名亲兵跟着江彬走进内厅,他们站在江彬的身后。王守仁也让人赶快上香茶。

  江彬喝了一口茶,手一挥几个亲兵出到厅门外站立。他对王守仁暗示说:"王大人剿贼功劳不小呀?""哪里哪里,这是皇上指挥有方。"江彬从衣袋里小心掏出一封信来,对王守仁说:"不过我这里从宁王府搜出一封信来,这是你的手笔。"王守仁大惊,脑门上的汗珠直往下掉。原来王守仁做南京巡抚时,与宁王朱宸濠关系甚密,有过多次书信来往,论国事,也谈家事,更谈朝廷事,朋友事。朱宸濠起兵造反,宁王曾联络王守仁。王守仁不同意,还劝宁王不要起兵,对于造反他可以不去告密,等等。后来宁王见王守仁不起事,还曾威胁过他,王守仁因此与宁王闹翻。剿灭宁王后,王守仁几次去宁王府搜有关他写给宁王的信,可总是没找到,不料落在江彬手中。

  显然白纸黑字,上面有王守仁的字体,这一点,王定仁也知道,想懒是赖不掉的。他往地上一跪,对江彬说:"江总爷,下官糊涂,下官糊涂,误入贼船,看在这次剿贼的份上,请江总爷在皇上面前美言。"江彬脸上露出喜色之情,傲慢地说道:"这好说,这好说。"他又喝了一口茶说:"不过,这事也有点不好办呀!"他手指这叠信又说:"看到这些信的人不是我一个人,要知道这事可是满门抄斩,谁不想争头功向皇上报告的。"王守仁爬在地上又说:"这回剿贼的功劳我半个不要,只求江总爷多多在皇上面前美言,保住一命足矣。""好吧,也只有如此了,剿贼的功劳分到知道这信的几个人身上,他们也就无话了。"他又扶起王守仁:"这是做什么,起来,起来,你的事我包下了,没事的。"两人又谈了些别的事,江彬起身告辞,王守仁送出府门,见江彬走远了,对着他大骂:"这狗娘养的,看那一天老子亲手宰了你。"以后武宗去世,果然王守仁带人抄斩了江彬全家,这是后话。

  第二日,王守仁按照江彬的意思进到金龙殿,见到武宗,递上一个奏章,武宗一看。大惊,问王守仁:"爱卿这次剿匪有功,何以辞职?""启奏万岁!此次剿贼全仗皇上亲自指挥,下官在江彬总监军的扶持下剿灭叛贼,江总监功劳显赫,最后皇上亲拿叛首。

  下官由于不力,险些误事,固而请求皇上处罚。"到这时武宗才明白过来,怪不得昨晚江彬拿给他一个功劳薄让他过目,头一名就是江彬,其次是冯督尉、张监军、文常力副指挥监事,等等十几个大太监的名字都定在上面。

  这武宗心想,"朕亲捉贼首,江彬等人肯定立头功,如不立头功,他这亲手捉贼又从何谈起。"因此他亲点御笔:"准奏,江彬等人立有头功,王守仁虽然险些误事,但倘有弥补,本应重罚,念其有功,不纠小过,不准辞职,继任南京巡抚。"王守仁口喊:"皇上万岁,谢主龙恩。"出了金龙殿回府。

  剿贼的功劳本该属于自己,却被别人夺去,这口气一时出不来,回到府上就染病卧床。好在他又想开了,功劳虽然没有,但官位和命都保住了,真要是江彬把他写给宁王的信让皇上一看,他官没了,说不定命也没了。

  武宗这几天带着五千美人游尽了石头城的名胜古迹,也玩尽了各种好玩的游戏。他这天传旨:"把叛首朱宸濠押入死牢小心看管,等待发落。"然后他乘机带着美女遍游江南。果然这江南好风光,鱼米之乡,山清水秀,人美质丽。

  这天武宗带着美人游苏杭,这里果然是:堤柳绿丝,龙舟作楼。乱牵红袖,绵枝万条。影留烟织,飞花如雪。夕阳丝马,漫天青幔。明眸皓齿,美姬如仙。花调柳笑,营怪燕喜。雨带云龙,香温玉软。魂销已久,撺情掇情。

  纤手引绣,快心荡意。楼台亭榭,浓情快意。

  此时正是春时,天气清爽,春光明媚,武宗带众美游西湖,各个风景点跑下来,这些美人已是浑身香汗,个个喊累。

  "看,平湖秋月。"有个美人叫起来,众美都争看,这里果然水秀,楼台富丽,殿阁峰嵘,锦装绣裹,玉映金辉,许多幽奇景致,又使众美们忘记了劳累。到了晚上,武宗带众美住宿在平湖宫,观看晚上的月景。

  武宗对刘美人说:"爱卿住步,何不借此美景,随众美畅游对酒,也不负这美色晚景。"众美都叫:"及时行乐,此意最善!我等赞成。"当下武宗差人摆开龙舟,陈设美酒,然后率众美人登上龙舟,观赏西湖美景,众美歌的歌,舞的舞。这时湖面上刮起一股龙卷风,把一只翻页舟缆绳掀断,船失去探制,流到湖心打转转。船上十几个美人吓得面如土色,呼天叫地,喊武宗快派人救。

  武宗看这船在湖心打转转,船上美人随风飘荡,点点红绿,由不得大笑起来:"此等有趣。"刘美人、昭儿等对皇上说:"皇上快降旨去救人呀!""这么好看的事儿,朕如何想破坏掉。"只管站在船头上看热闹。

  忽然一个急浪打来,把这船上十几个美人打落湖中,她们上下翻滚了几下,又沉下去了,成了鱼食。有几个士兵手快的,也只捞上二三个人。

  武宗一见船翻了,忙让人去救,那里还救个什么人,连个影儿都没了。有人说这些美人沉到湖底,变成水妖,到后来,也把武宗拖下水去,这是后话。

  武宗见没了这些美人,也捞不上来,只好摆摆手对侍卫们说:"算了。咱们去那边一游。"众美又欢笑起来,随武宗乘龙舟游去,仿佛刚才什么事未发生一样。

  龙舟荡到湖心,武宗让人把船停下,武宗说:"我们在此消遣如何?"刘美人应声说:"请小红姑娘先跳段舞如何?"众美齐声叫好。

  小红说:"奴婢一人舞那有什么趣,不如也请刘美人主舞,奴婢陪舞如何?"武宗说:"这太好了。"刘美人没办法,只好起身跳舞,她也想博得皇上欢心,最近有几十人美人都与她争皇上了。

  这刘美人与小红都是舞伶出身,又在青楼混过,学得一身舞功夫。只见这两人扭动柳腰,轻移金莲,颤动两肩,挥舞玉臂,就跳将起来。尤其这刘美人在跳舞时,能用双眼传神,只几个回合,武宗就春情欲动,这真是:双美歌舞,莺滑风流。

  白雪欲香,舞断君肠。